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小圈子選舉——泛民參與不參與?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唐英年僭建風波令特首選舉重新成為港人的熱門話題,泛民主派候選人、民主黨主席何俊仁雖然已正式報名參選,然對特首選舉所帶來的選舉暫且有限。「泛民的特首選舉路線分歧」是華人民主書院第一次網上辯論直播,兩位嘉賓何俊仁和陶君行都是華人民主書院的董事,但兩者對下月的小圈子特首選舉取態南轅北轍。何俊仁決定參選,突顯選舉的不公義,而陶君行則堅持杯葛。兩者目的大致相同,但路線分歧頗大。

何俊仁表示要把握每一個機會爭取民主。由司徒華過往推動的民主運動,到梁家傑2007年選特首都有同樣訴求。他不認為這次參選是把小圈子選舉的制度合理化,因為他參選並没有令人民的民主訴求減低。這次選舉他不介意有其他人如陶君行等抗議,因為他覺得大家都在爭取同樣的訴求,只是他覺得有必要走入制度裡面把它打倒。另一邊廂,陶君行認為利用這個選舉平台是損害了民主運動。即使嬴輸對北京都無影響, 因為參選人根本不能走入大眾,不能變革,只會把不公義的制度合理化。他表示正因為2002年没有人挑戰董建華,至2003年一直積聚的民怨便在七一爆發。陶君行認為泛民主派連立法會功能組別都不應參與。

何俊仁不同意陶的說法,何反駁說民主黨、民協和工黨都全力推動普選,但均有參加功能組別,在體制內推動普選。何反問若果這樣做都不妥當,難道連立法會都不應選?他續說內地的人大選舉即使没任何選舉活動,都有大量獨立候選人參與,這和他們現在的行動没有分別。陶君行則認為,民意是受運動領袖的行動影響,而現時的爭取民主的運動便只剩下六四和七一這兩個「春秋二祭」。何俊仁認為,民主運動要得到主流支持,不要脫離人民的主流思想。何表示泛民主派在多個分組界別的選舉勝出,証明市民並無因為他參與小圈子選舉而有更大的無力感。陶君行則認為市民只會覺得連何俊仁這個民主派領袖也向建制妥協,這樣的結果便正中北京下懷。

在分析今次特首選舉上,何及陶均認為選票在北京手中,要視乎北京如何操控梁唐之爭。但其實北京一直都在演戲,讓香港人覺得兩者的角力就代表這是場有競爭的選舉。

談到特首辯論的成效,陶君行表示2007年梁家傑和曾蔭權的特首辯論,他只記得小班教學和曾蔭權「玩鋪勁」的言論。何俊仁認為今次他的情況和上次梁家傑參選的情況不同,今次多了梁振英這頭「狼」。他本想專注於抗議和挑戰的行動而少講政綱,但這策略卻感到十分困難,因為他覺到有市民還是期望聽到政綱,故此他要從中平衡。陶君行依然覺得人民的抗議力量才是最關鍵。北京就是害怕人民上街,也害怕人民會思考現時香港制度上的矛盾。陶覺得香港人和泛民主派缺乏熱誠,没有踏前一步思考問題,泛民主派和市民之間又缺乏互動,没有組識活動帶領群眾,也没有和市民對話,結果就是香港人没有充權的決心。若果現今的制度持續運行下去,港人便會不知所措。何俊仁認為,香港人是要受壓逼才會走出來。所以他並不否定民間運動的價值和這些運動帶來的成效。春秋二祭的實力一定要保留,但他強調民主派二十年來也擧行過無數群眾活動,數量和歴時之久是史上未見的。

辯論的其中一個問題當然離不開為甚麼何俊仁兩年前不參加五區公投,到後來又支持政改方案。何俊仁和以往的說法一樣,表示要寸土必爭。五區公投時必須慎重考慮,如果再輸兩席,便少了爭取民主的力量。

至於今次參加特首小圈子選舉又驘了甚麼?何俊仁只回答他一定不會輸,因為根本没有東西可以輸。陶君行當然不認同不輸的情況下便是驘這個道理。

編輯:黃俊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