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非法集結罪」惡法應予廢除

廣告

廣告

非法集結罪: 易成打壓請願示威工具 定義廣闊含糊應予廢除
(2010年12月20日 香港人權監察新聞稿)

香港人權監察歡迎香港裁判法院裁決支聯會人員「非法集結」罪名不成立。人權監察並指《公安條例》中「非法集結」罪行的定義廣闊含糊, 容易成為打壓請願示威的工具,是典型的「惡法」,要求政府盡速廢除或作重大修正。

人權監察指1967年,港英當局為對付暴動,參考英國陳舊的惡法,將三人或以上的聚集訂為「非法集結」罪行,用以對付示威表達活動;67暴動之後,「非法集結」罪則用來對付黑社會「曬馬」,偶而也會用來對付示威者,尤其在警方找不到襲警、阻差辦公等藉口時,罪行元素廣闊而含糊的「非法集結」罪行,就成為方便的控罪選擇。

人權監察批評:「非法集結」罪行,可用以對付無依法申請、甚以警方批准進行的遊行和集會。只要是3人或以上的聚集,無論事前組織或臨時湊合,都可以適用。可見,啟動檢控「非法集結」罪的門檻很低,容易成為「百搭」控罪,對付稍有混亂的任何請願或示威活動。

人權監察指出,現時的「非法集結」罪行,對付的是「帶有威嚇性、侮辱性或挑撥性的行為」的行為,而不是非法暴力。 罪行針對的是「破壞社會安寧」,範圍廣闊,而非限於集體暴力。控方亦只須證明這些人「意圖導致……任何人合理地害怕如此集結的人會破壞社會安寧」,甚至只是「相當可能導致任何人合理地害怕如此集結的人會破壞社會安寧」。控方亦只須證明若果有一個假想的「合理的人」在場,他會有這種「害怕」,而不必真正有這個人在場,以及在場人人真的感到害怕。因此,現場稍有混亂,參與者可能就會受到「非法集結」罪的檢控。

被告一旦入罪,裁判法院最高可處罰款$5000及監禁3年;地方法院最高更可判5年監禁。

可見「非法集結」罪的罸則很重,罪行元素卻極為廣闊含糊,較易檢控和入罪,而因此亦成為打壓請願示威的方便工具。今次支聯會常委和成員被控非法集結罪,絕不偶然。

人權監察認為,在並無普選制衡政府,警隊濫權時亦缺乏獨立投訴機制之時,香港更不宜有這種廣闊而含糊的「非法集結」罪行,亦不宜將對付黑社會的法律和管制請願示威活動的法律,放在同一條例之中,成為打壓請願示威的方便工具。

我們亦注意到,中聯辦作為中央駐港官方機構,負責聯繫港府和各界人士,不但未有與支持民主的人士保持正常的溝通,更借助警隊,將不同意見人士拒諸門外,連請願信也不接收,甚至視為垃圾而撕毀,結果攘成多次示威衝突。因此,中聯辦和中央政府對這些門外的衝突,亦須負責。

中聯辦這種態度和手法,突顯了中聯辦封建落後,固步自封,毫不專業,除失職和有損國體外,更與香港的寬容和尊重不同意見的香港核心價值毫不相容,令人遺憾。

人權監察亦呼籲警隊,不應阻撓示威人士接近中聯辦請願示威,甚至阻止示威人士將被拒於門外的正常請願信件和表達物品抛入中聯辦。

鏈結:香港人權監察主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