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葉蔭聰

網站編務顧問 網誌

政經

李鉞:「政府山」說到「保育中環」的施政水平

廣告

廣告

李鉞(退休建築師)

記得筆者於2005年9月寫了「添馬艦和迷你政府總部」一文後,政府執意地不去回應社會的反對。當時反對的除了泛民政黨外,還包括建制派的民建聯,與社會賢達如李福善、徐嘉慎與艾爾敦等。最後政府在須要立會財務通過撥款時,才以建築工人開工不足為理由去硬闖。筆者當時寫了『以「一棵樹」與「保育山」六個虛無的字去兌換了民主黨的九票,壹字值一個半票,民主黨們,你們認為值得嗎?你們認為盈餘的一半52億和4公頃的貴重地皮去建大白象,而「政府山」不作地產項目?歷史很快就會告訴你們。』(註一)
果然,五年後的今天,就像毛主席所說:「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政府五年前的口頭承諾,又怎能抵擋「暴殄天物」(當時自由黨立法會議員周梁淑怡語)的地產金權思維呢?

這次政府又以「保育中環」四個蒼白但流行的詞匯,去割裂(carve-out)了半個政府山,去建一座與渣打銀行大廈及匯豐銀行大廈高度相若(以皇后大道中水平計)的甲級寫字樓,內容五層商場,淘空了整個政府合署西翼的土地。這個構思,是否就是2006年與民主黨交換條件的所謂「保育山」的神髓呢?

以一個三十後的老人來看,「政府山」與政府合署有說不完的集體回憶。因為這就是香港二戰後直至平穩過渡,回歸祖國那多過六十多年的歷史見證紀錄和縮影。回顧二次世界大戰後,英國人重建政府合署,那時西翼的工地,都是單幢的木建兵房,和澳洲維多利亞省的Timber Top(英王儲查理斯早年寄宿的學校)的簡樸、刻苦和拓荒式的工作生活方式相若。那時的建築師、工程師,包括土木、結構、機電和港口工程師等,都喜歡穿白短袖恤衫,白短褲和白長襪的Safari裝,令人有樸素親民的氣息。政府合署建築物的外型,用料和佈局,都實而不華,盡顯當時實用主義的建築風格,在當時戰亂後的英聯邦建築物界內,評價極高。但更深層次的是政府山上揚溢的管治精神。試想想,香港從一個蔓爾小島,蛻化成為東方之珠、亞洲四小龍,多年來被列為最自由和最具競爭力的世界級城市,在許多國際性的經濟和金融領域上,都能以獨特的非主權國家佔一席位,在國際貨幣上,港元亦能自由兌換。這都是「政府山」蘊藏的intangible(不可捉摸)的施治思維的源泉,亦為當年引以為榮的一流政務主任團隊的搖籃。

這次政府以Public Miller Triton LLP報告,去「典當」半個政府山。為建造一座與政府山絕不協調的甲級寫字樓和多層商埸去鳴鑼開路。其實Michael Morrison的立論,十分清晰。這就是政府山上的政府合署三翼。與禮賓府及聖約翰大教堂等建築群佈局合理,建築外形與設計風格等,亦具優雅和實用建築主義的精粹,保持其歷史傳統價值,以不去動為「上策」。如要改動,則西翼因歷史價值與建築元素較東中翼弱(註2),可作改動,是為「中策」。假如真要改動西翼,則重建的西翼,必須在整體上應保持現有建築物的範圍和高度(只有西翼的西端,才可考慮興建「較高」樓層的建築物),是為「下策」。

這次政府斷章取義地,在既非缺水缺糧的經濟環境,採用「下策」。再加上

(1)起高層的建築三十二層加五層商埸(主水平基準上150米),與東中翼高度只七與八層,完全脫節。
(2)功能的不呼應,多層商埸與商業用的辦工樓與未來東中翼的律政司署及聖約翰大教堂與禮賓府等嚴肅用途,未能匹配。
(3)土地業權與管理的複雜化。為何要將一個如此完整和極具代表性和歷史性的政教合一政府山,像不平等條約地割裂。拱北行和花園道停車埸的經歷,還不夠深刻嗎?
(4)半個「政府山」的發展工程影響的評估,付諸缺如。如雪廠街,皇后大道中,雲咸街及下亞畢諾道的交通,未來港中醫院與聖公會的發展等。

以筆者的意見,空置後的西翼,應以「3R」的持續發展的建築思維(則Renew, refresh與reinvigorate)和讓非牟利的團體進駐,如平機會,消費者委員會,或半官方式的申訴專員和私隱專員等。這樣既可提升西翼的外貌與內涵,令它再振翅高飛。專家建議的西翼未端(則因街影日照條例而傾斜的建築部分),可另行設計為一具彫塑性的建築通道,帶上政府合署三翼的平台花園,打造為一市民共用的花園公共空間。現成的西翼餐廳層,則可與這花園公共空間,連結一起,為中區的辦公市民,提供一個大眾化的午膳地方。這樣既「保」且「育」的政府山,既可東往香港公園,南往禮賓府與植物公園,西沿下亞畢諾道,與藝穗會,雲咸街的畫廊,中區警署的古蹟文物保育,未來中環街市的城市綠洲,再加上兩條南北斜路的蘭桂坊和蘇豪的餐飲帶,這才是「保育中環」應具的神髓!

近來政府施政,流行即興式的見步行步,缺乏整體性與連貫性。民主黨的「一棵樹」和「保育山」去兌換九票去建添馬艦總部的帳,是要兌現的(註3)。擔心的是現在曾班子已陷入看守政府的「Anything he touch, it breaks」的艱辛時期(西九的大天幕與中區警署的大竹棚)如果再利用「保育中環」四字去只諮詢中西區區議會,或利用城規會去繞過立法會去推動這「下策」,更是愚昧。看來一個更長的與民共商「保育中環」的諮詢期去捕捉全港市民對「政府山」的感情價值與倦戀sentimental values和attachment,是必須的!

(註1)見2006年7月1日”都是一棵樹”(1/7/2006)
(註2)其實這正是英國人層次格局分明的聰明。因中翼除了行政立法會議廳外,就是輔政司署和財政司署的辦公廳。東翼則是律政司署和工務局。西翼則為與市民交接多的部門,既方便接待市民亦可保持東中翼的莊嚴和寧靜。建築物的外形與用料層次,也正正反影了上述功能的層次。
(註3)「一棵樹」是中翼前的百年紫檀樹,應全無問題。但「保育山」如何「保」和如何「育」,正是全港市民都要深入地諮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