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性醜聞的種種

廣告

廣告

記得當初入大學住宿舍時,與宿舍裡的其他大仙交談,問及他們在宿舍的生存之道,很多人都答曰「低調」。

愚以為,任亮憲事件,徵結源由在此二字。

「形象」是虛幻的嗎?

老實說,任先生有沒有犯罪,有沒有犯下強姦非禮的罪行,既非調查當局,更非局內證人的我們確實沒有任何置喙之地,於是大眾就只能以傳媒提供的「資料」作為框架,而自有個別的想法。要人不留意任先生的這個事件,或者高聲疾呼要將事件與他的政治生命割裂開,是天真的想法。理論上說得如何動聽也好,實際上政治人物、公眾人物,或者說任何一個在群體中互有關聯的個體,其形象也是實質的一部分。小至大學學系、宿舍的群體,大至社會國家,當中的每一個成員也有其個人形象,而這個形象正是建構個人的一個實質部分。當一個個體在群體中愈受注目,其個人形象的管理便愈發重要,主要因為當受注目程度越高,形象的任何微小變動也會更加顯眼,同時留意的人愈多,解讀的方法便愈多,從而令信息混雜,甚至三人成虎。

形象是重要的,群體的解讀也必然是龐雜的。近日有好些人士振臂高呼,指不應將焦點放在「形象」之上,說形象全然是虛無的一種想像的集成,這是忽視了形象的根本,也是來自一人之言行,或處理問題的應對方法。持「形象無用」論的人,不是天真,就是白痴,高談闊論,卻只是虛無縹緲拔地而談。

人對人的判斷,無可避免要無助「外物」,因此政治人物要符合大眾社會的一些形象期望,那是人性自然。要求每個公民都要了解政治人物洋洋灑灑的政治理念,源由,知識根基,是荒唐,也是不切實際的想法,理論聽來很動聽,實際上是不諳世務。因此問曰:推崇從政者要變成這種「說白了最好就是已婚、高學歷、專業背景、收入穩定、有子女、無不良嚐好、與家人尤其是妻子感情穩定、供養父母」的人版,又對大眾利益有什麼好處?好處就是大眾接受這樣的人。古今中外,講求的也是「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一己不修,能為群眾帶來信心的領袖,有,但不多。要令政治人物更容易取信於人,自然要符合大眾的期望,而「信心」這回事建基的不一定是所謂理性的衡量(再說,「理性」的衡量又有多理性?)。因此即如美國總統,也是「已婚、高學歷、專業背景、收入穩定、有子女、無不良嚐好、與家人尤其是妻子感情穩定」(因此這情形古今中外皆然,所謂中國人民智未開論,請休矣!)。群眾偏好選取以上的背景,因為以上的背景代表了社會普遍認為負責任的人生。

因此一味將形象打成「排除棱角的社會化過程」,不是是一種搬弄高深詞彙自鳴清高然而卻不切實際的鏡花水月而已。

文心雕龍有言:心生而言立,言立而文明,自然之道也。傍及萬品,動植皆文:龍鳳以藻繪呈端,虎豹以炳蔚凝姿;云霞雕色,有逾畫工之妙;草木賁華,無待錦匠之奇:夫豈外飾,蓋自然耳。

因此「形象」不是與「本質」必然割裂的。議員在議會裡侃侃而談,本質當然是希望討論清楚問題,但是當這個「談」流於官樣文章,搬弄概念時,某些議員以直接的俗語發言,就成了破除空廢言詞的武器了。而即如其他的「形象」,其實也可用「自然」去解釋,去尋求本質。

現實的道德判斷

不管你願意不願意,人的本性就是會作道德的判斷,形象於公眾人物之重要是不言而喻的。要求群體不作任何個人喜惡地判斷,是要求人成為機械人,毫無意義。

不過,道德判斷很容易流於完全否定一個人之價值和人格,這在公眾人物、政治人物中尤其普遍,這卻不一定是可取的行為。放諸其他範疇,如文學、音樂、藝術,以至於醫生、律師、會計等專業,一個人的私德未必與他專屬的領域成就有關,能寫出好作品,奏出好音樂的人,私德可能一塌糊塗,一個喜歡「尋花問柳」的醫生或律師私生活與工作也未免有必然關係。

相對的,一個人如果在鎂光燈的照射下成了公眾關心的人物,那麼不管他原本的身份是甚麼,他的形象也成了他至關重要的一環。這確然是很有趣的現象:隨著注意的群眾數目增加,受注目人物的形象便越需要光潔,透明,要求也越高,越僵化。因此也就不難理解,為甚麼特首的一言一行,幾乎說話的標點也給人大作文章,又或者藝人結婚與否也是心肝大事,又再諸如陳冠希或任亮憲有甚麼私德問題,也成了報章的頭條。

