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鄭偉謙

《工人文藝》執行編輯,屯門樂活書緣打雜。 苦難的過去,彰顯歷史的沉重與當下的珍貴,痛苦的抉擇與糾結的回憶,傳遞給人沉穩的力量和頑強的勇氣。於是,一種勇敢面對未來艱險的鬥志油然而生。 先祖三代,由19世紀中期,是自廣東新會到三藩市的定居華僑,一直到父親一代移居香港。 畢業於嶺南大學及城市大學 , 註冊社會工作者,店員,詩人,輔導治療師,書迷,愛好中國文化,終身抱現象學式態度的哲學研究者,不能養狗的狗迷,經常抱著社會主義的盼望,但絕不是史達林主義者。 樂活,讀本,人生。 網誌

規劃

大坑西邨:發展方案出台,居民權利成疑

大坑西邨:發展方案出台,居民權利成疑
廣告

廣告

圖:維基百科

「在2010年,政府宣布超過四十多年歷史的大坑西新邨,將會重建及發展成為「綜合發展區」,然而,與此同時,大坑西新邨在要求政府在就發展的同時兼顧居民的需要,於深水埗作原區安置的時候,卻表示被動,而且不負責任的態度。本文會簡單報道有關的來龍去脈。並且反映大坑西新邨居民的訴求。」

背景 : 基本問題出在那裡?

事實上,大部份居民覺得大坑西新邨已有近50年樓齡, 設施殘舊,雖然基本設施尚可,並有管理服務,但是隨著居住人口年齡結構的老齡化,加上日久失修,欠缺無障礙設施如開闊可令輪椅通行的斜路及升降機。年邁的長者及長期病患者需要踏上數層的舊式樓梯,而且樓梯也因為老化,有些地方出現陷落,使本身不良於行的人士更添麻煩。大部份居民都支持大坑東邨重建,但條件是,在優化的同時,要求繼續租予低收入人士,然而,因為政府的意欲是使之成為「綜合發展區」,因此居民擔心他們未必可以得到原區安置的待遇。

大坑西新邨的發展,是1953年石硤尾大火發生後,政府在1961年以特惠地價批出該幅土地,予香港平民屋宇有限公司而展開的, 興建現時的大坑西新邨,以安置當年 受大坑西徙置區清拆計劃影響的租戶。當時的大坑西徙置區及週遭區域中,有一些是石硤尾大火徙置居民,有一些本是自住的私有物業,因為仍然向發展商供樓的關係,因此當時在規劃大坑西新邨的時候,他們可以「以租代供」的方式,遷移至當時新落成的大坑西新邨。

政府當年以特惠地價批出一幅土地予予香港平民屋宇有限公司,政府最初在大坑西邨的批地條款中,土地用途為住宅用地。同時,政府要求公司將單位出租予低收入人士,但同時亦賦予該公司管理和出租有關單位的全部權力 。平民屋宇有限公司董事包括東亞銀行主席李國寶、前教育統籌局局長李國章等。

前立法會議員張永森曾於1999年的立法會會議上,就如何監察該公司運作提出質詢,提出 1) 政府如何監察該公司落實及執行有關批地條件,2) 鑑於大坑西邨的性質跟香港房屋委員會及香港房屋協會轄下的出租公屋相似,當局有否考慮引入機制監察該屋邨的管理。但當 時的房屋局局長黃星華直言,政府沒有權力另行設立機制,監管該公司的運作情況 。

黃星華稱:「該公司的董事局獲賦予管理和出租有關單位的全部權力,政府沒有權另行設立機制,監管該公司的運作情況。根據該公司提供的資料,目前該公司收取的租金,與香港房屋委員會和香港房屋協會管理的公共屋邨的租金相若。」《一九九九年六月九日(星期三)立法會第二十題:大坑西邨管理機構提高透明度及問責性

因此,該業權及管理屬於私人房屋,因此理論上,這些低收入人士「擁有」其所居住的物業。在2010年,政府宣布超過四十多年歷史的大坑西新邨,將會重建及發展成為「綜合發展區」的時候,這些低收入人士因為「擁有」業權,他們並沒有資格申請公屋。

去年8月31日,一眾的立法會議員與大坑西邨居民權益關注組,與立法會申訴部會面,要求政府儘快落實調遷,以及交代大坑西邨未來規劃發展詳情。政府應該依照「特事特辦」的方式,安置受發展項目影響的大坑西邨居民。並且需要交代,政府最初在大坑西邨的批地條款中,土地用途為住宅用地有否年期限制 ? 政府是否可以改變土地用途為「綜合發展用地(區)」?

