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史上最牛香檳「毆打」中聯辦保安案

廣告

廣告

眼見國內朋友因慶祝劉曉波獲頒諾貝爾和平獎而被扣留,便決定參加友人發起的「飯醉」行動,到中聯辦門外,好好慶祝一番。沒想到,其中一位同行者,廿歲出頭的女生阿橙(葉浩意),卻因為開香檳時,酒花濺到中聯辦保安而被捕。其後,阿橙被扣留二個多小時問話,警方高層最後決定控告她「普通毆打」罪,要自簽五百元保釋。(警察從邀請阿橙落口供到拘捕的片段見,共三段。)

「釋放劉曉波、我地笑呵呵!」

這次集會散步,人數並不多,大概二十人。不過每個人都自備了一些慶祝的東西,包括:啤酒、香檳、紅酒、米酒、蛋卷、小蛋糕、煙三文魚,還有一個鼓、兩個喜宴花炮和一些自製的海報,其中一個充滿廣府話特色的牌子寫著「中共人權衰到貼地」、「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屌七共產黨」!

從立法會走到中聯辦,沿途即興叫口號:「釋放劉曉波、要和平、不要專政!」,「釋放劉曉波、我地笑呵呵!」

中聯辦門外那個為阻止法輪功集會的該死花槽,加上重重鐵馬,把廿名集會者困在一條由鐵馬巷中,很不容易,才成功遊說警察讓記者們站到花槽上拍照。

既然是慶祝,當然要有香檳酒花,劉曉波為中國人爭光,我們當然要在掛著中國國旗、代表中國政府機構的門外舉杯。阿橙在警方安排的位置開香檳,為了讓記者們拍得好照片,製造更多酒花,她搖了香檳瓶子,這時,中聯辦的保安卻走到閘口前,並因為被香濱酒花濺到而發難。

不過,慶祝者的雅興並沒有被守門人破壞,大家快樂地舉杯,還叫他一起來喝酒,對方悻悻然走開。我們繼續慶祝,放喜宴花炮、吃煙三文魚,讀出一個一個獄中良心犯的名字,希望他們早日獲釋。不久,雨下大了,集會結束。

莫須有的普通毆打

可是,就在人群散去、記者離開後,警察卻突然圍著阿橙。以下是一串混亂的對話:

警說:中聯辦的保安說他被香檳濺到了,所以要她協助調查。

集會者:我們開香檳他硬著探頭出來,不是自招嗎?

警說:對方報案,我們要調查。

集會者:你們都看到,作為警察你們沒有專業的判斷嗎?對方亂告,也要浪費時間處理嗎?

警說:現在只是調查,不一定告。

集會者:調查可以另外約時間,她現在想先離開,不成嗎?究竟這是調查,還是拘捕?

警說:這是拘捕。

集會者:拘捕的理由是甚麼?

警說:普通毆打。

權力的猥瑣

在我的腦海裡出現一幅國內國保/保安在劉霞家門外,猥瑣地向記者豎起中指的醜陋面目(下圖),另一邊,是香港警察的窩囊相,那是放棄了主體的庸俗之惡。

到場幫忙處理的律師朋友說,從來沒有見過那麼無聊的檢控,慶祝活動誰不開香檳,開香檳誰不希望看到酒花,濺到酒花是理所當然,又不是什麼腐蝕性的液體,怎麼可能構成毆打?

但香港的警察似乎要跟國內的國保攀比,在落完兩個半小時的口供後,警方高層堅持要控告阿橙普通毆打,並要她自簽五百保釋,十一月廿九日到警署報到。

香港又出現一起莫須有的罪,多得中聯辦!

參考資料:有線新聞的報導

圖片由 Alex 提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