書本越多越要好好管理,房間越大越需要整理妥當,群體社會亦復如是,這是一個客觀的現象。

於我而言,首先我不認為任亮憲會在他人明確表示不同意仍然硬來,其次我也不相信任先生隱瞞婚姻狀況而「四處流情/精」,其三我也不認為「四處流情/ 精」有甚麼問題,頂多是代表他的性欲很強而已。試想想,以他的名聲,他很清楚自己是傳媒下的寵兒(其實現在也是),傾慕他的女性不少,他又何必硬來?反而說他認為女性會向他投懷送抱的可能性還大一點。年輕、有辯才(?)、風頭躉、富有、家底好,實在他沒有化身為狼的理由吧。

我看到的,是他太高調,和他的私生活比較混亂而已。當然,你要指責我「只憑一小撮別有用心的傳媒一面之辭」去判斷我也沒辦法,始終傳媒就那幾間,報道就那幾種,就算看遍了也只是「一面之辭」,我也不知怎樣才有兩面三面。

調子高低與形象高低

高調有罪嗎?沒有──如果你有能力、有功績的話。

引獨立媒體網友”ginyeung”所言:「如果任生係一個有公務在身多年、已建立一定誠信o既人(e.g. 克林頓),佢大可以以公務上建立o既誠信去去證明自己『私生活是壞人,公務上是好人』,但係任生似乎冇依o的『往跡(績)』。既冇往跡(績),又要人唔好以私生活問題作佐證,就好似一個衣衫襤褸o既人入去銀行借錢,出示唔到入息證明,又要人唔好因為佢o既「衣衫襤褸」而唔借俾佢,可能嗎?」

更甚者,這個衣衫襤褸的人,一見銀行不肯借錢,就不依不饒,硬指銀行迫害他,合理嗎?

任亮憲的「跑出」,是在城市論壇以直接、尖銳的言辭表達意見,令城市論壇多年來的俗氣一掃而空,本身是一個很好的開端,去創一番政治事業,可惜這是「開端」,而非「業務」本身。及後任亮憲要「倒閣」,卻無法以他的理念去說服人,也無助於調解黨的矛盾(只有加深),更無法去令黨向一個更健康的方向發展。給人看到的,就是一個急於上位的人,務求用各種方法去掃清面前的「障礙」,務使自己大權在握。當然,如果他成功了,可能可以帶領黨邁向更好未來或未可知,但是過程中的投機風險不但賭的是自己,賭的更是整個黨的未來。而事實可證,社民連「倒閣」後元氣大傷,倒派與陶派的裂痕不是幾句門面話敷衍得了的。

因此老實不客氣的說,任亮憲是一個政治投機者,急風浪高的投機手法,在商場也許適用,掃除六合,虎視何雄!金錢是商場唯一的語言,政治圈中的利益是唯一的通則,但這通則是透過人心去表達的,過於急躁,終究行不通。

如果社民連已是執政黨,手上的政治利益也許還可暫時撫平黨內的傷痕,但是在香港的政治環境裡,加入政黨頂多只做一個議員,社民連以一個新生政黨而言又怎可能面對持久的分裂?

各「角色」的反響

因此,對發生在公眾人物身上的事情,「事實」如何不是重點(「事實」是交由法庭去審判的),各方的反應才是決定公眾人物命運的重點所在。

壹傳媒

包括我在內,很多人也許會對壹傳媒旗下的蘋果日報和壹週刊兩種截然不同的取態感到奇怪:蘋果日報彷彿要將任亮憲置諸死地,而壹週刊卻又伸出「友誼之手」,為任平反。

說法有好幾種:蘋果與壹週是互不從屬,或者說兩者根本是各據派系(民主黨轉駄一役可見),又或黎智英先生向不喜社民連(因此蘋果報道社民連的消息,就如文匯大公報道「反對派」消息一樣)(他很喜歡李柱銘和公民黨這些「中產」價值倒是彰彰明甚),因此發炮等等。

我不是局內人,沒有內幕。就我所見,我倒認為這種「兩面派」是傳媒一向的手法。

傳媒靠甚麼生存?消息。相比起老老實實、被動地報道消息,能夠主導消息「發展」,長做長有的「故」,才是真正的大茶飯。當年陳健康事件是低莊的「主導消息」,實際上傳媒也向來有「擠牙膏」式的手法,令消息「長報長有」,我倒認為不停報道雙方的「正反意見」,也有這樣的神效。

