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新加坡國會大選觀選記

新加坡國會大選觀選記
廣告

廣告

剛剛結束的新加坡國會大選,被喻為歷來最激烈。87個議席中82個有競爭,只有由「國父」李光耀領軍的丹戎巴葛集選區(「集選區」是多議席選區,其中一位候選人必須為少數族裔),因反對黨錯過了提名時間而自動當選。為了親身了解新加坡這次「分水嶺」選舉的實況,我特地在競選期最後兩天到當地觀察競選活動。

5月4日下午,我抵達新加坡,在酒店放下行李後就前往工人黨在阿裕尼集選區在烏比路草地舉行的造勢大會。當日下午新加坡下了一場大雨,不少地方水浸,舉行造勢大會的場地亦不例外,滿地泥濘和水氹。雖然如此,但出席大會的人數仍然眾多,估計有數千人,更有支持者在草地蓋上膠地毯,方便參加者進入。大會開始後,候選人輪留發言,由於新加坡是多種族國家,即使是佔大多數的華人,都說不同方言,所以候選人通常都會以兩種或以上語言演講,例如是英語配馬來語,或普通話配閩南話等。每當候選人用方言發言時,都會獲得說那種方言的支持者喝采。

最大反對黨工人黨今次的競選口號是「邁向第一世界國會」,指出新加坡的經濟發展水平雖然已屬第一世界,但國會仍由一黨獨大。該黨更把各項民生問題,例如貧富懸殊、通貨膨脹、高樓價和大量移民湧入等與缺乏民主扣連,指控行動黨政府由於缺乏制衡,所以只顧經濟增長,不理中低階層的生計。這個策略頗為湊效,當候選人針對這些問題發言時,台下都掌聲如雷。此外,該黨今次亦採取「破釜沈舟」的戰略,把所有重量級候選人,包括秘書長劉程強、主席林瑞蓮和法學博士陳碩茂全部放在阿裕尼集選區,放手一搏,希望取得突破。

今次選舉,各黨派非常重視論述和政策辯論,而少打煽情和悲情牌。例如當總理李顯龍說新加坡像一輛車,需要一個有經驗的司機架駛,而行動黨就是那位司機。工人黨秘書長劉程強立即反駁,說新加坡需要一個副司機,即反對黨,在司機睡著時「一巴」打醒他。當行動黨說反對黨好像蘑菇,只在大選時才冒出來,大選後就不見影蹤,工人黨反駁說,行動黨經常亂劃新選區,反對黨如何能在以前不存在的選區活動?各黨亦就不同政策進行辯論,例如行動黨就經常質問反對黨,如果當選,會有什麼計劃管理選區的市鎮委員會。反對黨亦為高樓價問題提出建議,例如把新「組屋」的價格與市民收入的中位數掛勾,而不是根據市場定價。這種選戰,與台灣和香港都有很大分別。

5月5日,九日競選期的最後一天,我中午去了新加坡民主黨在金融區舉行造勢大會。大會吸引大批上班族出席,不少人更站立仔細聆聽所有演講。當中著名反對派人士,民主黨秘書長徐順全由於仍是破產人士,所以被禁止參與任何競選活動,只能在後台與支持者合照。民主黨在今次大選改變了一向「激進」的形象,變得較為溫和專業,結果雖然仍然未能羸得任何議席,但整體得票卻比上屆大增10%,可見策略有效。

同日晚上,我參加了工人黨在阿裕尼集選區實龍崗體育場舉辦的大型造勢晚會。大會7時開始,我準時到達,但看台的所有座位和半個運動場已被該黨的支持者佔據,而且人潮不斷湧入,在8時左右已全場爆滿,有些支持者更要在場外站立,場面壯觀,主辦者公佈大約有3至4萬人出席。參加者全晚情緒高漲,隨著候選人的演講而吶喊。大會結束前,工人黨帶領群眾肅立,背出新加坡國家「信約」:「我們是新加坡公民,誓願不分種族、言語、宗教,團結一致,建設公正平等的民主社會,並為實現國家之幸福、繁榮與進步,共同努力」。參加者的愛國心在此表露無遺。

總結來說,這次大選雖然激烈,但總算比較乾淨。執政黨沒有使出以往經常採用來打壓反對派的技倆,例如誹謗罪和「內部安全法」。

5月8日清晨,點票工作完成,執政超過半個世紀的人民行動黨在沒有懸念下大勝,羸得81個議席,得以繼續執政。但是,行動黨的得票率大幅下滑,由上屆的67%,下跌到60%,是獨立以來最低。而反對黨在這次選舉中亦取得突破,工人黨不但高票保住原有的一個議席,還破天荒羸得一個集選區(阿裕尼),使外交部長楊榮文敗選下台。正如很多評論所說,經過逾50年的威權統治,新加坡的政治形勢正在慢慢起變化,一股由年輕選民帶領的改變力量正漸漸形成,往後發展值得我們留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