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勞工

中大外判建築工被拖糧

中大外判建築工被拖糧
廣告

廣告

文:博文軒

(此文刊於中大學生報2011年2月號)

年廿九、放年假前一天,校巴服務曾一度中斷。難道校巴司機提早放假不成?原來因為中大工程外判商佳運工程拖欠工人多月薪金,令他們無錢過年,迫於無奈之下工人於大學道善衡書院對開架起路障,要求取回應得的工資。

涉及工資拖欠的善衡書院陳震夏館改建工程,原是由中大校園發展處外判給佳運工程,佳運再把工程的一部分二判給較小型的巴西利亞建築材料公司。工程中,佳運其實長期違法遲一兩個月出糧給工人,今次拖欠兩三個月人工,加上年近歲晚,工人生活更拮据;他們曾多次向佳運索取工資不果,才毅然設置路障,擺出「沒有錢就不走人」的姿態。

當天早上十一時,五、六位工人於大學道善衡書院對開放置水馬、欄柵,迫使資方校方對話。工人的訴求其實很簡單:要求即日取回應有的薪金,要麼佳運即日發還現金,要麼校方先墊資。事關外判商有一筆200多萬的工程保證金在中大手中,而工人欠薪總數只不過十來萬,校方先墊資非甚麼難事,亦不怕佳運不還錢。

工人封路後不久就有同學到場支援,製作大字報及協助聯絡校方人員;另一邊廂佳運老闆仍不肯接聽電話,校方則表示會協助跟進。由於工人不想影響同學上下課,曾經開放一條行車線只讓校巴通過,到場聲援的同學亦上車向其他同學解說事件因由,並請同學體諒。可惜等侯多時校方仍未有回應,工人決定再度封路,校巴一度擠塞,及後需要改道。此後校方承諾下午二時高層將開會處理,但幹事會一時多致電署理校長楊綱凱教授時,楊教授竟表示不知道工人的封路行動!看來校方沒有多少誠意幫助工人,在場校方人員則表示會協助聯絡勞工處。

勞工處人員到埗後,跟在場的佳運代表談了一會,終於成功聯絡上佳運老闆;資方提出讓工人先記下各人的欠薪,待會送支票來。怎料等至下午四時仍未送到,工人似乎不能趕在銀行關門前提款,程伯中副校長卻突然駕車出現。他了解情況後表示校方不動用保證金,因為這需要佳運方面同意。搞了老半天仍未能取回工資,工人們都大為火光。其中一位已離職的工友本身已被拖欠二萬多元,還要拋下正在做的地盤工作特地過來,再度損失薪金之餘,來到中大仍是要被資方和校方拖延,叫他怎能不憤怒?副校長在一再催促之下才跟佳運老闆通話,並承諾如佳運的支票不能兌現,明天會出錢給工人。最後要六時多支票才送到。

隨著大學道的解封,事件似乎告一段落,但其實工人追回的支票只包括在中大工作的薪金,工人過去兩月替佳運在其他工埸打工的薪金仍未討回。除了巴西利亞,佳運還把陳震夏館的工程二判給其他小型公司,當中都很有可能有欠薪的情況。今次拖欠的數目不大,但反映出的建造業界常態卻叫人震驚——違法欠薪兩月的外判公司竟然完全不用負任何責任,只需消遣工人和校方大半天再發支票即可息事寧人,工人和資方之間的權力鴻溝原來真的那麼大。更難接受的是校方多次強調自己並無欠佳運錢,彷彿校方不用為在中大範圍工作的工人負任何責任。不知道一向強調「社會責任」的沈校長對此會有甚麼回應呢?

相關文章:
與譴責中大學生會同學商榷

中大學生報是由中大同學出版的非牟利免費刊物,始辦於1969年。近年的中大學生報定位為社會運動一員,關注被主流媒體所忽略的各種基層聲音。在編採過程中,我們堅持集體決策;亦拒絕以客觀中立為名,掩蓋媒體自身的立場。中大學生報一般會在每月五日出版,另會出版六四、迎新特刊等,亦會就社會及校園內的突發事件出版號外。至今一般在中大校園、各大專院校、非政府組織、咖啡店發行。期望能廣集同路人,力求成為於校園,以至於對社會具影響力的政治文化媒體。

電郵:[email protected]
網站:cusp.hk
facebok:中大報社

原題為《中大封路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