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教育

政府為了什麼強推國民教育?為了誰?(反國教之八)

廣告

廣告

(英文原文:For what does the government insist on national education? For whom? http://left21.hk/wp/2012/09/ane9eng/

文:羅沙

我們支持佔領政府總部的朋友,自由地行使反對政府錯誤政策的權利。我們相信香港人無法再忍受政府繼續拖延時間、對人民聲音充耳不聞、標籤示威者為非理性或激進。

我們反對政府強推德育及國民教育科,並譴責政府推行假諮詢。

我們反對國民教育,因為課程內容並沒有公開讓最受影響的公眾參與討論,亦沒有得到公眾同意。現在即使面對學生、家長及教師的強烈反對,這個只透過小圈子選舉以689票當選的現屆政府仍堅持推行,其誠信及權威已經破產。

我們反對壓迫。國民教育並非基於我們的意願而推行 – 不論是教育工作者的專業判斷抑或是學生的需要,而整個諮詢過程由始至終充滿缺失和毫無誠意,因此我們拒絕政府吸納反對團體進入「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委員會」。現在我們就在添馬和香港所有學校實踐「德育及公民教育」,政府必須聆聽我們,向我們學習!

我們反對國民教育,因為我們反對被欺騙和操縱。我們絕不認同國民教育只求盲目信任及服從「國家」。真正的教育該是容許我們建立自主能力,去回應社群的需要。在《受壓迫者的教育學》中,巴西著名教育家保羅‧弗雷勒(Paulo Freire)的理念是:「教育要不就是作為一種統整年輕一代進入現存體系並且使他們能順應體系的工具;要不便成為一種『自由的實踐』(practice of freedom),藉著它,所有人們都可以批判地或是有創造力地去面對他們的現實,發現如何去參與改變世界的歷程。」

另一位美國教育家John Holt曾說過:「除了生存權,掌握自己心靈與思想的權利,就是所有人權之中最基本的。意思是我們有權決定如何探索身邊的世界、思考有關自己和他人的體驗、並尋找及探索我們生存的意義。誰剝奪這項權利,就是侵犯我們的生存本身,並對自身造成最深最永久的傷害。剥奪我們思想權利的人,會迫使我們不相信自己的思考,並倚賴他人指導我們生存和世界的意義,所有由自己體驗所得的意義,都被視作毫無價值。」

香港政府推行國民教育的其中一個目的是宣揚「愛國」意識
中共官員屢次批評

香港人缺乏愛國主義,可是盲目的民族主義是有分化人民之危險。盲目的民族主義是會引發仇恨並衍生暴力和戰爭,它鼓吹政府以非理性和主觀方式去煽動人民對政權忠誠,並懲治一切不滿和批評聲音,扼殺表達自由以及真誠的社會和政策辯論。「民族」並非從天而降而成。社群和民族的產生,是來自人們共同在某地長時間安身、說共通的語言、分享共同的生活空間、資源和故事……可是爭奪資源的慾望會驅使人與人、鄰里與鄰里之間分化和內耗,得益者是中央集權的國家,使其獲得向人民行使武力的權力,繼而欺壓人民。

以上的藝人期望我們明白: 他沒有自由, 不要指望他能回應。為什麽他不自由?

我們需要明白為何這會發生? 政府無能,更甚是拒絕回應人民的訴求!

在貧富懸殊下: 根據2001年政府數據,回歸十四年,貧窮人口增至一百二十六萬。估計每四位公立學校的學生便有一位是家庭活在貧窮線下。

房屋方面:十五萬家庭正輪候公屋。問題是只有一萬四千個單位在零一年建成,即使政府完全擁有及管理大量香港土地。有能力上車的,樓價在2008至2011年間急升到76%。

教育方面:今年度同學面對很大的壓力,三成五被訪同學表示面對著龐大壓力,六成五認為他們無力處理課程,可是,政府只不斷推責任於家長,指他們應該教導子女管理時間。八成八被訪家長指有為子女安排課外活動,不過四位學生中有一位的家庭低於貧窮線下,面對經濟上的壓力。幼稚園顯然是強制性為小學教育作準備的,不過政府的資助未能全面覆蓋,因此增加了貧窮家庭的壓力。事實上,政府在每個幼稚園同學身上的開支只需要二千元。但政府仍然堅持學券制。

醫療方面:前線醫護人員早已向政府發出警告,投訴人手不足和過多工作量。人手和牀位嚴重短缺問題,亦因近年雙非父母來港產子而更突出。儘管公共醫院資源不足 ,政府仍要在黃竹坑和大埔興建兩間中產私人醫院。這是雙軌制下公私型醫院運作模式。政府將會推出一個關鍵數字,就是將會有一定數量的市民被游說由公型轉到私型醫院,即使香港醫學會曾經指出這種要求負擔不起的病人由公營醫院轉為私營是極為不合理。大量醫療旅客和高技術的醫學人才,但同時公型醫院便會缺少人手,工作量大增下,對普羅大眾的服務質素便下降。

在人權和自由的範疇上:集會和遊行抗議的自由愈來愈少,相反地,愈來愈多人因表達訴求而被捕。我們的自由將慢慢逝去,溫馴的順服是會換來代價!

