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小政府,大陸客,和諧人

小政府,大陸客,和諧人
廣告

廣告

反智的和諧文化

香港人最喜愛和諧。

任何時候,有任何人,為任何事在社會上高調發聲,提出訴求,那怕他們有沒有行動,都會有另一群通常受過教育的人出來指責他們,說他們破壞「和諧」,呼籲他們和平理性。

「你不和諧,句號。」

在他們的評論當中,你不會找到補充,不會找到解決眼前的問題的提議。他們就是這樣停下來,彷彿他們的沈默就是參與公民社會的方式。

但明顯地,這些人只是選擇性地沈默,他們當看到有人發聲,就會抑壓那些聲音,說他們不和諧,但是沒想到他們用的方法,卻是他們攻擊的目標--去批評,高調地利用大眾傳播媒介反對。這真是相當地諷刺,是自相矛盾而不自知。

他們可能受的教育當中,在他們老師身上學會,「不和是不對的,互相指罵是不對的」。所以他們的真正目標,不是錯誤的政治理念,不是不公現象,不是不任何實質的東西,而是人的姿態:你不符合我預設的姿態,我就必向你口誅筆伐。

幾乎可以肯定,如果蝗蟲論不出,沒有香港人高調控訴,他們絶對會是中港矛盾中的「花生友」,旁觀者,因為從頭到尾他們的口舌都只為他們自己的和諧教條服務,而非公義和公平。說其他人歧視,不包容,自己其實是最不能忍受多元性的一群。

我想問,為什麼和諧就是好?難道他們不知道中國之所以可以脫離帝制,是因為一場不和諧的革命?和諧不可能是絶對的價值。真正的和諧是基於共識和溝通而非呼籲和壓抑。但恐怕在沒有民主的香港這是十分困難的事。

偽理性

反對一種憤怒的情緒是不理性的行為,因為憤怒是非理性的本能,甚至可說是行為的動機,不能說一個人憤怒他就是錯的。兩個學生為某事爭吵,老師應找出兩位都可以接受的安排,協助他們檢討,還是因為他們憤怒而處罰他們?

誠然,社會上有許多不理性的聲音,蝗蟲廣告也有誤導成份。但理性不等於冷靜和和諧。理性是指講理,相方提出論據,得出結論,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而不是不說話,等「船到橋頭自然直」!

死忠於「一定要和諧」的教條,是理性的行為嗎?對話不代表一定可以解決問題,但不提出、針對問題,就只能望天打卦。

香港人不是現代的大陸人的子孫

在這些「和諧人」的論述當中,常聽見「因為我們的先輩是大陸人,我們就要接受大陸人」這種說話。但是,唏,我們的祖先是非洲人,這代表我們要接受非洲人大流量來港嗎?這種不知所謂的偽理性究竟要持續到何時?

大陸暴發戶大批來港買樓,遲早香港人恐怕要在香港的土地上租大陸人的樓來住了。如果你認為這是中港一家親,我就要質疑你的智商是否正常。

為什麼為了他人的利益,就是正義,為了保護自己的利益,即使不損害他人,就一定是罪惡?政府如果不保障本地人的利益,反而為了外地人而損害本地人的利益,它還是否我們的政府?它是為了誰服務?香港人還是大陸人?

不文明就是不文明

有人把部份大陸人的不文明--在街上拉屎撒尿,在港鐵吃東西還罵其他乘客,恃有錢要求在醫院打尖等等等等等--解讀成「文化差異」,企圖淡化事件的嚴重性。但如果主角是香港人,這些人還會將之稱作「文化差異」嗎?可見這種說法十分偏頗。

退一萬步說,即使是文化差異,就必須絶對地接受嗎?花千言萬語著墨於人的背景,不能接受的事會變成可以接受嗎?如果你知道希特勒、東條英機小時受虐待,他們在二戰的行為是否可以接受?

不文明,就是不文明。如果只針對事而不對人,這應很容易理解。

盲目地和諧,是愚昧可憎的態度;盲目地自我犧牲,是自毁的行為;接受不文明,是文明倒退的現象。我們要保持理性,但也不可以束手就擒等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