因此傳媒眼中,原本就沒有永恆的朋友或敵人,有的只是永恆的消息(因為關乎利益)而已。任亮憲借助傳媒成為了公眾人物,傳媒之前的報道都很正面,確實很容易令人忘乎所以,以為自己是傳媒真心喜愛的寵兒。要拒絕,認清傳媒帶來的光環,極難極難,對於商場出身的任亮憲來說,更難(雖然不想承認,但有朋友問我,敝母校出身的學生是否特別愛出風頭,我想可能也有關係)。喜歡被吹捧,喜歡沉浸在大眾的認同中,喜歡光環,那是人的天性。要在當中看出凶險,實需極大的、塞翁的智慧。

周澄

不要騙我說周澄出來指控任亮憲是「為受害者討公道」了。恕我直言,我認為她的指控要不便是政治誅殺,要不便是因愛成恨。在蘋果日報首先報道,鋪天蓋地的指控之中,多來一腳,說是無心,誰信?

現代社會成人世界,男歡女愛本是常態,即使是周澄自己,感情生活也是一片混亂,也是同樣有一腳幾船的嫌疑。而事實是好些人也其實接受「多角關係」,更美其名名之曰「open relationship」,視之為男女情欲關係的一種「開明取態」。只要男女雙方同意,其實亦無不可(不過我不同意罷了),香港城市裡的男女,抱持這種開放態度的不在少數,在社運人士當中也有部分這樣的人,更會將之形容成打破世俗社會無謂束縳的新形式。

而無論如何,即使任先生有一腳幾船的往績,令周小姐蒙受感情的傷害,也是他們兩人間的事而已,頂多是周小姐如果眼見有其他女士對任先生意亂情迷時出言提醒便了,又何需上報大談特談,還選在那個敏感時間?男歡女愛的道德判斷是很個人的,放在報章上談論,除了滿足讀者的獵奇心理外一無他益,如果道德上的賤男壞女要放到報紙上,那報紙可以另闢一疊賤男壞女版,將名字輪流廣播,相信堪比財經版的股票數目。

周小姐不天真也不傻,也見過不少男人了,尤其是她在夜總會體驗過,應該更加明白男人「咸濕」起來是怎樣的吧?任亮憲對比之下不過小菜一碟而已!

樂其先生與星屑醫生

其實容樂其先生及社民連領導層的處境可以說是相當尷尬的。或如林輝早前所述,社民連的危機處理也很差,令事態發展至今,幾乎撕裂社民連了。又或者社民連領導層經過倒閣一役後,令不出門,致有今日之地。我不清楚社民連,難以置喙。

可是容樂其先生的facebook我是有留意的,我看到的,是容先生似乎將早前倒閣時受到的壓力和對任先生的個人喜惡發洩到facebook上來,而且與人稱星屑醫生的歐陽英傑不時針鋒相對。

不宜,大不宜。

這是一場不平等的「競賽」。星屑醫生一介布衣,而且是一名醫生,嚴格來說不是政治人物,頂多是一個十分有政治立場的專業人士。事實是,在世上──尤其是香港──這是一個很好的「據點」,進可挾專業人士之名攻取政治堡壘,退亦可借專業人士之名獨善其身。因此同樣是在facebook罵戰,同樣是顯得很幼稚無聊,但星屑醫生的身份,決定了他無論怎麼叫囂,也不至於帶來甚麼政治後果,反而可成為蓄積支持力量的行動。

相較之下,同為黨友的容先生身上背負了社民連領導層的身份,一者在facebook上與人對罵顯得十分幼稚小器,二者對處理事件毫無幫助,反而越搞越亂,火上加油。

結語

成為風頭人物,成為風雲人物,聚焦在鎂光燈之下,這種虛榮感和被認同感,人皆有之。但是要看清內裡的凶險,明白沒有永遠的愛,也沒有永遠的恨。每當看到這些人生的低谷故事,總不免想起陳志雲和葉劉淑儀。愛出風頭沒問題,但記緊要掂清楚自己有多少籌碼,多少斤兩,而且意志要堅定,明白只有堅持,才能使人重新振作,重新出發。

「君子和而不同」雖然是中國人的古訓,但現實中多見的不是和而不同的君子,而是同而不和的小人。出了甚麼事,最先的便是take sides, 馬上壁壘分明地分清敵我,要不便是無條件的信,要不便是沒來由的踩,黨同伐異,以至往往越扯越遠,焦點模糊。這不能不說是十分可悲的。

延伸閱讀:

敬覆孔誥烽:馬草泥為何惹起大部份社民連會員的厭惡 - paulymh

社民連的零危機管理 - 林輝

略談性醜聞的週邊 - 拜物小姐

政治人物性醜聞 - 三師會

不是花生 - Kursk

政治人物的性智慧 - Tommyjonk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