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謝曉陽

網站編務顧問 網誌

動物

二元:除了國民教育,也談談海洋公園的洗腦問題

二元:除了國民教育,也談談海洋公園的洗腦問題
廣告

廣告

/作者為動物友善政策關注小組主席

本星期日,協助香港海豚保育學會(HKDCS)的宣傳海洋動物保育,AFA(動物友善政策關注小組) 主辦了「8.26 香港不要海豚奴隸!」,下午3:00pm ﹣4:00pm,地點:海洋公園門外集合。近幾天,我才開始在某網友的wall 上,跟一夥不太熟悉的人談起海洋公園的海豚問題。

我方發現,原來幾十年來,有很多土生土長的香港人被海洋公園洗腦而不自覺。

是的,生在香港幾十年,我相信有超過99% 的香港人有到過海洋公園,而且有看過海豚表演。然而,當深思過後,看完表演有什麼得著?海豚很可愛,牠們的智慧很高,躍水面能力高之外,我們還得到了什麼教育?

接下來的,便是問:如果要保育動物,那末,馴養牠們,是否本末倒置?

在討論中,我看到了有些人認為海豚表演沒問題的觀點,總括有三個:
1)認為表演祇要不涉及虐待,問題不大。
2)認為表演可以對海豚不認識的人,會加深愛護海豚。
3)有些人會用家禽、工作犬(例如警犬),去將馴養海豚相提並論。

這三個觀念,其實都是錯的。
首先,如果不涉及虐待,便可以將野生動物馴養表演合理化,那末,日漸式微的馬戲班表演,就不會受日漸進步的社會非議。原因是,尊重動物的人,利用誘使及訓練動物,從中剝奪牠們在野外的自由,去替你賺表演的錢,本來就是一種勞役。否決馬戲式表演,那正等如當年黑奴被解放的原理是一模一樣的。

其次是,海洋公園是一所遊客常到的地方,在動物保育層面上,對教育公眾是責無旁貸的,如把沒有保育關係的表演,能逐漸把馬戲式的表演取締,在國際間的海洋館上,好明顯已成為大勢。

現代人對待動物的心態,始終是需要進步的,故集會所提出的幾項聲明和要求,都是很合理(註1)。而且,各團體方面,並不著急要現在就馬上停止馬戲式表演,大家希望園方能有計劃,例出時間表去慢慢地取締,其實祇要不再引入海豚,便是幫了海洋的一個大忙了!

至於回答最後一個觀點的回覆,則要些筆墨。

首先我想到了較早前蘋果日報有讀者留言說:「要我們相信海豚有自由選擇表演與否,除非把水池開一個洞,牠們可以選擇自由出入,肯回來表演了,我就信牠們有表演自由!」

這話說來當然不可能辦到,因為海豚的野化過程並非如此,但我很相信,家禽、工作犬的比喻,並不適合引用於海豚;原因是,家禽的定義是把一些例如是雞、鴨、鵝、豬、牛、羊,因為人類認為可以經過馴養而給人食用,於是從農耕的發展過程中,產生了畜牧業。而狗的發展史,據近年的科學引證,已肯為史上第一隻狗,是始於人類的農耕時代。

談到這裡,筆者也不好越說越遠,我祇想大家深思細考,也不妨幻想一下,當你很有錢,你可以容納自己的私人水缸內,把海豚畜養來觀賞,仍覺得很開心嗎?大家不妨各自尋找答案。

客觀而言,洗腦在最初的,祇不過是一種聯想作用,因為你家沒有海豚,所以想看真海豚,你想到了海洋公園,於是,海洋公園令你聯想起你喜歡的海豚,似乎一直高興地表演,祇因牠們的外表給人印象,永遠在微笑,但卻沒有料到,那些從少愛看的表演,卻成為了監禁牠們的唯一理由。

註1:《8.26 香港不要海豚奴隸!》
http://www.facebook.com/events/410628065660207/

衣著,白色或藍色,有空的話,請來支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