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代發:人口普查員喪失私隱?政府電話卡監控行蹤

廣告

廣告

民間記者:鄭司律、李成康、蕭健滔

人口普查的訪問工作經已接近尾聲。政府統計處招請大批大專及預科學生負責訪談工作,被很多批學生視為短期筍工;然而,在所謂筍工的背後,工作人員卻面對種種風險,繼日前有人口普查員墮山坡受傷、被狗追咬、涉嫌被非禮等情況後,近日有工作人員表示在工作期間期間,需要配備一張政府提供的手機SIM卡,作為政府追蹤工作人員行蹤的工具,有威脅人身安全之嫌。

事前無通知 事後頻密監控

阿欣(化名)是一位參與今年人口普查的大專生,投訴在本年度人口普查中,工作人員的行蹤在未經同意下被政府全盤掌握。在人口普查工作開始第一日,人口普查分組組長向阿欣及其他組員派發由政府提供的SIM卡,並要求將SIM插入手機,方便政府監察工作人員行蹤之用。阿欣表示,政府在事前並沒有通知工作人員的行蹤將被監控,簽署普查工作人員合同時,亦沒有見到有任何合同條款註明工作人員的行蹤會被政府知悉。

小組組長會每半小時隨機挑選一位組員作監察行蹤的對象,但按照阿欣的實際工作經驗,卻顯示監控情況更為頻密。在其中一日出勤過後,阿欣發現每個組員每半個小時的行蹤都被記錄,頻密程度遠較聲稱為高,組長同時口頭詢問組員的行蹤,以作比對。由於阿欣向組長匯報的地點與組長記錄不符,便阿欣便組長訓斥疏忽職守。阿欣表示自己的而且確身處指定地點,並懷疑系統出錯,導致記錄與匯報地點有異,但組長最後仍歸咎阿欣,並沒有考慮系統出錯的可能。

測試有誤差 普查員食死貓

然而,這種按SIM卡測試地點的技術,的而且確如阿欣所言存有誤差。簡單而言,手機號碼追蹤位置的原理是利用電訊商在基站傳送及接收手機訊號,電訊商可透過基站座標及訊號往來強弱,推算手機與基站的距離,偏差可以達數百米甚至過千米。而在早前傳媒報導手機追蹤位置報導之中,記者親身測試的誤差亦最高達到二百米之遠。在這種安排下,阿欣擔心其他同工因此而被怪罪,甚至有被解僱的風險,組員往往面對無妄之災。

侵犯私隱行蹤 公權無限擴大

與此同時,當中的私隱問題亦備受關注。雖則目前的法律集中保障識別個人身份的資料,個人行蹤本身並不是辨認個人身份的因素,不受保障,而需要配合其他個人資料才能作辨別身份之用。然而,早前IPHONE及ANDRIOD等智能手機在未得用戶允許下,記錄及傳送用戶位置,惹起歐美消費者權益官員對於上述產品的憂慮,擔心用戶權益受到損害。而在現時情況下,取得個人行蹤的機關是擁有公權力的政府,干預個人生活遠較私人公司為深入;政府對僱員的掌控亦可能成為私人機構所仿效,亦可由個別短期工種擴展至全體公務員;而且取得個人資料的過程,事前並無通知員工,員工在工作過程中沒有保障行蹤的權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