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慶祝劉曉波獲取和平獎,為莫須有的罪犯們「飯醉」

廣告

廣告

昨天,是我生平第一次看諾貝爾和平獎的直播。隱若間聽到了劉曉波的挪威腔拼音,第一個反應是怕自己的聽覺被主觀願望扭曲了,不敢即時寫到Twitter上,約30秒後,看到懂多國語言的朋友在推上確認了,我才舒了一口氣,狂發消息。

其實,從昨天下午種種審查的跡象看,已預計有大事件發生。先是在 Twitter 上看到四大入門網站:新浪、騰訊、網易和搜孤的諾貝爾專題被抽走了,然後傳來國新辦下達命令要所有媒體不能報導諾貝兩獎的事情。當我再登入新浪微博,幾乎找不到評論和平獎的訊息,在搜尋器上鍵入「諾貝爾」和「和平獎」都找不到相關的資料。

然而,在結果公佈後,大家都按耐不住了情緒,用盡不同委婉的方法把訊息傳開去。有不少新浪推友說:聽到消息,淚留滿臉;廖偉棠兄則不斷貼出詩文,我最喜歡的一節是:

致一个被囚禁者(116°46′E ,39°92′N) 莫须有的罪也莫须判 他们想把你在每一篇檄文中删除 使你成为真正的莫须有先生。 他们从永定河中捞出空气冻成的白骨 给你做了莫须有的铁窗、莫须有的枷锁, 却没想到你从白骨里蘸墨 画出了梦里人焚烧的春闺余烬。

莫須有的罪犯們

從這些審查的反應,當權者真的怕得要命。外交部說劉曉波是罪犯,給他和平獎是一種「褻瀆」;心水清的網友,很快就指出對上一個在獄中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人是 Carl von Ossietzky,當年他因為反對德國納粹的軍事化統治,被希特拉政權以叛國罪囚禁,最後死在監獄中。去年劉曉波以和平的方法倡議憲政改革,卻以煽動顛覆罪,被囚十一年。

在極權之下,莫須有的罪犯比比皆是:環保份子胡佳、追求地震真相的譚作人、愛滋病青年田喜、維權律師高志晟、爭取生育權的陳光誠、為民主被囚半生的劉賢斌、倡議政治改革的先行者們魏京生等等。

而最荒謬的莫過於把「吃飯慶祝」的民眾視為罪犯。昨晚,最少有廿多個朋友在北京和上海被捉進警察局。北京方面,有王荔蕻、阿爾、許志永、屠夫、何楊、趙常青、包龍軍、天天、小路、高健、劉京生、趙楓生、張永攀、王國齊。目前莫之許、崔衞平和艾曉明等,正透過 Twitter 搜集簽名,要求警方放人。上海學者王曉漁與朋友、媒體人石扉客約定晚上聚餐,石扉客同時在推特上召集網友,警方認定為慶祝活動,將他們帶返警察局,扣留查問了三、四個小時後陸續釋放。

當幾個朋友吃飯慶祝都能令這個政權不安震斗,那恐懼大概發自內心,反之,當反抗的邊界退至飯局聚會時,公民們只會越來越理直氣壯和強大。

消失了的北青報 A3 要聞

同時,當黨政機關自己生產的言論,都會視為瓦解自己權力的武器時,這個機器,還憑什麼來運轉呢?溫家寶重覆鄧小平廿年前的講話,被國內媒體封殺了。昨天,外交部回應和平獎的聲明,國內媒體也不能報。結果《北京青年報》A3的要聞在午夜臨時被抽起了,據朋友說,他今早於北京街頭遍尋不獲。下面是改版前後的 A3頁:

beijing youth 2

國內「飯醉」的權力被剝奪,香港公民互相呼應,透過 Facebook 號召大家在明天雙十節,為所有中國維權人士「飯醉」。明天見!

為所有中國維權人士「飯醉」

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對於中國爭取民主、人權的事業來說,無疑是一個小鼓舞。正如諾貝爾委員會新聞稿所指,劉曉波受到的懲罰,正好令他成為這場廣大的中國人權鬥爭的象徵。除了劉曉波外,在國內還有大批在囚,或是被打壓的維權人士。

劉曉波獲獎當日,不少維權人士和《零八憲章》簽署者以「飯醉」為名慶祝,卻即被公安帶走,可見中共之心虛,這才是對和平獎真正的褻瀆。

我們珍視我們在香港的自由,十月十日辛亥革命九十九週年的日子,中聯辦之屁股已是摸不得,我們只是效法內地同志,一同「圍觀」和「散步」,向全世界展示我們爭取釋放劉曉波及所有在囚民運及維權人士,以及爭取國內落實民主、人權的訴求。

劉霞:「這是給曉波的獎,也是給所有在中國堅持民主自由和平的朋友的獎,所有在獄中的良心犯的獎。」和平獎是屬於劉曉波的,也是屬於所有維權人士的。

就讓我們為所有中國維權人士「飯醉」!

日期:十月十日(日)
時間:下午二時正
遊行地點:中環立法會門外,「散步」至中聯辦門外「飯醉」

註:歡迎所有參加者帶同食物前來「飯醉」慶祝,曉波和一眾在囚良心犯雖不能至,但也是為他們好好加油!

發起人:一群關心中國民主化的網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