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外傭到入境處爭取取消強制留宿

廣告

廣告

P7117231
數十名外傭於入境大樓外示威。

文:Sarah Lee;圖:周嘉怡

(獨媒特約報導)「我地係工人,唔係奴隸」 亞洲移工協調組織要求取消外傭強制留宿。兒歌界知名女歌手李紫昕(purple姐姐)替其印傭貼心訂造廁所睡房一事,一度引起各界狂轟。實際上,此事揭露本港外傭權益及尊嚴被侵犯,只屬冰山一角。

亞洲移工協調組織(簡稱AMCB,為國際移工聯盟的香港分會(IMA-HK)成員)認為現行的外籍家庭傭工強制留宿條款安排導致家務勞工的生活環境惡劣,故於本月十一日星期三下午舉行請願行動,要求入境處取消有關外傭強制留宿的條款*及改善外傭的留宿情況。

大約四十名請願人士於中午十二時四十五分左右在港鐵灣仔站行人天橋集合,出發到附近的入境處大樓外請願表達訴求。請願人士當中大部份都為印尼及菲律賓籍家庭傭工,也有本港外傭僱主及幾位美籍年青人參與行動。請願人士邊走邊大聲以英語呼喊 “we are workers, we are not slaves” ,到達入境處後更以廣東話大呼「我地係工人,唔係奴隸」。

隨後,職工盟代表、一位外傭僱主及數名外傭先後發言。職工盟代表表示,現行制度中入境處只集中處理外傭簽證問題,不會關心外傭工作環境。雖然勞工處會負責關注外傭工作環境,但法律上並無任何實際制度及罰則監管僱主,保障外傭人權免被剝削。職工盟舉台灣的例子,指當地有相關政府部門定期或突擊上門家訪,抽樣巡查外傭工作環境及情況;並指出澳門及台灣兩地的外傭也可在外留宿,不一定要跟僱主同住。職工盟希望政府設立懲罰機制監察僱主及監控外傭的工作環境,以免外傭被強逼睡在廁所房等剝削人權情況繼續發生;同時要求入境處取消外傭留宿條例,讓她們可選擇跟僱主同住或在外屋住。

P7117206
請願人士到達入境處門外,以廣東話大呼「我地係工人,唔係奴隸」。

揭露遭僱主剝削慘況 外傭:垃圾桶旁睡覺
數名外傭接著在請願行動中公開發言,訴說在本港家庭打工留宿的辛酸事。「我沒有自己的私人房間,睡床只在垃圾桶旁邊。」一名印傭持咪申訴。另有一名外傭接著說:「太太(僱主)沒有為我提供早餐及午餐,所以我每天只進晚餐。平日飲用的水來自水喉水,未經煮沸。」更有外傭表示曾遭僱主虐打,當眾展示身上的傷勢。在本港擔當家庭傭工近二十六年的外傭Sol,在訪問中亦透露更多外傭在僱主家中留宿面對的困難及問題。例如僱主要求外傭睡在客廳梳化,外傭因僱主夜夜在廳看電視而令她們無法休息;僱主安排外傭跟嬰兒共睡同一房間,每晚都多次進出擾攘令她們無法得到充分睡眠;有的外傭居住環境更差,只睡在一張加建在洗衣機上的木板床,而床更有倒塌的危機。

參與請願行動的美籍大學生Miranda表示,取消外傭於僱主家中留宿條款有助阻止上述剝削外傭權益行為,並使雙方建立互相尊重的勞資關係及保障外傭私隠。而正就讀港大的陳先生則認為取消外傭強制留宿有助處理外傭居住條件惡劣問題,讓外傭可選擇與僱主同住或自住。但他認為外傭會否外出自住亦要視乎僱主所提供住屋津貼的金額而定,希望政府取消強制留宿條款後,於法例加入新的細節,例如界定外傭租金津貼最低金額等,保障她們在外居住條件不會因租金價格受影響。

P7117224
有外傭投訴僱主曾虐打她,在忍無可忍下,最後逃離僱主家,求助於外傭組織。

聲援被剝削外傭 良心僱主出力撐取消外傭強制留宿
積極參與請願行動的外傭僱主Doris Lee小姐認為,僱主不應只重視自己權益,也要顧及外傭的人權和權益。「每個人都可享有人權,不能因為外傭非香港人,到本港工作就可隨便剝削她們的人權。外傭遭僱主剝削已經不是新鮮事,她們不懂中文,如果我們僱主埋沒良心不作聲,我們便是無良的一群。」她認為部份僱主家庭因收入不高、家中地方不足而無法為外傭私人房間甚至自己的睡床,已成為一種部份香港人接受的文化,並被視為正常。她認為這部份人的邏輯思考中,「外傭只是他們的工人,所以遭遇到不好的對待也正常不過」,而此舉嚴重剝削外傭人權。她出力爭取要求入境處取消外傭強制留宿,讓外傭可自主選擇居住環境,減低被剝削機會。而作為僱主,她亦表示願意額外支付外傭的租金津貼。同時,她希望政府能立例監察外傭的居住環境及工作情況,希望視外傭為工人而對她們盡情剝削的文化風氣不要延續下去。

P7117216
僱主Doris Lee 力撐取消外傭強制留宿制度。

註*:入境處規定,2004年後聘任的外傭,一律不容許在外住宿。2004年之前,只要得外傭與僱主間的同意,外傭才可以在外留宿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