立即捐款

文藝

《讓子彈飛》與十八星旗

《讓子彈飛》與十八星旗
廣告

廣告

讓子彈飛前後都使用十八星旗,我起初以為是用錯了,想通了才明白有所玄機。這點,多得安徒《流氓盛宴與國家機密》所有啟發。

讓子彈飛前後都使用十八星旗,有兩處是用錯了。這是故意用錯的,但首先要說明錯在哪裡。

首先,讓子彈飛背景設在 1920 年,那時應該使用十九星旗,而不是十八星旗。十八星旗中的十八星所指是內地十八省,那是一百年前革命先烈所認識的中華民族的根源,與現代人所認識的中華民族是完全不同的。內地十八省包括的範圍只限於一般漢人聚居的範圍,並沒有東北,當然也沒有其它今日政治敏感的地區。十九星旗與十八星旗的差別,就是加入東北,以新增一顆星來代表東北。1920 年的中國應該早已經以十九星旗來取代十八星旗。

第二,十八星旗是老革命的旗幟,代表要把外族驅逐回他們的原居地,終止對漢人的殖民,無數先烈為它犧牲生命。那是革命未成功的情況,最少死去的先烈是這樣想的。武昌革命成功後,十八星旗以國旗的形式掛了三個月,但是政客與文官很快就發覺十八星旗妨害了他們統治外族的合法性,急於捨棄,所以不久在文官場合基本上不用十八星旗。但十八星旗是很多革命老兵的命根,他們活下來,但他們多少都有戰友為此旗背後的精神而死,這個符號不能一下了消滅,軍心會變,所以得以留下來成為軍旗,只是後來改為十九星旗。讓子彈飛的軍人使用星旗並不奇怪,但在片末中連作為縣長的文官也大量使用十八星旗,那就有點奇怪。

因此,讓子彈飛看似完全沒有做過歷史研究一樣。但是如果用上此旗另有意思呢?那就巧妙了。

看到十八星旗的變化,我們就可以看到,有些人革命前講一套,革命後又講另一套。國家民族興衰是很能觸動人心的,於是國家民族符號在革命前是一個模樣,革命後又是另一個模樣,任意操作。那些為原來價值而犧牲性命的人,他們的原有精神都是垃圾,他們留下來可篡改的部分就成為神主牌,被人供奉。我不想去在此討論哪一個國家民族符號才是正確的符號,因為不存在「正確符號」這一回事,但把概念抽象出來,那個就是概念挪用。以十八星旗來表達概念挪用,實在是很到肉,天下間很難找另一個符號,可以更恰當地解釋什麼是概念挪用。

不論我們談不談原來國家民族符號,談概念挪用就可以與安徒的《流氓盛宴與國家機密》就會有所關連。當今的中國大談潛規則,這是相映成趣。

後記:此文其實應該三個星期前就寫下,現在寫實在失去了時間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