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代貼:激情、理性及社會運動

廣告

廣告

作者:Keith Leung

切.格瓦拉同志說:「真正的革命是由偉大的愛所引導的。」他本身就是一個充滿激情的革命家。我們無法忘記那幅肖像和他最愛的雪茄。他的激情就像星星之火,燎起我們的靈魂。於是,我們的心燃燒起來,我們的血沸騰起來。

但我不禁要潑一盤冷水冷靜自己。是的,革命-也許只是社會運動-需要激情。在七月一日突破警方防線,我的內心亢奮起來,不禁跟同志擊掌和歡呼。但是,在激情的背後,也許我們需要思考一些東西。

我無法停止腦海對激情和理性之間的思考和掙扎。就像我熱愛的文學,一個偉大的革命故事,倘若是激情和感性的,我內心便不期然地興奮起來。但是,在激情和感性背後,還是需要理性地思考一下。思考什麼?在我上一篇文章中大概簡說過,是對運動的出路和內容。或者我們看到不同的運動,不論是埃及的茉利花革命、利比亞的反獨裁內戰,甚至八九年(被中國共產黨刻意埋沒的)天安門運動,內心總是興奮的。但這種激情,便容易蓋過當中的政治內容。

說我掙扎,是因為我不想潑這盤冷水,但我無法說服自己不去嘗試阻止這樣子的危險:當我們看到這些令人振奮的事時,若我們不停下思考,最終有可能會變成盲動和民粹。例如埃及的茉利花革命,當中奪權的有可能是(美國帝國主義扶植的)神權派和自由派;內地近期沸騰中增城等地的群眾運動,排外的情緒高漲……甚至是七一遊行,二十一萬八千人這數字,的確令人振奮、成功衝破警方防線,也確實值得鼓舞。但這種種消息,卻不得不在腦中思考其意義。最終回歸的,便是行動的政治和階級內容。

我是一個馬克思主義者,縱使未必太過堅實。我不能,也不希望,自己看到有群眾運動,便亢奮得忘了一切階級的事情。排外的情緒無助工人階級團結起來對抗資本主義;押後甚至永久擱置遞補方案也無法令人類得到幸福……所謂的政治和階級內容,便是知道資本主義、生產關係(私有制)對於整個社會的禍害,以及如何以革命的綱領和組織去集結群眾,最後推翻整個制度。

也許是我要求太高-我常想,現在的歷史環境,根本不能有高度組織的群眾運動出現-但如果社會運動還停留在這在的組織模式和綱領,那麼便總會是社會運動而非革命。

這是悲觀的,但同時是樂觀的:樂觀的在於,假使我們可以在綱領上、在組織上、在意識形態上得到堅實的而且是革命左翼的立場,去想想如果連結群眾,那麼我們必定成功。

我無法抑止對於社會運動的種種思考,也因此無法組織自己的行文內容。或者,當是存參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