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周諾恆 jaco

社民連內務副主席 網誌

社運

從今日的支聯會,想起我們的從前

廣告

廣告

當然不是說,支記像以前的我們(註:指 FM101 / 「自發網民」),以致老衲又在遙想當年。

話說,早前收到風,說支記今年不再讓人在天后擺檔。不過,那屬內幕消息,所以心雖扯火也沒公開屌柒。

今天,就見到黃華興掟出以下 status:「支聯會决議,一反過去廾多年六四燭光晚會維園天后及銅鑼灣出口附近場地,容許社運政團擺檔宣傳人權民運訊息的慣例,竟然以參加者出入安全為由,禁止社運政團於維園天后出口場地擺檔!實在令人憤怒!」

Li Yiu Kee 在另一人的 status 如是回應:「團體有自己的自主,但面對龐大的人流係出入口,市民近年的聲音係多左好多。平衡兩者,團體可以係出入口以外的地方繼續擺賣,例如,長毛年年都係記利佐治街擺檔。」

我則在自己share 的link 說:「fm101-HK 擺檔,從來不需任何人批准。如果有其他人想叫我地借歪D,歡迎同我地講,乜都有商量,如果我地發現自己阻到人,自然會相讓。(同某D本身好有資源 OR 我地睇唔順眼的人爭客就梗係另計)如果係主辦單位 OR 警察走埋黎呀支呀左,「sorry,fuck off la you。」

在接受蘋果記者電話訪問時,我說:「佢地話阻到人流,咁人地團體做左成年野,要籌集經費去做下一年既工作,我相信參與既人都會體諒。正等如無人會話六四晚會阻住打波。使用空間或者造成阻礙,都係要睇返理由同埋需要去攞個平衡」

蘋果報導: 「往年六四集會,社運團體如FM101分別在天后及銅鑼灣入口設籌款攤位。成員周諾恆不認同取消天后入口攤位,相信支聯會能體諒團體一年一度的籌款需要,「驚太逼都只係一年一次,人流安排都要平衡各方需要,團體需要資金,去做下一年嘅工作」。」

2010年,FM101行動組之前身 - 所謂的「自發網民」,不忿一年一度的六四遊行,形式上總是行完就算,內容上淨係嗌平反,於是憤而搞局,沿途不斷對遊行隊伍呼籲,去中聯辦砌返鑊。

到了政總山下,我們停下嗌咪,叫人去中聯辦,也說之後的路,沒有申請,但既然不滿中共屠殺人民,我們不要害怕,去找中聯辦算帳。雖然,怎麼樣算,算甚麼帳,根本就說不出來。但叫著叫著,竟有近二百人,準備和我們一起,不理天高地厚地輕狂一次。

於是,我們就唱著國際歌,唱著哨子,一路不理警察阻攔,直往中聯辦進發。

到了目的地,也沒甚麼好做,就是叫中共找人出來道歉,而警察也理所當然地做其攔路犬的工作。於是,又一次衝搶鐵馬,而部份朋友就快到無倫地繞到另一邊衝。結果鐵馬陣是衝散了一部份,也霸了佢正門條馬路,但警察也大量增援,把大閘圍得潑水不進。

正無計可施,又唔願走之時,現場的人開始既無奈又不耐煩。恰好收到電話,指警察正在時代廣場搶支記的民主女神像,於是便有了下台階,眾人立即上的士衝去銅鑼灣。未下車,見工人已往搬民女上貨車。大家有不需言傳的默契,幾架的士同時撲出一班喪狗,警察見狀大驚,kool 頸 kick 腳地嘗試把我們按倒,但沒被抓著的人都知道倒地的同志會寧願他們繼續衝而不是回首相扶。

民女還是被搬了上車。於是衝擊的目標便轉到貸車。一時間,組人鏈訓地者有之,衝向車底阻止前進者有之,繞路嘗試在頭攔南者有之,可惜寡不敵眾,一一被警察捉開。

而這兩件事,傳媒當然沒有太多報導,而支記也不曾談及。

又有一次,是2009年10.1,支記吹雞遊行去中聯辦,四五/阿毛/lsd 又因棺材而被警察攔著,不讓他們去大閘,嘈了一陣,支記,fair 地講是有少量人員留下,但大佬們就拉大隊去時代廣場進行晚上的悼念活動,留下四五等人,及不願拋棄被重點打壓的(最起碼在遊行隊伍而言)同伴的人們。我們見此,也決意留下陪伴,並肩作戰。之後我們和其他人一起,又衝到仆街之後,去銅記踩場,質問支記點解要拋低響應他們吹雞的人。而當時在場的人,回應也是,「我地都有人留係嗰度架」。當日警察拘捕了被襲警的陶君行、山青和simon lee 爬上車警頂抗議,之後亦被捕。

那時候,我們還沒找到清晰的政治立場,未有自我定位,說不上甚麼意識形態,也沒甚麼組織性,對行動的想像只有衝,也不懂得行動中所需要顧及的種種。

既然所有人都一定曾經幼稚,
我們如此的幼稚期,
總算沒有枉過。

也願我們日漸成熟之餘,不會失去,這份固執,這份張狂。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