關注組收到立法會申訴部的回覆信,信中稱,有關安置大坑西邨居民的事宜,因為公屋輪侯冊上申請人數眾多,不會就大坑西邨特殊情況作出特殊的調遷安排。

房屋署只能就一些有特別需要的居民,例如身體有障礙者,或者是特殊病患等,為他們處理「恩恤安置」的安排。而其餘的居民則要依據公屋輪侯的制度申請公屋。唯很多居民,在上述的理由下,已經失去申請公屋輪侯的資格。致使可以申請,也可能趕不上在大坑西邨拆卸再發展的時候,可以獲配公屋,反而要容忍市值昂貴的租金。

土地用途 : 綜合發展區?

另外在土地用途方面,事實上早在2010年6月,城規會就修訂石硤尾分區計劃大綱草圖,包括將大坑西新邨由住宅(甲類)改為綜合發展用地(區),以及在規劃區部分用地加入高度限制等進行諮詢,但政府未有交代該土地用途為住宅用地是否只有50年的年期限制,在50年後政府是否就可以改變土地用途的初衷呢? 另外,有居民擔心改變土地用途,發展商會側重商業發展部分。而非可以讓居民遷回發展後的大坑西邨。

跟據綜合發展區(Comprehensive Development Area)的定義 :「作為土地規劃發展區域的類型,是促使市區重建及再發展土地用途。綜合發展區與其他地帶的差異在於,「綜合發展區」範圍規定土地必須完整發展,盡用該土地的潛在價值。即是發展最貴重的建築物,例如豪宅、商場及摩天大廈等。」(The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因此,有居民擔心發展商會側重商業發展部分,是非常合理的。

調遷,政府的責任?

在今年3月的立法會申訴部回覆信中,政府表示,他的角色在於「協助」平民屋宇有限公司在未來的規劃。而前提是平民屋宇有限公司與不同持份者及居民商討後,政府才會作出介入。政府事實上是處於被動的一方。因為「綜合發展區」發展成廉租房屋的可能很低,因此,受重建影響的居民極有可能要遷移。問題是,政府會否可以因為大坑西邨的特別情況,作特別的安排?

然而,政府就有關安置大坑西邨居民的事宜,稱其因為公屋輪侯冊上申請人數眾多,不會就大坑西邨特殊情況作出特殊的調遷安排。更不用提及原區安置了。而深水涉在將來的五年,會有近11000個房屋單位落成,在2013年,更率先有5000個單位推出。政府難道沒有責任加快處理受影響的居民嗎?政府事實上是不願意負擔任何責任。

政府更稱,如果有迫切需要的居民,如傷健人士,長期病患及家庭問題者,可以申請透過社會福利署的社會工作者轉介,申請「體恤安置」入往公屋,但據了解,社會福利署每年只是處理2000-3000配額,大坑西邨居民有接近4000人,而且配額是全港性的,政府的建議根本不合符實際。

另外,今年4月尾,政府宣佈白田邨的重建方案,並且讓受重建影響的居民得到原區安置。可以讓他們優先配得石峽尾的新建公屋。消息在大坑西居民中間,引起了討論。他們認為,政府應該要一視同仁,對發展及重建影響的大坑西邨居民作出同樣待遇。而且,大坑西邨的老化問題甚至比白田邨更為嚴重,因為政府沒有權另行設立機制,監管平民屋宇有限公司的運作情況。因此,大坑西邨的維修保養並不能與公屋設施看齊,重建,優化或是遷徙至新的單位,絕對比同區的公屋更為急切。

因此,在此再次說明,政府對於大坑西邨發展而受影響的市民是有絕對責任,而且必須採取主動積極的一方,並且必須積極的向平民屋宇有限公司施加壓力,而不可以「政府沒有權另行設立機制監管公司決定」,將4000多名居民的利益付之高閣,因為居民在此事上面,相對於平民屋宇有限公司大發展商,是處於極為弱勢的一方。另外,平民屋宇有限公司有不可逃避的責任,他們必須提供一個重建安置的計劃,並且必須有清晰的時間表,路線圖及詳細的計劃細節,政府的角色不可以再停留在協調者,在這種情況下,就必須擔當積極的再分配角色。而在政府將來考慮重建及更改土地用途方面,必須更謹慎的介入與發展商的博弈中,而且必須讓處於弱勢的市民有更大的民主參與及策劃權。

文:鄭偉謙

題為編輯所改,原文編題為《大坑西邨發展方案出台了,大坑西邨居民權利卻仍遙遙無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