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應如何理解美孚新村抗爭?

應如何理解美孚新村抗爭?
廣告

廣告

踏入美孚新村的一刻,我確實帶著許多問題。為何抗爭會發生在這個標誌著香港中產階層聚居的社區?為何有一班靚太奮不顧身地坐在搖搖欲墜的發電機下,為要阻止它從貨車上卸到工地內?為何長達百多小時也好像還不夠,每天居民仍堅持日夜輪更看守在「保家亭」(居民在地盤外支搭的帳幕)?或許這一切問題都因為我對中產的偏見,認為他們不會反抗,是徹頭徹尾的順民,發展主義的死硬派,只會抱著手上的資本走來走去,自絕於各種社會公義之事?然而,當一切殺到埋身,火燒眼眉時,偏見與自保心態也會稍微裂開,透現出改變的可能。

一、

由美孚港鐵站往屋苑裏看,一點也不覺察到其中正在進行一場城市抗爭,沿路只看到記憶中各式各樣的小商鋪已改頭換面,由地產物業代理公司取而代之。一直要步行到第三期及第八期中間的百老匯道,才見到引起抗爭的地盤(新九龍海旁地段25號之B分段)。一個相對於廣大面積的居苑中那毫不顯眼的地盤,約9000平方呎,被鐵絲網圍起來,還包著藍白間條的帆布。地盤閘口一輛大型工程車被鎖上,這成了居民阻止工程繼續進行的一道防線。工程車出入不果地膠著,正好成了一個隱喻,反映著整件事件的荒謬。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美孚

上周初(3月14日),工程車一輛一輀地駛進地盤,為要將一座又一座的石墩卸下。居民想到,若任由工程車將建材落貨地盤,一旦準備就緒,工程便會全速展開,屆時大家辛苦爭取的成果固然化為烏有,整個生活環境也會面對翻天覆地的改變,所以當工程車於深夜時分駛至大閘門外時,居民便奮力阻止,最終把其中一輛停住在閘口處外,隨即要求管理處落鎖。落鎖之處,正是貼著一排排以水馬劃分的地盤界線外。這條界線,牽涉地盤業權之轉讓秘密、政府與財團間私相授受的歷史、與及土地規劃上的法律漏洞。這三樣事情,其實反映了政府及財團對公共參與生活想像與實踐的蔑視,及對社區整體生活秩序與累積的肆意踐踏。這也是美孚抗爭事件中關鍵之處。在這個任由地產商主導的經濟發展體系中,這裏的抗爭可以打開我們對城市發展與社群/區之間的思考。

二、

其實,美孚新村最早由埃克森美孚所擁有,八十年代初,新世界發展向埃克森美孚收購新村,後以匯秀公司名義作為美孚新村的管理單位,而匯秀公司亦擁有部份新村內道路的業權。但這些業權的轉移及內容,卻不為居民所熟知。

1995年,政府曾向埃克森美孚提出「以地換地」的建議,希望將石油氣庫重置別處,遠離民居。但事情最終沒有按「以地換地」的形式完成,反倒是埃克森美孚用市價買下政府建議換地的土地,將石油氣庫順利重置新址上,卻把原來石油氣庫所在地繼續保留備用。變相地,埃克森美孚擁有的土地由一變二。而原來的石油庫用地,按1985年的規劃大綱圖,其實已被規劃為興建甲級住宅用地;故此,埃克森美孚一方面以安全理由要求政府安排土地以用作搬走石油氣庫之同時,也早已埋伏將這片原有土地以「剩餘地積比率」再度發展這一著。而所謂「剩餘地積比率」,其實是政府在賣地時容許發展商可以用來蓋樓的地積,減去實際興建住宅後的地積後所得。現今石油氣庫已遷離美孚新村,本以為一個潛著的危險獲得解除,殊不知,一個惡夢才剛剛展開。這夢一上演,至今已十多年了。

