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行動:終止政府欺凌行為,捍衞司法覆核權

廣告

廣告

本土行動就律政司追討皇后碼頭司法覆核訟費的籌款聲明:

2007年,一群保衞天星皇后碼頭的朋友,為了阻止政府破壞被評為一級歴史建築的皇后碼頭,以何來和朱凱迪作為代表,向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轄。由於事件涉及公眾利益並有充足法律理據,法律援助署決定兩人批出法律援助,令官司得以進行。最終司法覆核敗訴,而明明應該受到法律援助保護的兩人,卻在案件審結兩年後,即2009 年7月,收到律政署追討廿七萬元訴訟費。當局表示,這筆款項是法援批出日前六天,皇后碼頭司法覆核案的費用,法援不包這「空窗期」,要兩人負責。

六天「空窗期」累積的廿七萬堂費,完全超出兩人的負擔能力。事件揭露法援制度存在明顯漏洞,沒對市民提供足夠保障。過去面對類似情況時,律政司有行使酌情權豁免訟費的做法,例如2010年智障男童一司法覆核案,律政司就免收法援「空窗期」的費用。朱何二人自2009年起以各種途徑不斷要求律政司放棄追債,但律政司不單沒有接受,更在今年年中將案件交由法庭評定訟費,令訟費金額增至廿九萬元,另外再加8%-10%的年利息。到年底,律政司發信威脅,若在限期內不還錢,就向法庭申請二人破產。

我們認為,政府這樣做是為了打擊社會運動活躍人士。自天星皇后保育運動後,當局對示威者的拘捕檢控愈來愈常見──2008年超過70人因遊行示威集會被捕;2010年,有超過10人在中聯辦門外示威被檢控;今年,因為反預算案和反替補機制示威而被檢控者累計共11人,到十二月中,當局再檢控了8名參與六四晚會後遊行的示威者。這些刑事檢控,和追討天星皇后司法覆核訟費一樣,是對無權無勢無錢的社運人士的政治滋擾和打壓。

另外,過去兩年,政府與建制陣營不斷透過輿論和抹黑手段(如肆意港珠澳大橋環評施法覆核為句攪訴訟),試圖打擊小市民以司法制度監察政府的權力。關心香港環境、社會改革、民主法治的朋友,不能袖手旁觀。

過去四年,何來和朱凱迪不斷受政府追債滋擾,生活嚴重受影響。我們認為,皇后碼頭司法覆核一案,不應該只由他們兩人承擔,因此決定公開籌集訟費。我們希望在2009年曾登記「一人十蚊掟響律政署」認捐行動、以及支持社會運動的朋友,能每人付出一點,協助二人擺脫訴訟債務,支持小市民司法覆核的權利。

籌款詳情:

一) 由於律政司的債項每日的利息約為64元,為防止利息繼續累積,我們其中一位成員已在2011年12月2日墊支港幣299931.9元予律政司。這次籌款是要清還這筆墊支費。

二) 朱凱迪在2011年12月23日開了一個恆生銀行個人戶口,帳戶號 348-417239-668,用戶名(Chu Hoi Dick Eddie)作為接受是次籌款款項的專用戶口。我們會每天檢查並於「香港獨立媒體網」及Facebook「皇后司法覆核籌款匯報」專頁公布帳戶存款金額,當金額一超過299931.9元,朱凱迪就會到銀行取消戶口,償還墊支款項。若取消戶口時,存款超過299931.9,我們會將餘款全數捐予民間人權陣線,支援香港社會運動。

SAM_0195

三)捐款後煩請把入數紙以電郵傳到 [email protected],以便我們匯報及鳴謝。

查詢:
林藹雲 97424440
朱凱迪 65385092

2011年12月24日

連結:皇后清場兩周年 秋後算賬突然來(兩年前的報道,有事件的詳細背景)

下圖是二零零九年律政司發出的廿七萬訟費帳單詳情,整個官司訟費總共超過一百二十萬,大部分是政府聘請的資深大律師余若海的律師費,法援署付了大部分,但廿七萬餘數足以教朱凱迪及何來破產。二零一一年八月,律政司要求法院再次評定訟費,金額加至291747元,另外每天支付約64元利息:
皇后碼頭司法覆核兩年後被追廿七萬堂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