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一個行動者的自白:敬親愛的同志、戰友、朋友、大家--130行動抒懷

廣告

廣告

這不是我第一次有份參與籌備的社會行動,而且行動規模也不是十分龐大,
但感覺上,和以往有點不同,可以說…有點感動

一直擔心行動會否最後變成只是我們十數個團體的「聯誼」…
身邊的朋友也因各樣事而未能前來,連高登的反應亦不算十分熱烈,
還好其後來的人愈來愈多,多得…我覺得有點難以置信,但我知道這是我心裡,也是大家心裡的期望

出發之前,百多二百人,即使不熟悉,也一起高唱《國際歌》,
如果說,反高鐵等抗爭唱《國際歌》,只是取其對抗強權之意味,
那麼這次,就是真的表達我們未來的社會想像、社會藍圖。
也許大家對左翼的想像有所差異,
正如行動後討論中所產生的分歧,但這正是一個開始,開始我們對左翼理解的討論。

然後,
看著「階級鬥爭」的橫額,在中環街頭「招搖過市」;
看著無數的Banner、橫額所形成的旗海,這股新紅色力量已成功給中環來一個重擊;
看著新世界和長實,在我們這群無權無勢的人面前,
一個急急落閘、一個架起重重鐵馬,大家看看這個資本主義是多麼的脆弱?
而事實上,在長實,有些群眾已繞過鐵馬,輕而易舉在它們的玻璃幕牆貼滿揮春,
假若無產階級再向前走多步,這些資本家,焉能復存?

在政總面前,看著中共國徽--中華人民共和國
這個曾以「階級鬥爭」之名,動員群眾作矛,取代當時腐敗不堪的國民黨政府,成為新的領導階層;
現在,「階級鬥爭」的旗幟再次拉起,這支矛再度豎起,然而被指著的,是她自己;持著它的,竟是人民!
豈不諷刺耶?

政總門口的兩根柱被鐵馬包圍著,
但卻依然偶有五六張揮春被群眾貼了上去,愈貼愈上,彷彿是要挑戰國徽的位置;
也許有一天,揮春將會取代了國徽,取代了現有的官商一體政權,成為新主宰,而這個主宰,是屬於大家的。
我們每個人,不需他人代勞,將來也能一手一腳,用自己的揮春,去建構,屬於我們的政府總部

《讓子彈飛》,張牧之口裡經常說著:「讓子彈飛一會吧」,最後
--(偽)馬列翻了
--人民怒了

今天,我們在大財團和特區政府上香,那團集的煙雲不會散去,
煙雲是我們的怒,而我們的怒,亦已經釋放出來,
銷煙的味道已無聲無息間滲透到每個角落,粉塵也隨之而降落在這塊土壤上的每一吋。

讓香枝燒一會吧!
那只是一個指標,一個倒數
--一個為資本主義的殘命所作出的倒數,一個為特區政府和財團壟斷的倒數,更甚是為中共的一個倒數。

今天最深刻的口號,不單是「不是世代之爭,而是階級鬥爭」,
更是「今日埃及,明日香港」。--我記得,我們是在長實那兒開始喊起的。

說起來,自從看完《讓子彈飛》,在FB換了個「鐵血十九星旗」(革命時的十八星旗改版)的頭像,
曾有過轉頭像的念頭,但總是下不了手,
畢竟看著之時,就忽然有種熱血感。
--『要讓「青天白日」彰顯於世,必先以「鐵血」在全國起革命』
這是我回覆友人的一段話。
友人也回了一句:「一腔熱血勤珍重,灑去猶能化碧濤」。
這是來自秋瑾的,說起秋瑾,我想起《藥》。
那個秋瑾化身的夏瑜說過:「天下是我們的」,對,天下是我們的。

哈,扯遠了…
不論怎也好…

各位同志,共勉之,革命離我們不遠。只要我們堅持下去。
這次行動,
也許不是完完全全的一場建基於廣大無產階級的群眾自發行動,
但我們要讓之成為一個開始
我們要讓「階級鬥爭」四字重新進佔中環,
而那個時候,手持這枝旗的,我希望是:全香港的無產階級、勞動階層、被資本主義剝削的一群!

我們不能呆等,同志,
在我們感動群眾之前,
就首先讓我們自己認識自己的階級、認識自己的身分、認識自己對社會的想像。

以上的一番話,不單是送給各位行動者、參與者,
也是送給一眾想令到香港、中國,甚至全世界能夠向著一個「以人為本」的社會的大家
這非一朝一夕之事、這非一人能及之事,
但是,我總相信,
只要大家一起付出,社會就能有改變,即使是多麼無形、多麼微小,
風沙終有一天能夠化石為峰。

人創造了社會,社會創造了我們;
社會非人化了,那我們就將之撥亂反正吧!

(原文於FB發表,題目及內文因而作出相應修訂)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