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一篇來自埃及左翼的聲明

廣告

廣告


影片:埃及街頭示威者的歌

埃及社會主義者的呼喊
這是埃及一個左翼團體「埃及革命社會主義者」所發表關於埃及人民的起義和任務,並提出政治經濟的要求。同時,亦呼籲工人們加入革命隊伍,進行罷工,以對抗獨裁政權。 (謝凱健譯)

2011年2月7日
光榮的烈士!勝利的革命!
今天埃及發生的人民革命,是整個阿拉伯世界歷史上最大型的。我們的烈士的犧牲建立了我們的革命,我們有突破造成恐懼的所有障礙。我們不會退縮,直至犯罪「領袖」和他們的犯罪系統被破壞。

穆巴拉克的離開只是第一步,而不是革命的最後一步。
權力移交只不過是將獨裁政權交予奧馬爾蘇萊曼、艾哈邁迪沙菲克及其他穆巴拉克的親信,只是延續了相同的系統。蘇萊曼是以色列和美國的朋友,他將大部份時間花在華盛頓和特拉維夫之間,是一位維護他們根本利益的忠實僕人。沙菲克是穆巴拉克的密友,與及和他一起聯手壓迫和掠奪埃及人民的戰友。

國家的財富屬於人民,並必須歸還給人民。
在過去三十年,這獨裁政權貪污腐敗,令國家大部份財產被小數企業寡頭壟斷。在埃及,一百個家族擁有超過九成的國家財富。他們通過私有化政策、剝奪人民權力等方法進行財富壟斷。他們將大多數埃及人民變為窮人,無地者,和失業者。

工廠生產及經濟運作需要回歸人民管理
我們要把被掠奪的公司,土地和財產國有化。只有我們的資源掌握在自己手中,我們才可以擺脫這個腐朽的制度。經濟奴役的另一面是政治專制,若不能把壟斷的資源、財富從這班財閥手中歸還給人民,我們將無法面對失業和實現有尊嚴生活的最低工資水平。

我們不會是美國和以色列的警犬
這個制度並非單獨存在。作為一個獨裁者,穆巴拉克作為僕人和顧客,直接履行維護美國和以色列兩國利益的角色。而埃及則充當美國殖民地,直接參與圍堵巴勒斯坦人民,更開放蘇伊士運河自由區及埃及領空,讓戰艦和戰機進入以摧毀及殺害伊拉克人民。同時,向以色列廉價售賣天然氣,但卻要人民承受國內物價飛漲的壓力。革命必須要讓埃及得到獨立、尊嚴、人民領導。

這場革命是人民的革命
這不是一場屬於精英、政黨或宗教團體的革命,埃及的青年人,學生,工人和窮人才是這場革命的真正主角。最近幾天,很多精英,政黨及所謂的符號都已經開始嘗試騎劫這場革命。唯一能夠成為象徵符號的是革命的烈士和這場革命中堅定的青年人。我們絕對不能讓他們控制我們的革命,並宣稱他們代表我們。我們將自行選擇自己,及革命烈士的代表,他們的鮮血將要令這個腐敗的社會制度付出代價。

一個人民軍隊,是保衛革命的軍隊
大家都會問:「軍隊是支持人民,還是站在人民對立面?」,軍隊並不是鐵板一塊,其實士兵和下級軍官的利益與一般民眾的利益相一致。不過只是高層的軍官都是穆巴拉克的手下,都經過精挑細選以保護他的腐敗、獨裁政權,是剝奪人民財富的系統的一個組成部份。

這支軍隊已不再是人民的軍隊。這支軍隊已不是那支在1973年10月擊敗猶太復國主義的軍隊了。它已是一支與美國和以色列密切聯繫的軍隊,其作用是保護以色列,而不是埃及人民。是的,我們希望贏得士兵們的支持。但我們絕不能被「軍隊站在我們一邊」的口號沖昏頭腦。因為軍隊會隨時直接鎮壓示威,或重組警方發揮此作用。

立即成立革命議會
這場革命已經遠超我們的預期。沒有人會預計得到參與這場革命的人數,沒有人會預料自己會這樣勇敢地面對警方。現在,沒有人可以說我們沒有令獨裁者下台的力量,更沒有人可以說塔利爾廣場不能帶來改變。

我們現在要做的是推動對社會—經濟要求成為我們的訴求一部份,讓坐在家裡的人知道我們正在捍衛他們的利益。我們要組織起來,透過由下而上的,民主的選舉組成各樣的人民委員會。這些委員會必須形成一個高級委員會,包括各種方向的代表意見。我們必須在我們中間,選出我們能夠信任的高級委員會委員代表我們。我們呼籲各種人民委員會在塔利爾廣場,及在所有埃及城市中成立。

呼籲埃及工人加入革命的隊伍
示威和抗議行動發揮了關鍵的點燃作用,並繼續了我們的革命。現在我們需要工人們,他們有推翻現有政權的能量,不僅是參加示威遊行,更可以在所有重要行業和大型企業組織總罷工。

政權可以承受幾天或幾週內的靜坐示威,但它卻不能承受全國鐵路罷工,癱瘓公共交通,機場罷工,及大型企業停止生產,政權絕對不能承受工人們的總罷工數小時。埃及工人們,代表追求變革的青年們和代表烈士的鮮血,請加入革命隊伍吧!運用你們的力量,勝利將會是屬於我們的!

光榮的烈士!
打倒獨裁政權!
權力歸於人民!
革命的勝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