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反淘寶自由行

廣告

廣告

DSC_1123

(獨媒特記報導)香港人上網購物成風,淘寶網是其中一處購物聖地。尤其是較年輕的一輩,網上購物更流行和方便。淘寶網的貨品種類極多兼價錢平,所以吸引不少人擁載。但除購物以外,多數人都很少關注內地電子商務發展的狀況和問題。自幾個月前,淘寶商戶受到淘寶網苛刻的條款和大幅上漲的服務額壓迫。他們在內地接近兩個月的抗議活動的成效不大,仍然要屈服於不合理的新環境做生意,所以決定到香港示威,分別到時代廣場,中聯辦,金紫荊廣場等地點。他們主要抗議淘寶不合理的保證金金額、不依法據的審裁制度,以及對小商戶的剝削,矛頭直指阿里巴巴公司主席馬雲。他們說淘寶十月時把技術服務年費由六千元人民幣提高到三萬至六萬元,保證金由一萬元提高到五萬元。令不少小商戶難以經營。他們認為這次活動除了反淘寶以外,實際亦是反霸權,對象範圍是電子商務。淘寶在內地電子商務市場的佔有率達八成。他們希望內地針對電子商務的法制可以更完善,顧及大眾。

十二月十六日早上,大約十多名示威者到時代廣場開始反淘寶行動。他們在當局劃定的「公眾人士活動區」內佈置,其中一幅海報展示祭祀阿里巴巴主席馬雲而設的靈堂。他們也在圍着活動區的鐵馬掛起橫額。隔鄰擺放銅鑼和大鼓,用以發出聲響,吸引途人。

申自由行簽證到港示威

周先生是這次反淘寶行動的負責人,現年三十多歲,在淘寶營銷內衣及時裝。他和大約四十個淘寶的會員到香港示威。他們都是申請有效期七天的簽証到港,所以不能逗留太久。這次運動最特別之處在於示威者都是內地人,到香港抗議內地企業的不公義。主要的客觀因素是阿里巴巴是在香港上市,在香港設有公司,又是淘寶的母公司。其次他們覺得香港社會較文明,香港人的接受能力較強。香港屬於中國一部分,但在大陸公開搞示威不容易。據周先生描述,他們在杭州集會示威時,有人受淘寶公司指使,在現場假扮記者,事後負面地報導他們的活動,抹黑他們。即使在場有真實的記者,有些也被收賣了,没有如實帶出示威者的訴求和現場的情況。他眼中的香港媒體較客觀準確,所以希望爭取世界上更多不同媒體的注意,借香港把訴息告知全世界。他認為香港較內地開放,只要遵守法律,做事便「没有底線」。但是在香港的住宿飲食消費也較內地貴得多。在香港每晚的住宿要六百多元,食物都是內地價錢的三倍,這對他們負擔很大。他們也支負不起香港昂貴的租金, 所以新聞發佈會要在深圳舉行。他們計劃聖誕節時段再到香港舉行活動。因為那是假日,希望可以引起更多人關注。

周先生嚴厲指責淘寶網為了趕絕小商戶,會用不同方法把莫須有罪名加在商戶頭上。他們會用顧客身份購買淘寶商戶的貨品,然後舉出荒謬的指控,例如說貨品没有合格証,衣物成份不符合標纖所示,即使某種成份多了少了百分之一個巴仙,都把商品說成是假貨。輕則扣減信譽評分,重則要賣家結業。這樣便可以減低中小賣家的商機,把他們的客人和貨物流量分流到大賣家手中,令他們難以營運最荒謬的是跟據淘寶和會員的書面協議,「淘寶有權根據需要不時地制定修改本協議或各類規則,如本協議有任何變更,淘寶將在網站上以公示形式通知予商戶。」「任何修訂和新規則一經在淘寶網公布即自動生效,成為本協議的一部分,登綠或繼續使用服務將表示商戶接受經修訂的協議。任何使服務範圍擴大或功能增強的新內容均受本協議約束。」結果,商戶隨時在不知協議條款已更改的情況下觸犯協議條例,影響經營。周先生表示他已没有決心和耐性繼續在淘寶做生意,但希望以示威抗議活動帶出內地電子商務領域不公義的惡劣情況。

DSC_1098

大公司壟斷淘寶市場

身穿印有示威標語T恤的阿 Ben 在淘寶網經營書店,也有在淘寶商城店和阿里巴巴網營銷。投資了二百萬,不足一年已蝕了五十多萬。他要求阿里巴巴公司把淘寶網和淘寶商城分開。因為淘寶商城的商品都較高檔(商城以品牌分類,名店名稱都在首頁當眼位置,例如 Prada, Sony, Pierre Cardin, Nike, Ninewest 等等),貨物都是有品牌的,還設有專賣店。現時共享搜尋模式令買家同時可以搜索到兩者的貨品,阿里巴巴將淘寶網及淘寶商城分開之後,一些中小型商戶便只能在淘寶網與一些小賣家一同競爭,更多的生意都會流到淘寶商城一些大公司的口袋裡。另外,他亦要求淘寶網和淘寶商城資源分開,現時團購活動和「淘金幣」亦是傾向大商戶的利益。

另一位參與示威的女士經營兒童傢俬,已經動用十幾萬入貨,但現在生意變得非常難做,影響家庭生計。十二月申請到淘寶開業的時候淘寶也並没有跟她說保證金和服務年費的大幅增加。她現在一星期只做幾宗買賣。保證金的原本意義是放止商戶賣假貨,欺騙買家。若商戶賣假貨,淘寶便會扣除保證金陪償給買家,以示對該不良商戶的懲罰。但現在淘寶大幅增加保證金, 卻没有相應增加對買家的賠償金額,根本起不了保證的作用,保證金都袋到淘寶集團的口袋裡。

示威者下午遊行到金紫荊廣場。當地大陸人較多,但大多數都只顧和金紫荊拍照,没有和示威者交流,了解淘寶對他們的影響。在場一直有保安監視。今次這群示威人士當中有些參與了十一月廿三日杭州的示威,當時有過千人參與,但最後他們還是得不到阿里巴巴的對於他們六大訴求的肯定答覆。他們指當時阿里巴巴並没有派負責人和他們對話,集會示威没有成果。一些示威人士表示,有不少希望到香港示威的人不能過關,現在滯留在深圳。他們計劃在港示威遊行後,便會繼續到全國各地舉行抗議活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