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和平崛起,先要和平獎崛起

和平崛起,先要和平獎崛起
廣告

廣告

這幾年來筆者都有一個困惑,那就是為甚麼中國在這幾年出現了「大國崛起」的論述之後,這個論述很快就給轉換為「和平崛起」之說?再者,「和平」既不是出自共產黨的馬列信條,也不是中共政權歷來行事的德性,那提出了「和平崛起」的口號,究竟又有沒有落實的方略?

究竟「和平崛起」的說法是指崛起中的大國也喜愛和平,叫其他國家放心?還是想指,和平是一國在邁向成為大國路途上的一個可行 (甚至必要) 的策略?

要中國說自己當了大國也不去侵略他國,懂得口口聲聲維護世界和平,其實並不困難。而事實上,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國家,不論大小,基於各種原因都不會無端主動與鄰國尋釁。所以,大國也愛和平,其實只是一堆空洞的廢話。

但是,如果「和平崛起」指的是,「和平」乃是一個成為大國的策略,那便是一套視野高遠,滿是玄妙的「和平主義」。

中國在往過一段日子,屢次收集各種具指標性的「大國象徵」,所向披靡。從奧運,到世博,到太空船上月球。「大國」的姿態充足,然而卻沒有任何指標性的東西,可以和「和平」扣上關係。

不過,這些問題在劉曉波奪得諾貝爾和平獎之後,似乎啓露了箇中的玄機。一個中國,至今已產生了兩個「和平獎」的得主,中國不可謂不是「和平獎大國」。

「和平崛起」之路大抵是由積累「和平獎」而來的。

達賴這一筆可以暫時不說,但說到劉曉波這一面「和平獎」,你不可能忽略中國當局刻意而具戰略性的栽培「和平獎」得主的曲線貢獻。它只是比較迂迴,但實質上與刻意栽培奧運金牌選手沒有兩樣。

劉曉波是任何經歷過八九年民主運動的那一代人都不會陌生的人物,他在民運進入泥潭的後期階段,毅然從美國回來,投身運動。六四之後一直進出監牢,在當日各方戰友紛紛棄守轉軑,「重新做人」,改換角色之際,他仍一如既往,為人權、民主奔走呼號。他的過人之處是:「不出國,堅持在地鬥爭」。可惜,這樣一位敢於逆流而上的人物,在當今犬儒當道的世代,只會落得「冠蓋滿京華,斯人獨憔悴」,不斷被孤立的困局。

的而且確,就算是如今已是世界知名的「零八憲章」運動,當它推出之際,人們普遍都不存過高期望。激進者嫌它過分溫和,已被「溫和」「河蟹」掉的,嫌它還是死心不息地激進。運動推出一年,老實說對「奧運後」中國的大局可說不見任何影響。筆者雖然也是較早參與網上聯署的一位默默的簽署者。對於這場運動的前景,心底也是頗為悲觀。

直至零九年,即六四二十年紀念前後,方才見香港人廣泛關注「零八憲章」,六月下旬中國當局再次逮捕劉曉波,才激起一股多年罕見的要求釋放異見者運動的高潮,釀成今日劉曉波獲諾貝爾獎的結果。平情而論,劉曉波逆流而上,擇善固執,力抗犬儒世道,慢慢感動了數代人,獲獎乃實至名歸。但觀乎時勢,他雖然坐了好幾次牢,但沒有共產黨送他一程,這項諾貝爾獎也會和中國人緣慳一面。

今日諾貝爾和平獎,頗有一種古代冊封聖人的宗教味道。中國人的大國情意結,也往往曲折地顯現為一種「諾貝爾獎」的情意結。每年望眼欲穿的時刻,都放在諾貝爾獎公佈的前夕,為華人華裔拿諾貝爾獎而高興。而要證明中國文明可以配稱大國,即非有聖人輩出的事績配合不可。中國近年來的大國崛起之說,又往往向咱家的孔老先生招魂,不少「新左派」的有知識之士還大耍概念戲法,謂這是有中國特色的「通三統」說,認為孔老二、毛澤東和鄧小平都是可以匯通的三個傳統。那麼,一個經過如此「辯證統一」融匯各家於儒學正道之上的「崛起大國」,又何能不去拿取國際證明,證明浸染了儒家文化的中國,確是一個聖人輩出的國度呢?

達賴封聖,於今劉曉波又封聖,洽好證明了中國聖人多的是。

一個國家出產諾貝爾物理獎、化學獎、醫學獎得主,都只能證明那個國家科技文明的水平,但一個國家的精神文明水平和所謂「軟實力」,就只能以「和平獎」這種變相「封聖」的數字來顯示。中國文化博大精深,至今出了只兩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並不謂多,還有急起直追的餘地。所以,筆者特別同意司徒華的意見,諾貝爾和平獎每年都應頒給中國人,以大大增強我國的「軟實力」。而為了明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大家更應集思廣益,再闖高峰,明年有望三連冠。

其中一個加快中國積累諾貝爾和平獎的熱門,自是溫家寶莫屬。因為溫家寶不但辭色溫婉,有聖人之相,更是言必民主自由,死而後已,更有侍從趙紫陽的往績,與西方媒體頗能結緣,有感人之姿,故人稱「影帝」。只可惜在相位多年,聖人之言教甚多,卻少有增進中國人權民主的實績為憑,近日更高言要大力鼓吹民主,所追求者竟與「零八憲章」內容所述無大差異。

溫總身在其位,其聖人之教竟如無權之曉波,實有時空錯位之嘆。故明年中國爭取下一個和平獎的最佳策略,乃是促成溫家寶和劉曉波互易其位。溫總去錦州坐牢,換劉曉波出獄自由行,那怕只是對換位置一周一月,當能感召天下,德威遠播,令四海奔服。儒教和平主義 (Confucian Pacifism) 就立即展現為一種新的人類文明標尺。你要辯解說明,那當然是一種上下結合非西方反現代的現代性,走出西方文化霸權的後後自由主義個人主義。這項辯難遊說的功夫,自是各路心儀儒教與社會主義為國寶的通三統新左派學人的神聖責任,非他們莫屬

中國文化博大精深,儒道本相通。故老子曰:「大道廢,有仁義;智慧出,有大偽;六親不和,有孝慈;國家昏亂,有忠臣。」在獄的劉曉波一朝獲獎,將中國映照出畢竟是和南非、緬甸同一級數的國家,有得有失。但如果溫家寶與劉曉波互易其位,實乃堯舜襌讓精神的現代轉化,陰陽互易,運轉乾坤的天地玄機,為「和平崛起」大業推進一大步。

一個文明就是這樣挽救回來的。

所以,在劉曉波獲取又一個諾貝爾和平獎的偉大時刻,我們應該高瞻遠矚地推動另一個華人再下一城,拿下一個諾貝爾和平獎。如果奧巴馬可以毫無往績地就拿走去年的和平獎,我們就應把握當前諾貝爾和平獎以獎項來推動變革的大潮流,奧巴馬能做得到,溫家寶為甚麼不能做到?

Yes, we can !

<明報>10.10.2010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