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核災難:不是假如發生,而是正在發生

廣告

廣告

核災難:不是假如發生,而是正在發生
原作者:Sadie Robinson 譯者:健仔

譯按:英文原文載於英國左傾網站Socialist Worker online。此文章為較早前的《可再生能源足以提供所需的電力?》作者馬丁‧恩普森(Martin Empson)的推薦文章,並建議此文與《核電不是環保的,它不會拯救地球 》(馬丁.恩普森的第一篇文章)一併閱讀。

在日本,一個公開而恐怖的明顯事實告訴大家──我們的統治者在怎樣的情況下願意讓我們死。

歐盟能源事務專員厄廷格(Guenther Oettinger)上週說,「有一個關於《啟示錄》的講法,我認為這個詞選得特別好」。

日本福島核災難程度,與1979年美國三哩島核事故──其中一個史上最嚴重的核災難──差不多,甚至可能更嚴重。

但,日本福島第一核電廠構成的可怕風險是預期得到的。

國際原子能機構(IAEA)在兩年前曾警告日本政府:一個強大的地震可能對核電廠構成「嚴重問題」。IAEA指出日本核反應堆的設計可以承受尼克特制7級地震,而最近在日本福島錄得的地震強度是尼克特制9級。日本政府如何應對這個警告?它在福島第一核電廠建立了一個緊急應變中心──但仍然只能承受尼克特制7級地震。

2006年,日本宣稱海嘯不會對核反應堆構成威脅,並說「不會受到重大影響」。日本的統治者認為核電廠所面臨的風險,是值得付出代價的。

現在,阻止核輻射洩漏出核電廠的唯一希望,懸於冒著生命危險去試圖阻止核輻射洩漏的工人及工程師。有五人已經死亡,及多人失蹤及受傷。日本政府正在增加工人輻射中毒的危險。它將工人可接受「安全」輻射的最大劑量提高超過一倍,由100毫希提高至250毫希。大多數專家都指出,即使100毫希的的輻射劑量已能增加患癌症的風險。

核電廠以外的地方亦同樣存在風險。日本政府堅持認為需要去擔心的,只是福島核電廠30公里範圍內的居民。

爆炸

但是,在疏散區以外已經偵測到高水平的的輻射。根據官方資料顯示,在茨城縣、福島縣以南,輻射水平比週三上午的正常水平超出300倍。

福島縣南相馬市長在距離福島12里所講:「當第一個反應堆發生爆炸時,我們並沒有被告知,我們只是從電視上知道」。「政府並沒有告訴我們任何情況,我們被孤立了,他們由得我們犧牲」。

用水炮、直升機和消防車試圖向反應堆射水降溫是失敗的。

日本政府並沒有提供很多訊息──亦沒有人相信她所說的事情。日本有隱藏核災難的歷史。而這個行為並非罕見,日本政府已經一次又一次地隱瞞了有潛在危險性的核子力量。有些國家領袖們在反核呼聲的壓力下,聲稱他們已將核電計劃擱置。另外有其他國家領袖,隨著核工業的發展,會聲稱他們的核電廠並無問題。所以,英國首相卡梅倫(David Cameron)強調,建造新核反應堆的計劃將如期進行,及聲稱他們的設計是絕對安全的。

不過,核電是無法確保安全,就算是現代最先進的反應堆設計。

這項工業的歷史是一種輻射洩漏及謊言的歷史,政府及核工業者都試圖隱瞞核事故的真相。根據綠色和平指出,來自Sellafield的污染物,已經將愛爾蘭的海水變成全球最受放射性污染的海洋。

核原料在「日常」時間裡殺人──在核輻射洩漏和爆炸前已經開始。例子有Sellafield地區的兒童白血病的患病比例,較英國的平均水平高十倍,和在愛爾蘭海沿岸的房屋發現鈈的粉塵。而Sellafield核電廠的輻射洩漏和核事故,意味著現場有六成建築物不得不被歸類為核廢料。總的來說,該核電站是地球上放射性濃度最高的地方。

福島核事故揭露了一個明顯的事實:所有核電廠應被關閉。

武器才是真正的原因

對有錢人來說核電是十分重要的,因為它可聯繫到核武。

英國第一個核電廠Windscale,投產於1956年。其後改名為Sellafield──因為Windscale這個名稱會令人聯想到1957年的災難。從一開始,其總目的是為了生產武器。其生產的鈈是用以推動英國的原子彈計劃。

問題很快出現。1957年,核電廠的反應堆發生嚴重火警,並釋出放射性物質波及周邊農村。當時,它是世界上最嚴重的核事故。20世紀60年代,Windscale開始再加工已經耗盡的核燃料──一直持續到今天在Sellafield名為Thorp的再加工場。

到現在,Sellafield依然每一天傾倒八百萬公升核廢料入大海中。

原文:http://www.socialistworker.co.uk/art.php?id=24287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