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打死了挖個坑埋了」VS. 「樂清走一趟」

「打死了挖個坑埋了」VS. 「樂清走一趟」
廣告

廣告

白色聖誕沒有帶來安寧平和,而是恐怖與血腥,在一個「打死了挖個坑埋了」的國度。

聖誕節,收到維權律師滕彪寫的一篇文章:「打死了挖個坑埋了!」。內容講述他與另一位朋友張永攀到家庭教會領袖、法律學者范亞峰家裡探訪的經過。范亞峰從十二月九日於北京被國保擄拐後,一直被秘密軟禁。

十二月廿三號晚,滕張兩人希望探訪范亞峰的媽媽,被國保阻止。這些國保,先以「這是共產黨的地盤」作威嚇,再召來大批警察到場,把兩人從屋子硬拉到警車裡,送到雙榆樹派出所。

敵我矛盾

在警察局,滕彪又給警察圍著打,「扭胳膊、摁腦袋、掐脖子、推、抓、拽」,直至把他壓在地上。後來,一個高級的警察知道他因為探望范亞峰被捕,就把事件定性為「敵我矛盾」。

何謂「敵我矛盾」呢?就是把他們視為漢奸走狗、法輪功,可以不留餘地的打壓:「我就這樣,你怎麼著!別的事情,我們還真怕投訴。現在這個是敵我矛盾,我們就打你罵你了,你去告吧,告到公安部也沒用!」

一個便衣向另一位警察說:「跟他這種人費什麼話呀,打死了挖個坑埋了算了,正好我們這兒有地方埋!」他又對滕彪說:「你以為你失踪了你家人能找得到你嗎?你說,北京沒了你一個人能有什麼影響嗎?」

打死了挖個坑埋了

後來,「北京戶口」、「大學教師」、「維權律師」等名銜,使滕彪免於被埋。而且,滕彪也迅速地把自己的狀況在推特上發佈,大家都準備就緒,要保住這個人。滕彪的筆錄,亦很快就譯成了英文,在 Wall Street Journal 發表了。

其實滕彪筆下的暴力,已成為中國社會的常態。在過去一段日子,很多朋友都被禁止出境、被擄拐。崔衞平老師就說在和平獎頒獎期間被擄拐的日子,是生命中最可怕的一頁。

那是一種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白色的、令人齒冷不敢說出來的恐懼──「打死了挖個坑埋了」。

活生生的被輾死

〔一月一日最新消息:公盟調查團到樂清走訪兩天後,發表報告,結論指事件為交通意外,報告指出村民並沒有即場目擊「謀殺」事件發生的證人、工程車司機證供可信、工程車到達現場時間與出車時間吻合。〕

收到滕彪文章的第二天,又收到淅江樂清村長被工程車輾死事件的訊息,這次是血淋淋的暴力。

五十三歲的錢雲會村長,在過去六年一直帶領村民反抗電廠非法徵地的村長錢雲會,就在聖誕節當天(廿五號),(證人口供已被推翻:被流氓按壓在地上),活生生的被工程車輾死。

從死狀看,錢當時是跪在地上,前身被按在地上,車輪在其頸背和肩膊上輾過。因為跪著而弓起的身體,留在車底,頭腦則壓往車輪的另一邊。任何有點常識的都知道意外撞死,不會如此橫著躺。圖見:東南西北(噁心慎入

輾死了把真相埋了

然而,當地的警察,迅速地把目擊事件的證人(村長的女婿)抓起來,並在派出所的厠所裡把他毒打一頓。然後,他們在廿七日的新聞發佈會上「辟謠」說:「沒有證據錢村長是他殺」。肇事貨櫃車私機被控意外撞死人。

之後,又有一個村裡的大嬸目擊三人把錢按在地上,再著貨櫃車輾死他。該大嬸又被說成是精神病患者。

「打死了挖個坑埋了」......黑幫打死了人,警察把真相埋了,網上五毛唱和著指摘群眾不願意接受真相。

樂清走一趟

在媒體記者深入追查、網友們不斷的質疑圍觀和仔細分析下(見樂清公安為事件開的微博),溫洲市委在廿八號凌晨緊急「回收」了樂清警察發出的通稿,並按刑事命案和交通事故兩套程序展開調查。

然而,這「調查」究竟是回應民情的策略,還是真的要查明真相呢?為了確保公安當局會跟進事件,網友發起了「樂清走一趟」,自發起行趕到樂清,要以圍觀的力量把掩埋了的事實掘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