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性別

忘記他是她x是他也是你和我──電影《女朋友,男朋友》

廣告

廣告

我說我去看《女朋友,男朋友》的時候,有朋友一臉不屑的看著我,說這樣的愛情片沒營養。也許,那個標題真的有甜蜜得過份之嫌,然而它在甜蜜當中混和了成長的甘苦和青澀。劇情開展於戒嚴的年代,拼出一點點呼吸的空間,爭取大人眼中的反叛,他們心裡的自由。這一群年青人或許糜爛,或許瘋狂。在近日學生運動和本土意識抬頭的香港,看起來份外帶點這麼遠、那麼近的感覺。在不一樣時空下的我們,卻有著共同對自由的追求和赤誠。楊雅喆延續了《藍色大門》的主題,深刻的探問著性別身份的議題。自由,不光是社會整體的多元兼容,也不只於跨越性別的框架,更是「真我」在現實中的討價還價。

電影中人物不多,主要三個:林美寶、王心仁、陳忠良。兩男一女的設定,加上林美寶強悍的性格,很有《盛夏光年》的影子。同樣是張孝全的演出,同樣是糾結於雙性戀愛的關係之中。混亂,就跟時局一樣。他們仨走過火紅的野百合年代,喊過自由,追逐過民主。來到了而立之年,結婚的結婚,成家的成家。當年的輕狂,長大後都被現實馴養得很好。

忘記他是她

從小鎮走到城市,從學校走向社會,三人之間的感情總是帶點「友達以上」的曖昧。王心仁喜歡過林美寶,美寶愛的是陳忠良,陳忠良卻默默守護著同性友人—王心仁。好一個三角,那麼平衡,那麼完整。《女朋友,男朋友》大概就是扼要地形容了他們之間,超越友誼,跨越性別的關係。女朋友也好,男朋友也好,電影的結局有像日劇Last Friends。孩子不是跟著親生的爸,而是由愛媽媽的人照顧。彷彿是說,「友誼長存」的意義在性別之上。只要是人,就有愛人的力量。無論男女,也不管名份,人類都同樣有給予的能力。突破男女、同性異性等等的框架,人才能獲得自由。

是他也是你和我

書寫於台灣從戒嚴走到開放的三十年,為個人性別、情欲的掙扎過渡到扣問自由架起了橋樑。對於自我的堅持,在現實的洗刷下,一點一滴的瓦解。很愛美寶的王心仁,卻因為種種考慮而娶了院長女兒為妻。有老婆、有孩子、有事業,是多少人夢想的幸福指標。王心仁看似是他們三個之中,唯一「重回正道」的人。只有林美寶跟陳忠良一樣的執著,以小三的狀態,一直徘徊於邊緣上,堅持他們相信的所謂「自己」。許神龍是很重要的配角,透過他跟同性愛人好誇張的婚禮,泡泡浴的場景,酒池肉林的氣氛。夢幻、瘋狂,一點都不委屈。在發佈會上,還對王心仁搶白一句:「看到你過得這麼不好,我也就放心了」,一如他的角色,不需轉彎抹角。穿插在虛偽的他們仨,許神龍是那對自己最真誠的人。娶了院長女兒為妻的王心仁,卻是最世故的一位。事業和家庭,都成了他的羈絆。面對心愛的林美寶,也因為名不正、言不順而無法舒坦,最終只有彼此傷害。當日喊過的自由,最終也不得不在現實下妥協。

民主、自由,這些大題目,放到電影院去,不光被視為太政治,觀眾也恐怕吃不下。楊雅喆以年青男女,成長過程的自我探索和發現,平衡社會發展的軌跡,藉著可口的青春故事,摻進了文化研究的性別身份和社會個人互動的思考在裡面。自問沒有完全能把《女朋友,男朋友》看懂,但我相信「作者已死」,從我的眼睛看,找到了它於我心上,獨一無二的解讀,也就是最美好而自由的事。

(本文同步發表於吉暝水之部落格:http://movingfromhere2there.blogspot.hk/2012/09/x.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