香港政府根本沒有愛香港。高官政客都把其子女送到外國或私校讀書。事實上,他們是最沒有表現對國民教育的熱忠。

除了這些諷刺的事實外,香港政府完全擁有土地控制權,能夠決定醫院的興建或關閉,也可以控制出入境的遊客人數,它更擁有充俗的資源去大大改善我們的生活。核心的關鍵是在於一個非人性化的弱肉強食的自由市場使大部份香港人面對著生活上的種種壓迫。我們見得到政府的主次優先沒有把人民的福祉放在首位,究竟是什麼凌駕著一切?

香港政府的目標和世界上其他國家的政權一樣: 為了餵飽資本家,為了訓練一大班順服的工人與消費者,不停的廉價工作,不間斷的消費習慣,就是去保持這個低成本高利潤的生產模式。政府滿足資本家的行徑可以從慷慨用地於發展 “教育服務”見到。在其報告裡指出,政府支持用空置土地與建訓和擴展國際學校項目。另外,政府亦會向非謀利的國際學校團體提供免利息的借貸。

在2009年,哈羅國際學校分得屯門前軍事用地興建香港第一所寄者的國際學校。政府提供二百七十三萬免利息借貸為興建學校之用。差不多相等於完全足夠公營化幼稚園!

另一個例子,政府堅持准許四百萬深圳市民多次來港。政府拒絕資詢和與入境處職員事前協調,迫使九成職員聲言要按章工作。

因為外判和合約制,工人輕易便能被不公平地解約。只有少部份是被強積金覆蓋,可是強積金亦受市場波動影響。最低工資過低令到工時增長。而新移民獲得更少權利和福利,更客易被剝削。這正正為資本家提供更多的平價勞動力。政府一直很成功將我們洗腦,教育我們要去接受這些痛苦,要靠己力解決困難。

我們因而見到政府不斷放棄弱勢的一群,我們沒有選擇只能不停工作,不停的消費,我們根本沒有真自由。政府只想集中權力,分散和削弱我們的力量,以令資本家的利潤可以平穩增長,這根本就是為了滿足資本家的貪婪。

同一個時候,當利潤下降,沒有新土地提供給市場下,很多百姓的家園被拆毀去「發展」,例如菜園村和馬屎埔農場。

我們愛香港,我們愛國內的弟兄姊妹。

我們是香港人但也是中國人的同伴。為什麼? 因為我們是中國的一部份,我們的父母兄弟姐妹,我們的糧食我們飲用的食水。我們必須愛護他們,這是最基本的道德和公民責任去欣賞我們的鄰居,他們是我們社會的一部份,他們的命運與我們息息相關。香港是一個移民之城。在不同的時間,我們可能在不同的地方生活著,但我們是在這裡,是在中國之內,也是在倚靠著中國的。

我們不相信這是對的說法: 香港人不是中國人。香港的資源和未來的確是掌握在我們手裡,可是政府管理資源的方法使我們對它給予負面的評分!

我們要求: 工人的權利,工人是財富和利潤和未來的創造者,作為社會的一份子,我們應該要有集體談判權,為著爭取我們的權利和訴求。我們的聲音要確實的被尊重。

因此,自發組織起來的學民思潮,家長老師等團體,不論政府如何回應,我們必須繼續起來。我們不能放棄我們的力量,把它歸還政府。而且,我們作為工人,消費者,作為不同的身份的持份者,我們擁有權力和權利去表達我們的自由,我們就用遊行和抗議去訓示這個政府,這個把利益凌駕人民,商業就是一切的政府!!

總結

不要壓迫、不要謊言,也不要由上而下的愛國主義!

政府必須是服務大眾,而不是犧牲我們未來的政府! 只要我們是真的自由人,我們就有權利拒絕學習或工作,因為我們認為這威脅著著社會。懷著我們對同胞的愛,我們和平地抗議這個走錯了的政府! 我們要求政府下去廣場體驗真正的公民與道德教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