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人權監察:原居民與男性獨大的村代表選舉(4.8 新聞稿)

廣告

廣告

2011年4月20日:修訂版本

人權監察向立法會民政事務委員會4月8日會議提交之意見書:《原居民與男性獨大的村代表選舉(修訂本)》

修訂本報告全文按此

2011年4月20日修訂本說明

香港人權監察於4月8日發表《原居民與男性獨大的村代表選舉》報告。由於當時尚未得到民政事務總署就居民代表選舉正式選民登記冊上居民和原居民數目的答覆,人權監察根據可供公眾查閱的兩套登記選民名冊上的公開資料,統計得出同屬原居民的居民代表候選人以及當選人數字的最保守的數字,但這些保守的數字和比率已足以顯示原居民主導居民代表選舉情況。

由於供公眾閱覽的正式選民登記冊上並無列出身分證號碼等識別,人權監察進行統計時,只將在原居民以及居民代表兩份選民登記冊均為同姓名同地址人士列作為確認為同一人,並將他列作具原居民身分又登記作為居民代表選舉的選民,以進行統計,而不能將姓名相同但登記地址不同的人士視為同一人,因同姓名的大有人在,而據此計算出原居民佔居民代表選舉候選人以及當選人的最保守的(即最低的)數字和百分比。

人權監察2011年3月21日向民政事務總署查詢,於2011年4月12日獲回覆有關的數據,故此只能趕於立法會4月8日會議當日先在《原居民與男性獨大的村代表選舉》報告中呈上該等最保守的數字。由於只有負責村代表選舉的民政事務總署才擁有全面資料(尤其識別是否為同一人的身分證號碼)確認選民身分,故現根據官方剛發表的數字修訂相關數據,並見於此修訂版本。

與人權監察4月8日的較保守數據相比,民政事務總署答覆中的數據反映出原居民主導居民代表選舉情況更加嚴重,例如在現時全部1358名村代表中(即全部當選者,包括居民代表和原居民代表中),非原居民只有152人,即只佔全部村代表的11.19 %,比例嚴重偏低;在居民代表選舉中,原居民佔全體候選人的72.53%,佔當選人的73.84%,可見現行雙村長制和村代表選舉制度下,原居民獨大。

香港人權監察謹啟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日

-------------------------------------------------------------------------------------------------------------------------------
香港人權監察 4.8 新聞稿

原居民與男性獨大的村代表選舉

(香港‧2011年4月8日) 香港人權監察經研究和分析2011年村代表選舉選民名冊和數據後,今日發表題為《原居民與男性獨大的村代表選舉》報告(按:第一版),並提交予立法會民政事務委員會關注選舉中原居民與男性獨大問題

現時村代表採用雙村長制(有些人視原居民代表與居民代表為村長或正副村長),雙村長制設計確保原居民有自己選舉產生的代表,即原居民代表,同時亦有權和非原居民一同選出居民代表。在村代表選舉期間,原居民在可以選出居民代表之餘,更可選出原居民才可投票和競選的原居民代表,因此相比只有權參與居民代表選舉的非原居民而言,原居民有雙重的參與權利和機會。選舉結束後,原居民同時有原居民代表和居民代表代表他們,相較只有居民代表代表他們的非原居民,有雙倍的村代表代表他們,有著明顯的「過度代表」(over-representation),亦即享受著不當的政治特權

而通常兩種村代表席位並存的鄉村中,村代表的半數(通常為一席)為原居民代表,只留下半數(通常為一席)可供非原居民與原居民共同競逐,因此在選舉後,原居民穩佔該村村代表至少半數的村代表席位;若果原居民在居民代表選舉中也勝出,他們更會包辦全部席位。因此,在雙村長制度的設計下,與非原居民相比,原居民在鄉村事務中佔盡政府為原居民度身訂造的優勢。

在最近2011年村代表選舉,共有1358名當選的村代表,當中非原居民的村代表僅有186人,只佔全部村代表不足一成半(13.70 %),比例嚴重偏低。在居民代表選舉中,原居民佔去全體居民代表候選人的66.31%,最後更佔當選居民代表的67.47%。這些數字反映居於現有鄉村的原居民主導和支配了居民代表選舉,令非原居民並未必能實質平等參與鄉村政治及公共生活。這些數字亦顯示,本來已在設計上「過度代表」的原居民,進一步增強他們在村代表制度下的主導和支配位置,令非原居民在村代表制度設計中本已「代表不足」(under-representation)的問題,更為惡化,因此可以說,現行的雙村長制和村代表選舉制度,造就了原居民獨大的局面。

數字亦反映,在村代表選舉的參選人和當選的村代表中,女性只佔極少數,性別比例嚴重失衡。 [1]

人權監察擔憂,在現時的雙村長制和村代表選舉制度下,非原居民和女性難以有效地透過現時的村代表制度,以及在此之上建立的鄉事委員會和鄉議局等架構,維護自己的權益,令非原居民和女性並未必能實質平等參與鄉村政治及公共生活。尤其目前新界有多個大型發展計劃,倘村代表未能代表廣泛居民利益,類似菜園村的抗爭會愈來愈多

人權監察認為,政府有必要盡速處理現時村代表選舉制度下,原居民和男性「過度代表」的問題,改善非原居民和女性「代表不足」的狀況,令村代表、鄉事委員會和鄉議局等制度和架構更具代表性。

就解決原居民「過度代表」問題,人權監察建議政府研究和諮詢公眾:
甲、 將原居民代表和居民代表兩種不同的選舉完全分拆,令同村合資格的原居民只可參與該村的原居民代表選舉,同村合資格的非原居民只可參與該村的居民代表選舉;或
乙、 取消雙村長制,合併有關原居民代表和居民代表的席位,只設一種村代表,讓同村所有合資格的居民,不分是否原居民,均可平等參與同一村代表選舉。

- 完 -

註釋
[1]:在同屬原居民或非原居民的居民代表候選人中,女性低於6%。在同屬原居民或非原居民的當選居民代表中,女性少於5%,可見女性在居民代表選舉均佔極少數,性別比例嚴重失衡。有關村代表性別比例失衡,女性未能平等參與鄉村政治,亦可參閱人權監察在本年3月5日題為《村代表選舉的性別嚴重失衡 ── 從性別角度看2011年村代表選舉》之報告,其中說明女性在原居民代表選舉候選人中,僅佔0.79%,在當選原居民代表中,僅佔0.90%,比例懸殊;在居民代表選舉候選人中,佔4.19%,在當選居民代表中,佔3.96%。而在整體村代表選舉中,女性佔候選人2.23%,佔當選人2.21%,男女比例嚴重失衡。按此

連結:
[1] 人權監察:《村代表選舉的性別嚴重失衡 ── 從性別角度看2011年村代表選舉》報告全文,2011年3月5日。按此 ;數據分析表:按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