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正言匯社

我們相信,人的權利不應因身份地位而改變,這是對社會公義的追求,也是人的價值的根源。透過匯聚眾人的力量,堅持以正義為原則,我們可為弱勢社群充權,重塑一個人文關懷的社會。 網誌

性別

張超雄:永遠的照顧者

廣告

廣告

《星島日報》一家之言 2011年3月9日
張超雄 正言匯社社長/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

昨天是三八婦女節。每逢這個日子,我們都會問:香港男女平等嗎?性別歧視條例早於1996年實施,同年平等機會委員會成立,保障市民不會因為性別、家庭崗位及殘疾而備受歧視。回歸後,特區政府成立婦女事務委員會,專責就婦女事務的宏觀策略提出建議,確保婦女可盡展所長。

有了法律保障,更有獨立的法定機構執行法例和推動兩性平等,加上協助制訂政策的官方諮詢架構,香港婦女似乎已有很大保護,但事實不然。翻查婦女事務委員會網頁的最新數據,你會有以下發現:男女收入及職位仍很不平等,女性仍要擔起照顧者的角色。

雖然過去十多年女性入讀大學比例(約54%)一直比男性(約46%)高,但她們在高級職位的比例卻遠較男性低。例如經理及行政級人員的男女比例是71%對29%、專業是62%對38%、醫生是72%對28%,而文員卻是27%對73%。在本港的八大院校,高級教學人員的男女比例是86%對14%,但非教學人員則是43%對57%。

至於收入方面,男女中位數分別為一萬二千及一萬元。在相同教育水平下,男女收入不平等則更明顯:同樣是專上研究生,男女收入中位數是三萬六千對三萬元、大學學位是兩萬五千對兩萬元、小學程度是九千對五千六百元。無論哪個教育水平,男女收入都有顯著差異。

男女的勞動人口參與率當然存在很大分別,男性達69.7%,女性則只有49.7%。在女性佔最大比例(六成)的社區、社會及個人服務業,男女中位入息為一萬五千及一萬,相距達到五成。至於女性離開勞動市場的原因主要是料理家務,但男性則主要因為年老退休。在無酬的家務及照料家人的工作上,男女的分擔比例是一比三。很多女性顯然因須照顧家庭而放棄事業。女性是我們社會的主要照顧者。

香港婦女中心協會昨天發表一份照顧者生活狀況調查報告,發現九成以上照顧者為女性,她們主要照顧兒童、長者及殘疾人士,平均每星期花上46.8小時,大部份感到壓力沉重,這些壓力包括經濟負擔、缺乏私人時間、難以處理被照顧者的情緒及行為問題,以及身體勞損等。

統計處第38號報告書顯示,香港有12萬殘疾人士及12萬長期病患者需要別人經常照顧,而八成以上的照顧者都與被照顧者同住。若這廿多萬的照顧者放棄照料家人,政府可能要提供同樣數量的宿位及長期護理服務,才能解決這個問題。但調查指出,五成半照顧者從來沒有使用過任何社區服務。她們默默地獨自承擔照顧家人的責任。這是否只是個人的不幸?

昨天婦女中心協會選擇了中環遮打花園作為發佈調查結果的地點,現場有百多位「師奶」,她們都是照顧者;主婦聯盟的成員更穿起圍裙,造型與現場冰冷但威武的摩天大厦顯得格格不入。但回頭一想,在這些高貴大理石辦公室裡的成功人士背後,是否都有一些照顧者在養育和扶持他們?甚至一旦出現人生必經的生老病死,是否也仰賴這些照顧者不離不棄地緊守崗位,我們的繁榮才可持續?

很多先進國家早有政策認許照顧者的工作,例如為她們提供津貼,免卻她們受貧窮之苦,更會協助她們尋找一些喘息機會。例如英國有照顧者補助金,美國亦有家居支援,評估受照顧者每月所須的照顧時間,然後按鐘數提供資助。這些措施的支出未必很大,卻可幫助一些最有需要的人。至少,比亂派六千元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