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梅窩十四黃牛:發展,別忘了我!

廣告
梅窩十四黃牛:發展,別忘了我!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梅窩十四黃牛」事件引發四千多名網民自發寄電郵給漁護處,希望能盡力保住梅窩僅餘的十四隻牛牛。漁護處主辦的大嶼山牛隻問題工作小組於八月二十四日舉行,會上集中討論最近引起爭議的十四黃牛事件。列席者包括梅窩鄉事委員會、離島區議會、愛護動物協會及十多個非政府組織。今次的會議可算為牛牛帶來一點希望,因為梅窩鄉事委員會和離島區議會均表示支持牛隻原區安置,並希望政府興建牛舍,但最重要的是牛舍需接近近郊野公園,遠離市區。但由於方案仍未落實,包括牛牛雖然是「原區安置」,但往後日子會否被「圈養」,更甚者,是否有部分黃牛「被搬離」,還是未定之數。

根據漁護處的統計,現時的十四隻黃牛當中六隻雄性,八隻雌性。全部都是健康、已絕育、而且無攻擊性的。梅窩鄉事委員會成員表示,若能找到適當而又遠離民居的牛棚,他們同意讓十四隻黃牛原區安置;但他們也提到牛棚須遠離市區。同時,鄉事委員會代表指出,黃牛滋擾交通屬最主要的問題。離島區區議員黃福根也表示,如果有適合地方安置黃牛,是可以接受的。雖然鄉委會和區議員於會上似乎暫時支持黃牛原區安置,但他們似乎是支持「圈養」牛隻,而這一點,保護動物組織、愛護動物協會,甚至是漁護署的獸醫,都不贊同。而且,從他們的口吻如「未死牛就愛牛,如果有人命傷亡誰負責?」、「再溫馴都有獸性」,十四隻牛牛能否繼續於梅窩生活仍未有定案。

保育團體島嶼活力行動成員則表示,牛牛是梅窩讓外界認識的好機會。因為有很多遊客都很愛這群牛。關於交通滋擾的問題,島嶼活力行動成員表示最重要的牛隻反而起了減低車速的作用,他於梅窩曾看見不少超速的車輛,交通問題的癥結在於超速司機,而不是牛隻,「避開牛隻或牛糞並不會帶來什麼大問題,反而,大家是否想看見超速的司機撞傷小孩?」大嶼山愛護水牛協會的何來亦表示,梅窩超速駕駛的情況存在,當中以巴士和的士尤為嚴重。每年被撞傷或撞死的牛隻多於二十隻。

而綠色大嶼山協會成員則表示,二OO五至O六年間,梅窩牛隻的數字為二百多隻,是現時的十倍。他質疑為什麼當時大家都不覺得是問題,反而現在剩下十多隻,卻被視為問題多多。曾在梅窩住了二十多年、「生態與藝術組織」負責人二犬認為,梅窩近五年的規劃和發展嚴重影響到黃牛的生活。以前車輛只可以去到碼頭附近的位置,但現在連村內的道路都開通了。在這五、六年來,建車路加上與東涌的連接,令梅窩的車流量以百倍上升;相反,黃牛卻由二百多隻變成只有十四隻,這是一個極之嚴重的問題,「有人可能會認為自然生態漸漸遭城市淘汰是很平常的事,但只是用左短短五年就變成得返十四隻,淘汰的速度也未免太快了!其實黃牛一直都在梅窩生活,只是因為起左路之後,人就覺得佢地霸左車路。」有人覺得牛糞很礙眼,二犬認為牛糞一直以來都存在,只是當時有泥土把牛糞吸收;後來,愈來愈多石屎路,人們才發覺牛糞的存在。

至於在臉書發動四千多人「一人一信救黃牛」的非牟利獸醫服務協會成員MARK MAK表示,梅窩牛其實是梅窩的一大寶藏。為了更直接近黃牛,Mark特地前往梅窩住了兩天,了解牛牛生活情況及收集居民的意見。「那天晚上剛好是梅窩音樂節,我發現,大部份人反而衝左去同十四隻牛影相。」 另外,他亦遇見兩件令他非常深刻的事。在梅窩,他聽說,某一天,有位小孩給牛嚇驚了,摔了一跤,皮外傷,但她的媽媽卻表示不想報警,也不想投訴,怕連累牛牛。第二件事,是他看見一名操流利英語、相信是外來的新移民的小朋友,騎著單車要闖過牛群。Mark 曾出言相勸,但小朋友不願就範,還是要硬闖。小朋友的媽媽當時也在場,她不單沒有阻止兒子挑釁牛牛,還叫MARK不要多事。二犬更表示曾見過有外來的青年用噴漆噴於牛牛的身上。面對一些人類不懂得如何跟牛牛相處的問題,MARK認為教育是重要的一環,但遊遍整個梅窩,只看到一兩次有關黃牛的宣傳,他希望政府於這方面應著力一點。他認為,不少外來的遊客其實都對這十四隻牛很有感情,他亦相信大家願意協力做些事去幫牠們。他有意於網上發動全民執牛糞的行動,並籌備牛隻導賞團以證明黃牛能帶動梅窩我經濟,來保住這十四隻剩下來的牛牛。

大嶼山南部現只剩下約一百五十五隻牛,六十六隻水牛,八十九隻黃牛。有份出席會議的何來表示,她希望處方能設在地管理,原區招聘有傳統經驗的牛隻管理員。她反對無理遷徙牛隻,因為她認為剛於一年前接任的牛隻管理隊未有足夠經驗或知識應付。至於牛糞的問題,何來表示之前已和食環署提到要增設牛糞收集箱,而且她曾跟前線員工交談,他們都表示支持,希望食環署能儘快落實。

漁護處於總結會議時表示首先會從教育、宣傳著手。至於其他如交通問題、牛糞收集問題等等,處方會與其他部門再商討可行的辦法。是次會議後,十四隻黃牛的去向未有一致決定,但處方表示會致力尋求解決方法,既要體諒居民的難處,但亦接受其他人士的意見。

觀乎今次的黃牛事件,甚至新界東北新發展,有一個問題值得我們深思:香港的發展,是否一定要把所有看似再沒有經濟價值的東西都消除掉呢?黃牛可能會帶來衛生清潔、交通甚至安全的問題,但有問題並不代表要牛隻消失,而是要大家一起去想辦法去令問題消失。就如車輛都會撞傷人,那為什麼沒有人要它們消失呢?更何況,黃牛帶來的問題並不是沒有方法解決,如:在特定路線和特定時段設置牛欄或增設趕牛人員。再者,黃牛是否對梅窩是百害而無一利呢?看見外間對黃牛的關注,相信這十四隻牛牛反而可以令梅窩成為香港一個獨特的小鎮。

編輯:謝曉陽
圖:何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