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反替補最後三日衝刺

廣告

廣告

昨天七位社運的朋友,分別為立法會議員梁國雄、社民連成員姜靈彰及容偉棠、香港人網主持黃洋達 、三位學聯及前學聯成員鄧建華、陳倩瑩及黃永志。因為九月一日於科學館反替補假諮詢場內抗議而被捕,警方引用《公安條例》17B 一二項控告其中六名被告,梁國雄另被加控刑事毀壞。前六人均在區域法院「過堂」,否認控罪,案件將押後至10月14日再提堂。涉嫌以狗餅灑向林瑞麟的姜靈彰則被控普通襲擊,保釋候查。學聯成員陳倩瑩指控方論點及證據弱,質疑是次為政治拘捕。姜靈彰則表示當天並沒有進入公開論壇會場,其行動是示威而非襲擊。

政治檢控,在香港慢慢的變成「常態」,當民主黨和建制學者把無權無勢的草民對抗性行為視為「暴力」來譴責之,警權更肆無忌憚,香港的公民社會,其中一個可能是慢慢大陸化/退化為「乞跪」、「自殘」、「自虐」式的臣民社會,誰是當中的恥作勇者,大家請記著。

回到正題,七位朋友是因為反對剝奪公民選舉與被選權的替補假諮詢而被捕的,而星期六就是諮詢的最後日期。也許你會覺得反對沒用,但面對這專權的政府,大家稍退一步,稍泄一口氣,對方的霸氣就進一步,不是每一個人都能站出來以身體來抗爭,但最少寄一封電郵,表一表態。在9月24日(本星期六)之前對政府說不,把意見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並出席本周六下午三點由民陣發起的反替補遊行(集合點為銅鑼灣東角道)。

公共專業聯盟也有一個發上電郵系統,助你寄出意見書。更詳細的討論可參考8月28日有關「替補機制剝奪選舉權論壇(馬嶽、成名、范國威、陳家洛)」的論壇視像記錄。另外,面書上有反對替補的組群,裡面有一份參考意見,如下:

致:政制及內地事務局
關於:填補立法會議席空缺安排公眾諮詢

本人反對就現時立法會議席出缺的補選安排作任何更改,反對政府在諮詢文件中提出的所有方案,理由如下。

1. 政府以浪費公帑為理由,窒礙市民表達意見、堵塞或扭曲選出民意代表的途徑,是非常不尊重民意之舉。第一,2010 年舉行的全港補選投票率低,很大程度是因為政府、中央官員及建制派人士在傳媒全力杯葛及打壓,而且政府對該次補選比一般選舉進行較少宣傳,票站位置亦較過往不便,令市民投票意欲大降。投票率低是政府造成的。第二,如果按政府邏輯,將選舉的價值量化,那麼由欠缺認受性的小圈子選出的行政長官及功能組別議員選舉,遠比全港補選更浪費公帑,更應取消。

2. 政府聲言,議員辭職再選損害了市民在議會裏被代表的權利。可是,以杯葛、離場形式表達對現況不滿是常見的做法,無論泛民主派或建制派議員都曾試過,與辭職再選同出一轍。在英國,有議員多次因不同議題辭職再選,多次都獲選民支持,能夠重返議會,可見只要理據充分,辭職再選也是表達意見的有效方式,會獲得選民支持。反觀政府回歸十多年來,一直保留功能界別和分組點票這種扭曲民意的表決形式,才是對市民在議會裏被代表的權利造成真正的損害,政府若真正尊重市民在議會裏被代表的權利,最應該做的是制定公投法、將功能界別和分組點票廢除,立法會所有議席改為地方直選產生。

3. 政府聲言議員辭職再選是「漏洞」,急欲「堵塞」。但香港立法會的功能界別議席和分組點票方式都扭曲民意,亦無公投法,以致社會上重大議題欠缺有效反映民意、排解爭議的渠道,因此議員辭職再選其實是合理利用選舉制度。相比之下,香港的商界、金融地產界經常利用法律灰色地帶蒙騙消費者,政府每每只肯推出欠缺約束力的指引,不欲立法監管,任由業界「自我約束」,但對於民意表達的途徑卻雷厲風行立法堵塞,可見政府只顧打壓民意,卻毫不尊重市民權益。

4. 社會和政治形勢瞬息萬變,議席出缺時進行補選,最大的好處是令選民可以因應當時的社會政治形勢,從補選之時參選的候選人當中,選出當時最為屬意的人選,亦給予市民提名甚至參選的機會,這是任何遞補或替補機制都不能做到的。取消補選,等於剝奪市民原有的選舉、提名和參選權利,是民主倒退。

5. 換屆選舉時落選的候選人,往往與當選者政見迥異,顯然不應自動被視為議席出缺時的遞補人選。而同名單替補的建議同樣不能接受,因為選民投票時手上只有一票,在換屆選舉時已用作表達的投票意向。如果按照政府的邏輯,一張選票可以在下次選舉時循環再用、議席出缺時自動遞補/替補的話,那麼每屆選舉豈不是只需找出上屆當選名單的次名候選人接任,根本無須重新投票?而行政長官、功能界別議員大可改用名單制實行出缺自動替補,節省公帑,當年董建華下台,乾脆由楊鐵樑自動接任。

6. 採用政府建議的同名單替補機制,已有論者指出其缺點,即:當選名單內各候選人可以私下約定每人擔任若干時間便辭職,由名單內的下一位候選人接任,這樣會造成議會極不穩定的局面,同樣是選舉制度的「漏洞」。當然,政黨這樣做很可能要付上政治代價,議員不會隨便進行。但政府所指議員辭職再選的「漏洞」,政黨同樣要付上政治代價,因此議員同樣不會隨便進行。政府現在的建議,等於用新的「漏洞」去堵塞舊的「漏洞」,但新「漏洞」卻會剝奪市民原有的選舉、提名和參選權利,改了比不改更差,因此不應實行。

7. 補選是選舉的一種,基本法第二十六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依法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因此也包括在補選中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有意見指基本法所保障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並不包括補選權,這是政府或親建制人士為求打壓民意而搬弄取巧之辭。

市民
xxx 上

2011年9月xx 日

另外,陳雲得悉是次拘補行動後於facebook發佈消息評論,隨後接獲facebook停權警告,告誡他不得再發表該類言論。其評論如下: 「 所謂法不治眾。香港的法院不是大陸的法院,幾十個人互相為自 己辯護,控訴政府,法院便成為抗爭者的政治舞台。法律上,傳召這麼多證人,曠日持久,一方面未必可以定罪,另方面會成為國際新聞。當維繫所謂法治的香港法庭變成文革式的政治批鬥大會,我看誰的損失大些?大家抓住這個一拍兩散的法寶,就無人敢和大家玩。」

採訪:歐輝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