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朱凱廸

新界西立法會議員 網誌

社運

拒絕濫捕不再保釋——三月六日被捕人士放棄保釋行動

拒絕濫捕不再保釋——三月六日被捕人士放棄保釋行動
廣告

廣告

編按:本文是廿六位將於明日六月四日到北角警署放棄保釋人士的聲明。今年三月六日,數千市民參與反財政預算案遊行,約百餘名市民於遊行結束繼續於馬路靜坐,在他們將集會地點由皇后大道中轉到德輔道中,警察決定大規模拘捕113名參與示威的人士,可參見《反對預算案堵路行動紀事》。事後警方被批評為濫捕,在未經警告下採取武力,衝向示威者及使用胡椒噴霧,噴中一名八歲小童,及後警方成功引導傳媒將焦點放在家長應否帶小孩遊行的虛假命題上。其餘有關是次行動的文章,可見《誰的暴力?談抵抗權(大拘捕後失眠思考兩則之一)》及《「教壞細路」?談吃人與教育(大拘捕後失眠思考兩則之二)》。參與是次拒保的人士,明日六四集會後約十點半,將在天后出口籃球場集合,遊行前往北角警署。

二十二年前的北京,中共以武力鎮壓民運,子彈擊中的不單止是北京市民的血肉之軀,它亦刺破了香港市民民主回歸祖國的夢想。

殖民地香港本來已扭曲的民主制度,在回歸十四年來不斷惡質化。特區政府成為臣服於中央、地產霸權及小圈子特權階級的惡奴才。一一年三月六日晚,我們在反預算案遊行後於中環街頭集會,抗議特區政府漠視無權無勢的小市民,對貧富懸殊坐視不理,任由地產商魚肉蟻民。特區政府拒絕聆聽我們的聲音,悍然以對付黑社會的罪名「非法集結」罪,大規模拘捕113名參與和平集會的市民,人數是六七年事件以來最多。

三月六日至今已三個月,特區政府不單沒有反省施政失誤,更是變本加厲──以派現金帶頭歧視新移民;修改選舉條例剝奪市民的選舉權;胡亂指控港澳珠大橋司法覆核官司濫用程序,侵害司法獨立。特區政府與曾偉雄治下的警隊,更開展白色恐怖的統治,羅織罪名拘捕異見人士──在公開場合向當權者示威的,控以「擾亂公眾秩序」罪;在街頭用油漆、粉筆表達訴求的,控以「刑事毀壞」罪;在示威場合與警員稍有接觸,控以「襲警」罪。

面對頑固的政府、強大的警隊,我們的力量雖然微小,但我們決定站出來,堅守街頭,抗議特區政府的倒行逆施,抗議特區政府和中國政府的恐怖統治。

113名被捕人士中的26人決定放棄保釋,並與其他被捕人士一起於六四燭光集會後遊行至北角警署,要求警方立即釋放所有被捕人士,尊重公民權利,放棄政治打壓,不再做中央政府的走狗。我們知道在放棄保釋後,警方可以拘留我們48小時,但我們不怕被拘留,不怕被押上法庭,我們不會被白色恐怖嚇到!

近日,各準特首候選人已經在談論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的問題。香港市民沒有選擇的餘地,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

六月三日
二十六名放棄保釋被捕人士

附錄:部份參與放棄保釋人士自白:

顏漢標(人稱標叔)/五十後校工

我名叫標叔,是一個五十後的校工,從反高鐵時開始對一班熱心社運的青年人熱誠爭取民主公義的行動,為香港爭取更美好明天,對特區政府政策失誤的指控,對立法、政改、環保、社區、房屋、民生、財政預算等等的積極爭取甚有同感,三月六日前的行動,很多我都在其中。

三月六日遊行當日,我參加其他團體的活動後,見到號召就和其他朋友一起靜坐,其後我們一起被警察拘捕。

參加是次行動,當然希望政府的管治要改善,經濟成果要惠及更多基層,公平及公義要得到彰顯,更希望香港市民清楚我們的訴求和認同我們。

政淳/八三年出生/社會基層,獨立人士

我本來不關心政治,在2010年受「五區公投」啟蒙,開始參與社會運動。我明白到政治並不只是政界中人的事,而是與每個人的生活有著密切關係,所以希望透過參與各種社會運動,改變這個主張上層剥削下層的社會,令更多人覺醒,珍惜表達意見的自由,和爭取應有的民主權利。

我參與這個抗爭,是因為無法容忍日漸囂張的警隊。希望以個人的犧牲,吸引大眾關注警察濫權的問題,以及充斥整個社會的制度暴力。你有沒有發現,現在即使付出越來越多,生活卻越來越艱難?也許不是你不夠努力,而是整個社會的資源已被站在階級上層的人聯合壟斷,不管怎樣拼命,還是勉強能夠糊口。政府口講香港奉行自由市場主義,卻明裡暗裡使用行政手段干預市場,愚弄民眾,令既得利益者的特權得以穩固,繼續恣意侵吞基層的勞動成果、吸吮中產的財富,令自己肚滿腸肥。

