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從學運角度反思罷課

廣告

廣告

論壇
C10 明報 陳浩倫 (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一年級)
2003-11-19

罷課風波
從學運角度反思罷課

編按:嶺南大學學生在罷課事件中,由學生會、系會及宿生會組成了約60人的聯合行動小組,本文作者是成員之一。作者乃現任嶺大文化研究系學生會學術幹事,雖未有參與周日與李國章的會面,但期間一直以電話與會面學生保持聯絡。

我 是這次學運鬥爭其中一員。

在整個抗爭過程中,我盡力與校內同學討論行動方向、理念分析以至學運策略,但同學的回應令我有一種感覺:似乎大家也不想去深化討論,繼而開始教育改革的運動,所以我早已對這場學運深感憂慮,結果一如所料,空有一腔熱誠的的學生,最後被李大局長兩三下花拳繡腿擺平了。

我想現在是時候從學生運動角度檢討一下這次事件了。

首回合學運 缺乏內涵

學生似乎在這件事中一直被左搖右擺的輿論牽?茖哄A甚至摸不清眾多政治謊言背後目的。在研讀過上周多份報刊的輿論後,我有感什麼分擔財赤、共渡時艱也是一派胡言,李國章上場後其實一直深謀遠慮要各中小型大學關門大吉,剩下的便合併成超級大學。

學生摸不?蚍蝳b議題,未能作出反擊,反而在會面過程,被他兩下懷柔手段軟化起來,會後立即鳴金收兵,最後又再被抹黑成為沒有社會承擔的一群,這實令人心痛欲絕。

若大家不能認清教統局與教育政策是學生鬥爭的主要目標,那麼今年不削資,明年不削資,李國章也終有一天再來演多幾場好戲,以達到自己政治目標。為何大家這麼容易放過他

領袖們對學運的立場不夠堅定,甚至可以說連他們罷課的立場也站不住。當學生領袖們被傳媒問及他們對反削資以外有何高見時,一聲「不知道」或「暫時未有意見」,早令大眾對學生更加反感。

即使今次大專界「反削資罷課」行動成功阻止政府削減教育經費,對政府的運作有何深層的改變?大學撥款的程序是黑箱作業的,每次均由政府要員與八大校長密會,之後向學生作出簡單的通知。陳坤耀校長說學校是屬於我們的,那麼誰是學校的主人翁?為何政策可以在沒有民意基礎的情況下,強加於學生?

我相信「資源不應削,制度需要改」,學生未能叫出訴求,反映了首回合的學運鬥爭,其實是缺乏內涵的,試問一個大眾不關心的議題,怎樣得到社會輿論支持?

我近期翻閱了不少有關於這次學潮的社評,當中不乏抹黑學生的言論,這不足為奇。可惜,在我案上一堆厚厚的社評之中,沒有多少是學生領袖的回應,反而有同學受到抹黑言論的影響,沒有細心思索,便反過來攻擊學運領袖是浪費資源的罪魁禍首,這點我最失望。

回想上一代的學運,文字媒體是他們與政府角力及爭取大眾支持的主要戰線,我曾翻閱過去學生運動刊物,對於政府的批評與抹黑,學生團體都會迅速及大篇幅地作出回應,並把個別的社會抗爭指向更大的社會及政治問題。可惜在這次學運中,學生在這戰場上一直處於劣勢,詮釋權大多被政府壟斷,學生也節節敗退。

政府壟斷詮釋權 學生節節敗退

然而,首戰失利不代表學運已告失敗,相反是長期抗爭的序幕。這次學生領袖們勇敢的表現實在值得嘉許,但另一方面,他們強差人意的回應卻反映大學生眼光不夠廣闊,沒有把削資風波所浮現的問題深入分析,才會墮入不少陰險的政治陷阱之中,不能自拔。

所謂「知恥近乎勇」,相信反對削減教育撥款的角力將會是一場漫長的戰役,希望各位同學及市民可以仔細思考今次事件給香港社會的啟示。

文章編號: 200311190040219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