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目擊南亞裔小男生遭欺凌的經過(代貼)

廣告

廣告

代貼朋友文章,朋友已去信平機會,希望在屯門區的朋友幫忙多關注區內少數族裔朋友的情況。

日期:二零一零年十月二日(星期六)
時間:約下午一時
地點:屯門某屋邨商場

當我和家人從一家茶餐廳午飯出來,我們看見有兩個中國籍小姊弟在追打一個南亞裔小男生。這對小姊弟的姐姐年約七、八歲、弟弟約四、五歲。他們拿著雨傘和硬物在追打一名約六、七歲的南亞裔小男生。我們原以為他們鬧著玩,但看著小女生重重地用雨傘打在小男生的脊骨上。那重擊聲音很響,小男生呆了呆,然後嚎啕大哭起來,但沒有人理會他。那對中國籍小姊弟帶著勝利「得戚」的微笑走進一家眼鏡店,店內有兩個應該是他們監護人的成年人,拍手微笑誇獎他們。過了不一會,小姊弟看出來,說了句「仲望喎!」,便又得意洋洋地走出來想要繼續追打南亞裔小男生。我和媽媽喝止了他們,媽媽問他們為甚麼要打人,中國籍小男生一臉兇悍地威脅我媽說:「信唔信我打埋你丫?」。我們警告他們要是打人的話,我們立即報警,他們才走回眼鏡店。在店內的小姊弟蠢蠢欲動,我和媽媽便索性站在他們店外不動,看著他們。被打的小男生在另一旁繼續哭泣,但沒有人理會他。那對小霸王躲在店內的櫃台後,向我們怒目而視,我們也就繼續站在那裡。當然,我們也不能站在那裡不離開。過了數分鐘,我們也得離開。離開時,回頭看,小姊弟又出來繼續追打小男生,幸得另一位路過的男士喝止他們。但不難想像,我們離開後,追打還會繼續。

離開以後,我覺得有點不安,覺得自己很無力,沒能幫到小男孩甚麼。離開時跟媽媽聊,我們心裡都惦掛著那個小男生。我們都肯定,這涉及種族歧視。我們有想過會不會是那男生的問題,例如會不會是他先招惹小姊弟呢?但試想想,要是這是一個歐美小男生或是中國籍的小孩,一般的成年人都不會任由、甚至鼓勵自己的子女去襲擊他的。更何況,姑勿論一個人做了甚麼,事情也不應該以暴力解決吧。更何況,當我們問他們打人的理由,他們只是兇悍地瞪著我們,然後作勢要打我們,也很明顯地,應該沒有甚麼令人信服的理由吧。其實,我當時有想過要不要把小男生帶走,帶到安全的地方吃點東西。但我們沒有,怕他自此會以為被人欺侮就會有人救、有好處,不會學懂自強。我也有想過把小姊弟教訓一頓甚至報警,但又怕我們離開後,他們會加倍報復。我們又在想,要是這三個小孩子往後的日子沒有好的際遇和教育,他們三個長大後也恐怕會變壞。就是在這樣的家庭教育下,中國籍小姊弟大概會繼續歧視和看不起南亞裔人士和其他少數族裔;而南亞裔小男生有天或會發覺老是被人欺負的話,還是自己先欺負別人,鞏固了社會對南亞裔人士的偏見,造成惡性循環。我不是沒有想過拍事情拍下來的,又或是明確指出事發地點,但這樣又恐怕會有機會令事情變為網絡欺凌。很矛盾,想了很久,也似乎只有充權才是幫助小男生的方法。

晚上,我跟幾位友人討論,有人問,小男生為甚麼不離開?根據當時我們的觀察,小男生似乎是想跟小姊弟交朋友一起玩耍的。小男生的父母在哪?我猜想,大概都在工作又不可獨留小男生在家吧。這些,當然只是我的觀察和猜想。我反覆在想,究竟我這個路人可以做些甚麼呢?畢竟我們不是住在該區,這次路過也純屬巧合,但不難想像這不是偶爾發生的事情。於是,原打算發電郵給區議員希望能加強區內教育和改善情況,但在網上看到該區區議會主席的名字後,決定作罷。最後,我發了電郵給平機會,並CC了融樂會,和寫了這段文字。前者希望有關方面和團體能關注這看似小事的幼童攻擊少數族裔個案,後者希望看到這段文字的各位如遇上類似事件時,能多加關注伸出援手,並繼續努力教育下一代尊重和擁抱多元文化的重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