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政府亂搞新界東北 佛都有火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上週9月22日,六千人到政府的新界東北發展計劃論壇抗議,筆者在會場採訪了五位參加者,除了「令陳佐洱痛心」的香港自治運動成員繼續高舉「香港龍獅旗」參與外,連佛都有火,一位出家人海光法師全身袈裟出席,抗議政府的發展計劃。

海光法師

海光法師:為公義 不清靜
每次反東北規劃的活動中,不難發現一位身披袈裟的出家人,在人群中顯得格外突出。他是自發參與是次遊行,眼見大陸不斷侵佔香港資源,買賣水貨及自由行等活動嚴重擾亂香港秩序,這些事件都令他積極投身參與反規劃的運動。一般宗教人士對政治較冷淡,尤其佛教更主張六根清靜,海光法師卻反其道而行,是為了公義,眼見香港點滴被毀,民生困苦,他要站出來為受害者發聲。

古洞

古洞北居民張先生:食盆菜才知滅村
張先生不屬任何正名的組織,他與同伴只是一群古洞北的村民聯合起來,自發參與這次遊行。他是非原居民,已在古洞北居住了40年,以前務農為生。大約一年前,他參加了上水鄉事委員會主席侯志強的盤菜宴活動。席間侯志強隱晦地提及收地事宜,他與村民才如夢初醒。他期望政府可完全撤回這方案,然而他坦然對這次諮詢的結果不感樂觀,因為已到了最後一次諮詢,所以未來可做的事並不多。他與村民暫時亦未有計劃進一步的抗議行動,村內長者較多,大部份年輕村民都搬走了,組織起來較困難。

香港永續農業關注協會總幹事袁易天:繼續努力

袁易天(TV)亦是馬寶寶農場的導師。他在政府第二次諮詢時已得知東北發展計劃,之後做了很多組織性的工作,去團結三區居民。對於是次反規劃運動他感到樂觀,雖然已到達最後諮詢階段,但有關法案還要經立法會三讀通過才能撥款進行,這路漫長,同時未來也有很多持續抗爭的空間。有關如何團結社區內的長者,他們會主力做發放資訊的工作,老人接觸不同媒體的途徑不多,甚至不了解對於政府的各項政策,他們擁有的反對權。TV強調他不是要教育長者,而是要告訴他們自身的權益,令他們明白還有其他方案可供選擇。

HKMA

香港自治運動劉先生:保衛土地
劉先生一直有留意有關報導,直至本年七月才知道問題的嚴重性,之後開始在網上發佈有關訊息及文章。上星期他們在上水火車站發起了簽名運動反對東北發展計劃,並在未來於各區繼續搜集市民簽名,希望市民關注香港邊界模糊化的問題。他有信心最終可推倒方案,是次運動和當年的反高鐵運動並不一樣,當年參與的人士只是局限小數社運人士及菜園村居民。隨著本土意識的提昇,城市人亦加入了是次運動,他們所關心的未必是本土農業的問題,而是大陸殖民香港的陰謀。利益持份者的立場亦很模糊,劉先生與部份支持規劃者交談過,有些長者根本不清楚參與諮詢會的目的,甚至被人誤導為是討論興建污水廠,北區規劃,或是改善與市區接駁的交通。 在反東北規劃的事件中,他認為香港自治運動擔當了喚醒港人保衛土地的意識,提醒港人被殖民及割地的危機。最後他寄語梁振英勿作賣港賊,否則必遭子孫唾棄。

Save HK

「Can We Save HK 救贖香港」何先生:主持謝志峰表現不合格
Facebook群組「救贖香港」成員何先生不時相約網友聲援各種社會運動。對於是次諮詢會,他最不滿意是主持謝志峰的表現,他認為這是一個假諮詢。每位市民僅可問3分鐘,謝志峰竟多次代答每次近乎5分鐘,更多次反問及為難市民,整個諮詢謝志峰發言時間竟比市民加上陳茂波局長為多。當有市民懷疑諮詢有黑箱作業,陳茂波未答,謝志峰為力保主子自稱有參與後期工作,整個諮詢會淪為謝志峰向政府投誠合演的一場戲。何先生認為謝志峰擔當的角色未見中立,只是不斷為陳茂波等人辯護,他今日見到的是失德失職的傳媒人,及處事偏頗的所謂主持。對於事態發展,他覺得未來會依賴議員在議會內的抗爭,市民則要配合議會外的聲援活動,裡應外合。

編輯:黃俊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