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不要爭取六千元,請爭取全民養老金:一個會員對教協領導層的建言

廣告

廣告

文:是但啦(教協會員) (本文刊於2011年3月3日明報世紀版)

小弟是教協會員。先申報利益,我不在官津學校任教,所以我是數百萬「被強積金」的打工仔之一。財政預算案宣讀後,天怒人怨。教協作為全港最大的工會立刻組織遊行抗爭,副會長張文光先生更聲言此乃一場革命。這樣快速的反應,作為會員的我本應該為工會領導層讚好。可惜,在細看教協的訴求後,我想到的只有四個字: 「不如退會」。

今次教協示威的主要訴求是不滿政府只注資到強積金戶口,令不少受惠於其他退休計劃的官津學校教員未能「受惠」。即使後來政府指津校老師的公積金戶口也可獲得注資,但因為有長俸制的官校老師仍被排除在今次的注資政策以外,故教協聲言絕不收貨。教協是教師組成的工會,為教師爭取合理權益乃係理所當然之事。但這樣的訴求不但是搞錯了退休問題的核心所在,更顯出教協的眼光太狹隘了。

退休保障不「保障」

強積金的缺陷十分清楚。對大部分在供強積金的打工仔女來說,它根本不能夠保障退休後的生活。由於強積金的本錢會被拿到金融市場,打工仔女的退休金都無可避免要與金融市場的行情掛。換言之,所謂的「保障」在退休時根本未必能夠兌現。強積金由私人機構管理,這些機構以利潤至上的原則運作,更使到管理費不輕。強積金計劃本應是退休保障的措施,但卻成為各大金融機構的賺錢良機。

再者,現時香港的退休保障制度不涵蓋家庭主婦、部分長散工等。對已退休人士而言,今次的財政預算案也只有綜援戶和領取生果金的長者能多得一個月的金額稍為紓緩一下通脹帶來的問題。我們的繁榮由這些長者一手一腳種下的,今天我們卻只為他們「紓緩」一下,不設法去解決他們退休保障的問題。請問這是一個甚麼樣的社會?

教協變相認同政府

將區區六千元打入各人的強積金帳戶,對打工仔女將來退休生活幾乎沒有任何幫助,連杯水車薪也說不上。更別提那些被當今退休保障制度忽視的群體了。注資的最直接效果,根本就是令到各強積金管理機構能賺取更多的管理費。因此,當教協以此六千元注資為基礎再去為其他未有「受惠」的打工仔女去爭取該六千元時,根本就是變相認同了政府一個不能解決退休保障問題、又為金融企業帶來較多利潤的錯誤政策。教協不單忘記批判政府再獨厚金融業,打造金融霸權,並且無視完善退休保障制度已是刻不容緩的事實。

拿公積金和是公務員長俸的教育工作者,他們的退休保障比拿強積金的人好得多了。他們的退休金不會被金融機構蠶食,他們不用懼怕他們的退休金因為金融市場的波動而血本無歸。就算只有強積金「客戶」獲注資六千元,也改變不了強積金「客戶」所受到的退休保障較不少官津校老師為差的現實。因此,如果教協真的要為老師的退休保障爭取權益,為何不為靠強積金的教育工作者抱打不平,而去為已有相對完善退休保障的同工錦上添花?

勞工貴族與基層工友

我們教育工作者,其實絕大部分的物質條件都比大部分的打工仔女要好。一個文憑教師的起薪點有一萬九千多元,而零六年中期人口普查所得出的工資入息中位數卻只得一萬元正。上一輩的基層工友因工業北移而失業或者面對大幅度減薪;年青的基層員工不少在低薪工作之間浮沉。在廿一世紀,有大學學位的香港人仍然不足人口的兩成。因緣際會,我的學歷比不少人高,有資格擔當教師這個崗位。慚愧一點也要承認,我是名副其實的勞工貴族。

當然,教學工作未必如外人看那麼輕鬆。為了回應資本家對教育服務效率的質疑,新自由主義的魔爪早已伸進教育界。我們被要求用最低的成本去訓練最能夠為市場和僱主服務的人才。因此,現在行內的工作量愈來愈大、所謂專業的自主性愈來愈少、合約制員工的工作又不穩定。但是,我拿的工資不但比大部分香港人都多,更不用在戶外日灑雨淋,又不用每天苦惱明天是否有工開。

我出世得不早,沒有目睹七十年代波瀾壯闊的教師工會。但近年我仍然能看到教協帶領我們對抗新自由主義的壓迫。爭取小班教學、爭取更多學位教師名額、為十五年免費教育鬥爭,這都是值得肯定的戰績。更令我欣賞的是這個工會的訴求是超越教育議題的。在教協會址,我見到紀念六四的宣傳品,提醒各位會員不要忘記我們要建設一個民主的中國。

2007 年的紮鐵工潮更是令我感動。當時在教協會所中設有籌款箱,供人捐錢到罷工工友的罷工基金。紮鐵工的事,與教育工作者的自身利益沒有甚麼明顯關係。但是,當基層市民被壓榨到連反抗的資源也所餘無幾的時候,資本家和統治階級為維護自身的利益卻要進一步剝削基層勞工。作為勞工貴族的我們不是更應該去支持其基層工友嗎?基層工友與我們這些勞工貴族一樣,面對資本主義邏輯的壓迫。我們比他們幸運一點,分享得多一點繁榮的果實,但我們其實都是是靠勞動換取生活費的普羅市民( 「普羅」源自proletariat 無產者),絕對應該團結一致!

爭取全民養老金的良機

因此,當社會在熱烈討論這個混蛋預算案之際,教協應該做的是為那些拿強積金戶口的教育工作者發聲,揭露強積金和今次注資六千元的荒謬性,繼而為爭取全民養老金而努力。只有通過全民養老金的政策,才可讓所有香港人(包括家庭主婦、已退休人士等)得到相對良好的退休保障,才能讓我們這個富裕但財富分配極度不均的社會達到老有所依的境界。

去年年底,全民爭取退休保障聯席舉辦遊行。參與遊行的除了職工盟、街工等民主派勞工組織外,連常被譏為黃色工會、親建制的工聯會也有議員到場支持。當這六千元令到人反思退休保障議題時,就是發動爭取全民養老金運動的極佳機會。可惜的是,教協連工聯會都及不上,竟然將焦點扭曲,變相認同注資六千元的決定,令我這個小小的會員感到十分憤怒。

現在,會員證還在我手中。假如明年不續會,我買電器、保險、餅卡以至零食都會貴了。但是,假如這個工會的路線是在鞏固既有的不合理制度,那我再當它的會員又有何意思?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