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府山系列:政府山資深持份者——爭取居留權人士

廣告

廣告

5486263822_6fd5e0ba07_b
圖:新政府總部設計圖

編按:政府總部將於今年陸續搬遷到政府總部,原有總部的所在政府山,由東座及西座組成。政府計劃拆卸西座,改成甲級商廈用地,民間團體組成政府山關注組抗議。本網的政府山系列,今篇採訪了政府山最有資格的持份者——爭取居留權人士,由九七年起至現在,他們不間斷地到政府總部請願示威,見證政府山的變化。

〔獨媒特約記者報導〕「遞信給董建華,要去政府總部,當時政府總部係開放既,都有鐵閘,但係可以自由出入,同埋政府總部入面有間餐廳,果間餐廳就係比公務人員食既,我地都可以係入面食飯,價錢都不貴既。」一直參與爭取居留權的港人在內地生的子女余小青提起在政府總部內開飯的經驗,一邊講,一邊笑。

居留權運動是由一九九七年基本法在本港執行而引起,基本法二十四條第三項所列明居民在香港以外所生的中國籍子女能獲得居留權,這項條例,讓不少港人內地子女可以來港團聚,至於小青就是在終審法院裁定該二十四條有效才來港爭取居留權。

一九九九年香港政府宣稱,會有一百六十七點五萬人受惠於二十四條,將會引致大量人口來港,令香港生活質素下跌,更要在未來十年增加七千一百億的額外開支,以應付人口增加。港府乘著社會恐慌,主動向人大常委要求釋法。小青還記得:「當時黃仁龍同一班律師,李志喜,吳靄儀等,成班人黑紗,用黑膠布封住個口,有二十幾位大律師去終審法院門口致哀,但有咁既舉動,都只係形式上既野。之後已經無人再出聲,都認為人大釋法可以接受。」

當終審法院承認人大釋法後,過千人在政府總部集會,「當時大家都好憤怒,有人攞掃把喇,有些人又攞籮擲軍裝藍帽子,而藍帽子就攞埋盾牌,又架起鐵馬, 咁而班人就好憤怒喇,係咁衝擊政府總部。果日夜晚警方就出動胡淑噴霧,警方就清理左政府總部,董建華就下令關鐵閘。」

清場後,他/她們仍期望能改變終審法院的決定,繼續在法院門外靜坐,長達十多天,好多人放下內地的生活學業和工作,不知道該走或留,很矛盾很無奈。

因為終審法院在未接受人大釋法前,就已經裁定港人子女吳嘉玲是合法來港,而判決在人大釋法後仍有效。所以政府推出寬免政策令終審法院的判決能執行。而貝嘉蓮律師就幫助居留權人土向政府提出訴訟,希望寬免政策能包括所有參與訴訟的人,但到最後只有一千多人可以受惠,而其他四千人就敗訴。

敗訴後仍不放棄,大家繼續在遮打花園靜坐。每逢見到高官的車輛,在場靜坐的居權人土就會很激動,對著高官的車輛「又唉又拜」。直到有一次見到當時的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的車,想和葉劉直接對話,包圍了車輛,在混亂中弄花了葉劉的倒後鏡,之後政府用公安條例禁止爭取居留權人士在遮打花園集會。藍帽子負責清場,小青亦被抬走,當時腦內一片空白。被拘留一日一夜。

「點解一個中國人黎到自己地方,法院有判決,但都不可以行使,如果發生係外國我地就話可以接受,但發生係自己國土上,個感受真係好難受,自己國土上面連一個權利都唔可以擁有,亦都要俾人遣返,要俾人捉,要俾人拉。」小青說。

很多家長也很沮喪,更試過只有七個人到政府總部靜坐,但仍然堅持,往後每個星期都能有兩次行動,星期二向行政會議示威遞信。星期五到政府總部靜坐,每次都二三百人,向政府說明,問題未解決,會一直堅持下去。雖然收到的回信是千篇一律,但都會堅持。

最後,我問了小青對即將發生巨變的政府總部看法,她認為,政府總部已經發生了很多風風雨雨,經過了無數的重大歷史事件,即使拆了政府總部,拆不了政府總部的意義,政府應保留政府總部,可以作為一個教育平台,讓老師帶同學認識香港歷史,好與不好的事都記錄下來,讓同學可以借鏡,回顧香港於這幾年間的社會發展。

政府山系列文章:
Shadow JP:陳雲政治美學之旅
Shadow JP:七十年代不一樣的政府山:訪問莫昭如
Shadow JP:政府山系列:誰的政府誰的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