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小小說:得獎的是…

廣告

廣告

老曾把電話丟在沙發上,怒氣沖沖的跑進廚房,暴喝一聲:「Mary!」

站在冰箱前的Mary放下手中菜籃,轉身答道:「老闆,有甚麼事情嗎?」

老曾指着Mary,大聲說道:「剛才我接到一個電話,說是甚麼外傭協會下星期日要頒獎給你。你說,這是甚麼意思?」

「哈!太好了!這是外傭協會一年一度的『十大最佳外傭選舉』,一定是我獲獎了。」

「好甚麼好?」

「這個獎項要求很高呢!得獎者都是表現優秀的外傭,經資深僱主和專業評審商討,從幾百個候選人中挑出來,是個很高的榮譽啊!」

老曾啐了一口唾沫,罵道:「榮譽個屁?他們說要上門訪問,還要來拍攝工作片段。你看,這房子髒得要命,盡是一陣酸臭味,多麼丟人!」

Mary說:「不會吧,這裡是小了一點,但感覺很舒服,我很喜歡啊!只要細心打理,這裡會是越來越好的。」

「你懂甚麼?就是你!以前這裡還挺好的,請你來當傭人你便好好幹家務事吧,搞甚麼綠化呢?還把我的舊衣服丟掉?」

「老闆,你不是說要家裡衛生一點、企理一點,好讓朋友來作客都有體面嗎?我便給你種些盆栽,很好呀!你那些舊衣服放一直放在床底下,都發霉發臭還被蟲蛀,我是好心想要家裡整潔才提議丟棄。」

老曾用力拍在桌上,怒不可遏:「好心好心,我就是太好心才給你欺負。這裡是我的家,我才是主人。天下間哪有傭人教主人做事的?還有啊,傭人是好是壞也是我自己的事,哪輪到外人說三道四?還頒個甚麼獎?我警告你,別指望去領這勞什子的獎!」

「這是我應得的獎,我星期天出去幹甚麼你不是也要管吧?」Mary亦氣上心頭,禁不住反詰。

「你這是甚麼態度?我請你工作,給你地方有吃有住,你竟要反……」便在此時電話又響了起來。老曾悶哼一聲,悻悻然走到客廳拿起電話。

「喂?」

「請問是曾先生嗎?」

「有甚麼事?」

「我是外傭協會的義工,剛剛曾致電的。」

「你打來剛好,我要和你說,我的工人服務很差,我不同意她得獎。你們別要再打電話來。」

「喂?喂?曾先生,請別掛線。我再次來電是因為剛才忘了跟你說,你的外傭表現良好,我們相信一定是勞資融洽的緣故,故此亦會給曾先生你頒授一個『最佳外傭僱主大獎』,以表揚曾先生為僱主典範。不知曾先生是否有空下星期日來領獎?」

「呵呵,雖然我不愛出風頭,看在你們的誠意份上便來一趟吧!我可不是要自誇,可我老曾一向以誠待人,你們倒也聽聞……」

**********

有人總是說「這是本國內政,不容別國干涉」,堅決不准他人頒獎給自己的國民。此當然,崛起大國給自己搞得一塌糊塗,人民愛之深責之切,卻剛好刺中隱蔽瘡疤,哪會不老羞成怒?人家要來頒獎,把大國的政治犯抬到與曼德拉、昂山素姬一樣的高度,豈不是摑了大國一巴掌,暗貶大國的行徑和種族隔離國以及不民主暴政一樣?唯有搬出似是而非的道理,反指對方把獎頒給罪犯有違獎項原意。這種心態,一如以往富人養奴才,只管頤氣指使刻薄對待,也不准旁人可憐下人吃不飽穿不暖。今日的政府,是要承上千年的文化,把人民當作傭人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