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香港政評短片】思考反國教:國民教育的問題核心是什麼?

廣告

廣告

簡介: 政府推行洗腦式國民教育,結果引起社會強烈反抗。及後學民思潮發起絕食圍政總,政府便宣佈撤回三年死線。但是否表示事件已經告一段落? 國教問題已解決? 社會大眾已經得到所需? 我們是一班關心社會的學生,希望為大家提供一些政見、一種反思,讓社會反省事件的來龍去脈。

主講: Terran 曾浩年
後期製作: Andy

要點: 1. 我們在害怕什麼? 2. 轉移視線? 假收回真推行 (只是政府和人民之爭?) 3. 行動普遍化

短片內容如下:
"大家好, 我們是一班關心社會, 又願意思考的學生.
我們對今次反國教行動(截至大專罷課)有一些反思和意見, 希望給大家思考.
首先, 我們聽到梁振英發表了撤離國民教育三年死線的言論,
大家立即覺得, 雖然(政府)好像做了"讓步", 但讓步是虛假的. 實際上, (政府)應該要徹底撤回.
雖然坊間或網絡逐漸形成一種論述, 認為梁振英是假撤回, 但實際上, (反國教)運動的火已失去初時般熱烈.
其實, 我們想到一個例子, 或一種圖喻, 可以說明事件的邏輯.
有一天.. 有條村莊住了一些善良的父母和他們的兒女, 來了位惡霸.
這位惡霸有很大權威, 有天, 他突然強迫那班父母強姦自己兒女.
父母很錯愕, "怎可能做出這種喪盡天良的事?" 這是毫無人性、道德上不可接受的事. 所以他們開始絕食, 去抗議惡霸不要再強迫他們強姦兒女.
最後, 那位惡霸讓路, 說"哎呀, 我不再強迫父母強姦自己兒女了. 我給父母自己決定, 到底去不去強姦兒女."
這種反應後, 那班絕食的父母就好像失去動力.. 突然, 儘管還感到不妥當... "但怎麼辦? 但惡霸都不應該繼做(強迫)."
但他們已經失去具體的攻擊目標, 開始尋找一些理由, 例如, (惡霸)會否在暗地裡強姦兒女? 這也不可接受...
我們的故事就此結束. 這個比喻可能有很多不適當的對比, 但我們藉此看到的問題是, 這個所謂推動撤回三年死線的運動, 揭露了社會的真正惡劣、我們真正害怕的是什麼.
因為真正最恐怖的地方.. 當然, 梁振英和他的政府推行扭曲事實的國民教育, 好明顯是(白色)恐怖、涂毒下一代、洗腦, 是有問題. 但另一方面, 更恐怖是, 梁振英只是推出國民教育, 但原來真的有學校在撤回三年死線後, 繼續推動國民教育.
我們對學校有種崇高理念, 它是崇高的靈魂工程師等. 或(認為)學校不會這樣(邪惡)、人民是善良的, 人民正對抗邪惡政府. 但變了, 原來當政府說"好, 我不迫你們做邪惡的事", 人民自己內部會做邪惡的事.
我們最驚的地方.. 用剛才那條村的恐怖例子, 最驚怕不是惡霸堅持或暗地裡強迫父母強姦自己兒女, 而是有些父母真的想強姦自己兒女. 這才是最恐怖.
這樣說時, 有些父母便繼續驚, "惡霸, 你一定要撤回叫我們強姦自己兒女的看法.." 就好像說, "你一定要阻止我們父母強姦自己兒女, 否則我們父母無法控制自己."
當然, 這不是一種很古怪的說法嗎?
所以, 我覺得當我們認識到真正敵人不止是政府時.. 政府當然也有責任, 它作為(計劃)推動者.. 但另一方面, 如果不是有些內部因素, 即是原來人民本身真的有自願成為共謀者, 其實政府做不出什麼. 真正敵人正正不止是一個外部對象、一個外部敵人, 也就是政府對抗人; 而是人民本身內部有一部分會自願成為政府共謀. 這種情況比政府這個敵人更恐怖.
所以, 我們真正害怕, 用剛才的說法, 就不只是政府, 而是我們自己. 這裡有比較抽象的比喻. 是把我們自己單純劃分成一組簡單的二元對立: 也就是人民--善良族群和政府--邪惡族群是不適當的. 真正的敵人已經出現, 原來我們自己也有部分責任.
所以便去到"轉移視線". 有部分人說, 其實政府是假徹回、假收回, (它)可以繼續推行, 例如已經向推行國教的支援者投入資金, 例如也有很多左派染紅的學校, 所以政府可以繼續推行(國教), (撤離)是假的.
大家便說政府撤離三年死線是轉移視線, 但我們有較之不同的看法. 真正造到轉移視線, 並非政府; 而是當政府說撤離三年死線後, 大家便說一定會繼續推行.. 真正的轉移視線便出現, 為什麼? 因為已變成向政府爭論到底有沒有實際推行(國教). 政府已經口頭宣布不再推行, 你然後說"不, 政府一定還有東西(隱藏背後). " 就墮入陰謀論的爭論. 當然, 我個人相信政府背後會繼續推行.. 這一步就是問題, 它變成瑣碎的爭論, 政府可以辨稱"我真的沒有! 你可以繼續和我爭論證據" 這不是國教本身問題, 而是政府到底有沒有實際推行這種真假問題. 但我們不想要這些, 而是想撤消虛假精神或扭曲事實的犬儒精神在社會散播. 這是我們對抗洗腦的原因. 為何被純粹問真撤回、假撤回的議題轉移視線? 我們是否應該集中對抗這種恐怖精神, 這種內藏社會內部, 願意強姦自己兒女、願意對自己下一代執行洗腦的精神?
所以我們覺得不是政府的處理手段導致轉移視線, 而是我們自己願不願對付真正敵人, 不只是政府, 而是會達成(洗腦)的人民.
所以到最後, 我們認為這種抗爭意識和目的要將行動普遍化. 意思是我們不要再把抗爭對象集中在一個別體上, 如國民教育政策、政府. 並不是這樣嘛. 我們知道原來真正敵人內藏不同學校裡, 例如我有位朋友, 他已經組織了一個委員會, 對學校(中學)作出質疑. "我們想校長現身表態, 他到底是否支持, 是否支持徹回, 國教到底好不好?" 結果那位校長模稜兩可說"我們是不會獨立成課.. 是不會強迫學生學習(國教).." 我的朋友就堅持一句"你到底是否支持政府徹回國教?" 接著校長這樣回答"即是你不信任我" 我的朋友直接說"對! 我們一直都不信任你, 也不順從你."
試想想, 學校在背後做了幾多東西? 例如校本條例、出通告要贊成、驗毒等, 還邀請陳克勤來支持校園驗毒. 學校做了這麼多支持建制的事情, 很難相信你不去支持(國教).
其實這個敵人... 對, 真是不信任你.
所以我們的敵人不止集中在一個政府身上, 而是背後幫助政府、自願成為政府爪牙的人.
所以抗爭不止是霸佔政府, 而是要落實在每一個人身上, 落實在每一個願意成為邪惡的人身上. 我們還要對抗這些人.
我們希望帶出這個反思. 無論你同不同這想法, 但都希望大家反思一下反國教運動的真正精神是什麼? 不是單純停留在字面口號 "反對國民教育!" 點解? "洗腦是不正確! 總之是不正確! " 我們不應該停留在這層面. 謝謝."

歡迎大家繼續留意我們,聯絡我們
e-mail: [email protected]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