我,要改變自己、改變社會,所以決定身體力行,衝擊不公義的制度!這是我的宣言。

黃諾研/18歲/「新青年」成員

3月6日反財政預算遊行,共有113人被圍捕。政治出動大量警力,無理拘捕示威者,剝奪人民的基本人權。面對國家機器的制度暴力,人民卻只能以已身反抗。所以我決定投入抗爭,放棄警方開出之保釋條件,藉以對抗眼前橫蠻無理的制度暴力。我一直堅信,沒有東西能阻擋心民的力量,這次坐爆行動只是一次開端,往後每一次行動,都是在宣示人民的聲音,人民對抗不知所謂的政權的聲音。

陽仔

當晚,在警署排隊搜身的時候,我和8926等了好耐。
我問8926:「幾耐無試過拉咁多人呀?」
「成日都咁多人架啦,你地成日都示威。」佢理直氣壯地答。
「乜示威就要拉喇咩?」我反問,但一點惡意也沒有,至少在語氣上,我覺得。
佢話:「係架。」
「咳!咳!咁平時D人都要坐停車塲同埋等咁耐架?」其實我有點感冒,真係想有張櫈坐下。
「呀!咁平時又好快架喎。」佢好似都有D不明所以地答我。
「咁點解今次又要等咁耐呢?」
8926搲一搲頭「落雨掛。」
原來,在整齊制服之內,或是人臉背後,他們真的冰冷的一點血肉也沒有。

陳秉鳳/菜園村支援組成員,八十後反高鐵青年

堵路是為了反財政預算案、出來遊行,參與社會運動,是不願眼白白看自己身處的地方衰敗下去。我常常相信正在行動的人把握每一次機會,講清楚我們覺得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就會有更多人願意在看見不公義的時候出來。這次是我們覺得不能放棄的機會,若我們再默然承受拘捕打壓,誰還有自由勇敢說話?

梁靜友/29歲/業餘社運人士,民間記者

我和另外112位示威者,是因非法集結罪被捕,這條原本是港英對付暴徒和黑社會的惡法,最高刑罰是監禁五年,我們犯的罪也叫做「莫須有」。

我非常清楚自己在做甚麼,我是根據自己的意志來決定行動,我不是擾亂社會秩序,而是要證明沉默是無法改變社會現狀。在一個畸形的政治制度下,即使是民選的代議士也被功能組別箝制,我們也無法以選票更迭小圈子產生的政府,所以站出來抗爭是唯一的選擇。
而坐爆是堵路行動的昇華,也是對統治機器的反擊。坐爆即是清楚向警方表明,往後的任何大規模拘捕,必然招致大規模的不合作運動,政治性執法是要付出沉重代價。

洪曉嫻/文學雜誌編輯,八十後青年

我知道我終究會在其中的一次行動中被捕的。三月六日,近二百名示威者在德輔道中堵路反對財政預算案,結果警察出動胡椒噴霧,也再一次暴力清場,拘捕了一百一十三名堵路者。近月來,政治處境愈見惡劣,政府內外群魔亂舞,視民意如無物;異議者一再被不同的行政手法恐嚇,無休止的續保、動輒告以襲警、出動重案查塗鴉……

此時決定踢保,不只是抵制不合法的拘捕,也是再一次宣示我們抵制不公義的政府。讓我們連結起來,不放過每一個運動,每一個說服公眾的機會,花上一點時間,喚醒其他人對政治社會的關注,讓更多人加入我們。還我城民主自治,讓異議開花。

蔡淑芳

三月六日為香港中國未來,為聲討獨裁政權,我遊行上街,集會示威,和平表達不滿。六月四日為追究中共屠城責任,為公義良知繼續說出真相,我公民抗命,以不合作方式,拒絕謊言欺凌,抗議霸權侵犯。被無理拘捕禁錮,我放棄保釋候查,會斷食明志,悼逝者亡靈,還我公道良心,雖九死猶未悔。

葉寶琳/就黎八十後/民間團體工作者

德輔道中和雪廠街交界有個新名字:臨界點。

說白的,三月六日那次行動並沒有組織、沒有預謀、更沒有事先的計劃。

所謂臨界,在於社會變革的邊界,是左翼走向的根本變革,還是右翼撕裂分化的選擇。有什麼因素令我們113個,當中許多素未謀面的人站在德輔道中雪廠街這個臨界點上?在現場百多位的朋友而言,就是對香港未來的承擔和委身的選擇。

今天,我們再多做一次選擇,因為我見到過去我們視之為理所當然的表達自由,已經變得得來不易。據說,今年是內地政治打壓最嚴重的一年。這不得不讓我們認識這等事情,和內地強力政治打壓的關係。

因此,我們必須在臨界點上向極權怒吼!告訴當權者,我們不會容許這個社會繼續敗壞,我們要有根本的變革!

編輯連結: 「坐爆」的意義——兼論國家機器與法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