這幅由埃克森美孚所擁有的土地在2009年易手,轉由一間叫祥達發展有限公司接手發展。據居民於公司註冊處查閱資料所得,祥達是由兩位律師成立,而這兩位律師所屬的律師行,均與新世界發展有合作關係,所以居民不排除祥達與新世界當中存在著一定關係。居民曾就埃克森美孚、新世界發展與及祥達三者之間的關係向新世界發展查詢,但新世界以保密協議為理由,不予公開。

現在要發展的地盤就在美孚第八期露台對外伸手可及的位置出現,但居民在查詢相關資料時卻被重重商業秘密的理由下被拒,這是否發展地產便大於一切,足可妄顧社區環璄對現居民的影響?一個社區中最重要的人脈與環境的和諧,自毗鄰的曼克頓山拔地而立之後,已變得格格不入。此刻貼著民居而建的「鉛筆樓」,一旦建成,除了造成第三期及第八期居民構成近乎密封擋風遮光之效外,其實更是說明了一種與社區和諧截然不同的城市價值:要錢不要人。

現在已獲批動工的地盤,除了新世界發展擬似有密切關係的祥達發展的9000平方呎面積外,負責物業管理的匯秀公司(也是新世界發展的公司)在祥達接手地盤後,立即將其所擁有包圍地盤周圍的行人路及馬路約5000平方呎面積的私家路讓出,與地盤合併發展,換言之,整個地盤的面積便擴大至14000平方呎。居民平日使用的行人路及馬路,一直以來承擔起管理維修費用,以為是共同擁有和使用的空間,但一下子,這種公共設施原來可以在地產發展的私利勾結下消失,居民不單心理上不能接受,更甚者,發展商將居民熟悉的行人路及馬路暴力地收回發展,其實是挑戰著社區生活的常態與知識。這令我想起現代基因改造科技對偏遠部落社群豐富多元的農作物品種進行的暴力接收手段。雖是一條短短的行人路及車路,但在接近三十年的使用中,提供了人與人交流的場所,這是社區的基本需要,而非在發展硬著道理下可有可無的東西。

三、

自3月14日,地盤開始進入預備動工的階段,工程車開始駛入卸建材。美孚新村的居民在兩年多透過各種渠道全力反映意思不果後,也揭開了直接行動抗爭的一頁。網絡上傳送著居民進入地盤,以身體禁止卸下發電機的短片,一條一條facebook的短訊,報導著這一個多星期祥達如何一次又一次的夜襲,試圖將停泊於地盤閘口外的工程車解鎖、卸貨、離開,造成居民精神上的壓力滋擾。美孚居民在地盤外二十四小時不停輪班看守,期間亦試過跨越圍網,目的是要阻止這個破壞社區生活、黑箱不義的工程進行。

大概我們由去年底至今的城市關鍵詞是「地產霸權」,但這種政商勾結,將殖民地治港方針,隨著這關鍵詞的出現下,已反轉再反轉、改變後又變種地在規劃、收地、發展的過程中鑄成大錯,步步進逼地影響著普羅市民的日常生活。刻下美孚新村抗爭事件,其實不是甚麼鄉郊菜園村抗爭的蔓延,而是一道同步進行的城市保衛戰線。火頭處處出現,戰線已逐漸拉闊,超越了一種官方用來分化市民的中產、基層的階級分野,進到人民意志團結起來為社區生活,以致香港未來抗爭的層次。

美孚一眾老居民,連日在保家亭守護社區生態抗爭中病倒了,但每次鼓聲響起,警報亮著時,居民還是從家中走到保家亭,保著他們的家,保著香港這個真正屬於人民未來的家。這輪抗爭,此刻愈演愈烈。

參考資料:
1. 影片:12-09-2010鏗鏘集之0.67引起的紛爭Part 1 of 2
2. 影片:12-09-2010鏗鏘集之0.67引起的紛爭Part 2 of 2
3. 影片:工人莽顧人命!!!(美孚屏風樓地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