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增加機場客量,一定要用千三億?

增加機場客量,一定要用千三億?
廣告

廣告

人流貨流帶動經濟,經濟改善生活,這是無須爭議的。增加機場客量,促進人流貨流,亦是無須爭議的。增加機場客量是個好東西,在這個不用爭議的前提之下,如何用最少的投資代價來達到目標,這是值得探討,值得深思。

科學研究,經常探究事物的相互關聯,研究眾多因素影響同一現象,務必釐清哪項是限制因素(limiting factor),例如植物的光合作用速率在地球的環境中,受制於大氣中二氧化碳的濃度,而非水分供應和陽光,簡單來說,不斷加水,並不能加快植物進行光合作用,這是小學生都知道的。既然中國共產黨都提倡科教興國及科學發展觀,審議批核大型基建,理應貫徹最基本的科學探究方法:現在,機場客量的限制因素是甚麼呢?

中國與香港一國兩制,雖然官員推銷二十三條強調一國,拒絕普選又強調一國,在航空管制上,則充分體現兩制的精神。中國人民解放軍廣州軍區在廣東省南部,涵蓋深圳、澳門、珠海等地一帶,設立了航空管制區,從南飛進大陸領空的飛機,必須在一萬五千呎以上空域,具體而言,現在飛向北的航線,包括飛往大陸城市、韓國和日本,當飛機在赤鱲角機場起飛,需要在香港領空盤旋攀升八分鐘,直至所須高度才可進入大陸領空,這限制亦直接致使現在機場只有兩個向南飛的離港航道,而飛機不能向北直接飛離香港。航道限制飛機數量,不是空口講白話,彼邦倫敦希斯洛機場,同樣有兩條平衡跑到,卻有八個進出航點,每年飛機升降數量比香港機場高十七萬架次!要求解放軍開放空域,已經足以滿足二十年後的需求有餘,何須大興土木建新跑道?

再者,現時機管局的方案顯示,第三條跑道只供降落,現有的北跑道將只供起飛,問題又來了,在第三條跑道降落的飛機,倘若要進行維修保養加油等等,必須穿過現有的兩條跑道到機場南邊的格納庫,須知道在跑道上「過馬路」並非「話過就過」,要待剛起飛的飛機產生的氣流消散後才可,即是說,多一條跑道,其實同時減低了現有跑道的容量,故此效益並非單純的「加數」。

筆者絕非反對增加機場人流貨流,而是原來香港機場的客量根本不是受制於跑道數目,民航處和機管局只需要向中國人民解放軍廣州軍區司令員徐粉林中將,甚至向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胡錦濤申請,就算這涉及行政費用,斷不會需要千三億吧?如果政府堅持多花錢,實在不能不令人聯想到有人利用基建項目賺錢斂財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