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新移民成為社會問題堆填區?

廣告

廣告

昨天一群網民走上街頭,高叫對新來港人士不滿的口號,又對他們作出多種指控,而反新移民遊行應該是香港首次。(遊行報導詳見另文

遊行隊伍由一面「反對派$6,000給香港非永久居民」橫額帶領,但較早前遊行其中一位攪手Ada接受《明報》盧曼思的訪問中(明報網站),表示「這是網民的共識、也是gimmick(噱頭),講得太深奧無人明」,令筆者感到她實在「又要威、又要戴頭盔」。

筆者在過往十年間出席了大大小小的遊行,發現在昨天的隊伍中有很多特別的現象。遊行人士強調是網上自發,沒有組織也沒有政治聯繫;亦有接近四份一的參與者臉上戴上口罩,面對鏡頭的反應亦不自然、或者會閃到示威牌後面。筆者肯定是次遊行的參加者真的沒有說謊,因為他們很多都是新臉孔。

可是,是次社會運動加入了新力軍,並沒有壯大了民主運動,因為示威者沒有對社會制度的分析、對社會事實也沒有正確的認知;更遑論對他者作設身處地的理解、對社會未來願景的具體想像、與及如何實踐/實現他們的訴求。筆者由此認為,遊行人士只是把新移民當作社會問題堆填區,把心中對社會的不滿強加別人,怎樣也不是壯大了民主運動。

在遊行結束後,發起人更指示參與者將示威標語扔在一旁,讓公公婆婆拾取變賣。這種毫無同理心和自我中心的呼籲,竟獲得遊行人士喝采聲,這才最讓人嘔心。

是偏見 還是事實?

筆者所見,昨天遊行中示威者將香港由來已久的眾多問題,直指新來港人士。例如坊間盛傳新來港人士可特快獲分配公屋單位。但根據房委會網頁,配屋時申請書內至少一半家庭成員必須在香港住滿七年並仍在香港居住,這個指控明顯不符事實;而所謂酌情應該是指社署的「體恤安置」,社署網頁也已經明文規定除非面臨健康問題或家庭變故等特殊情況,才符合「體恤安置」資格,新來港人士並無甚麼特權。

遊行人士也投訴關愛基金亂派錢、以及派錢只是換湯不換藥。但這兩項反映預算案欠缺遠見及政府理財混亂,本應向曾俊華抗議,為甚麼會算在新來港人士頭上?至於「不事生產UN UN腳、永久居民福利削」,只反映遊行人士充滿偏見,新來港人士大都從事既危險又骯髒的基層職位,土生土長的香港人都不願意去做,不事生產的指控是從何說起?而永久性居民獲得的福利也沒有減少過。

至於「倫常慘劇多到震」、「一家大細食政府」之類胡亂安插的罪名,只能一笑置之吧。

遊行只是發洩歧視和仇恨思想

遊行其中一位攪手Ada接受《明報》盧曼思的訪問中表示,自己不諳政治,根本不懂得甚麼極右、法西斯、納粹思想,自己也不是歧視新移民云云。

可是筆者不能容忍這種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的說辭。遊行人士根本對自己發出的指控完全沒有考證,實在是非常危險的做法。連事實基礎都欠奉,就相信自己的指摘為真,除了出於歧視、就是出於仇恨,把問題都歸咎於比自己弱勢的人。

請看清社會問題根源

但即使有一天遊行人士得償所願,香港完全沒有新來港人士,上述現象仍會存在,香港人的生活也不會就此改善。因為現時香港眾多社會問題,都是由財團壟斷、和畸形的政治制度造成,尋找代罪羔羊實在無補於事。

曾俊華沒有提出任何長遠財政政策,面對眾多社會問題如醫療、教育資源不足,仍死抱巨額儲備不放,這種水平的預算案本來應發還重做。但香港人同樣短視,因為眼前的六千元,而放了財爺一馬。偉大的市民成就偉大的城市,短視的市民當然也成就短視的政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