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歡迎任期內擱置23條立法 關注打壓表達自由的管治 (人權監察1013新聞稿)

廣告

廣告

歡迎任期內擱置23條立法 關注打壓表達自由的管治
2010年10月13日 人權監察新聞稿

特首曾蔭權今天在施政報告中承諾在餘下的任期內,不會啟動《基本法》第23條立法,香港人權監察對此表示歡迎,但認為過往一年在他的管治下,多個政府部門以不同的執法和行政理由,藉詞肆意打壓不同團體和個人的表達活動,令人更擔憂訂立該等法律之後,香港市民的自由將會遭受更大的威脅。

曾蔭權政府一如既往,迴避大部分的重要人權議題,諸如警方濫權和政治化、香港電台的機構和編輯自主受干預、中港澳入境政治黑名單、成立人權委員會,以及落實聯合國對香港的建議等眾多議題,令人遺憾。在經濟社會權利上,曾蔭權政府仍未有根本地改變向地產和商界傾斜的錯誤做法;對通貨膨脹對基層市民的影響,亦未有正視。

打壓表達自由的管治

從人權角度來看,曾蔭權在過往一年的管治下,接二連三打壓表達自由,已成為曾蔭權政府的特色,是曾蔭權管治下縱容甚至促成的大毒瘤。

過去一年,警隊以至食環署、康文署、海事處等多個本應沒有政治任務的政府部門,以不同的執法和行政理由作藉口,肆意打壓不同團體和個人的表達活動,由「強搶民女」、「釣魚保釣不是捕魚」,到日前的「宗教活動政治敏感」和「香檳泡沫襲擊」等事件層出不窮。

在施政報告中,曾蔭權對他這些管治特色,未有隻字交代,令人憂慮在他管治下會再出現打壓表達自由及其他部門藉詞侵權的事件。

《基本法》第23條立法

行政長官在施政報告中明確指出:「(特區政府)決定在本屆任期內,不啟動《基本法》第23條立法」,人權監察對此表示歡迎。社會各界一直擔憂特區政府會藉《基本法》第23條立法收緊市民的表達及言論自由,尤其在警隊日益政治化的環境下,有關立法將會更加威脅市民的基本權利。即使政府現階段擱置《基本法》第23條立法,但人權監察仍呼籲市民繼續監察政府,留意有關的最新進展。

加強保護個人資料

人權監察對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將會就企業轉移客戶個人資料用作直接促銷的問題發出新指引,以及政府建議在《個人資料(私隱)條例》內就有關問題訂立更明確的規定表示歡迎。保障市民的個人資料私隱是重要的人權議題,人權監察促請政府在公眾討論下,盡力加強對個人資料的保護。

政制發展

在立法會通過2012年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產生辦法後,行政長官一再呼籲社會各界為落實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和2020年普選立法會鋪路。可惜,政府一直拒絕交代達至普選的路線圖,面對社會質疑日後的普選是否真正普選,行政長官亦拒絕在施政報告中承諾特首選舉不會有過高的提名門檻,及全面廢除功能組別,人權監察對此表示遺憾。

協助少數族裔人士

政府建議加強協助少數族裔人士融入社會。人權監察認為,政府的建議流於片面,對少數族裔在教育、就業及政府人員向少數族裔人士執行職能時面對的困難及歧視視而不見,缺乏基本的承擔和誠意,若政府不去修改《種族歧視條例》保障不足和約束不了政府行為的缺憾,以及落實全面的促進平等機會和反歧視的法律、政策和資源承擔,所建議的措施作用有限。例如因為法例保障不足,導致很多少數族裔永久性居民連銀行戶口也未能開設,政府想解決少數族裔的貧窮問題,只能緣木求魚。

漠視成立人權委員會

人權委員會是提倡和保護人權以及監察政府是否履行國際人權公約的法定機構。香港至今仍無一個統一而全面的法定人權保障機制去提倡和保護廣大市民的人權。現時這項工作散落在不同的機構之上,但它們各有不同漏洞,以至未能有效和全面地保障市民的人權。人權監察促請政府盡快成立符合《巴黎原則》[1] 的法定人權委員會。

國民教育與人權教育失衡

行政長官在施政報告中建議加強推動國民教育,並特別建議檢視中、小學的德育及公民教育課程架構,進一步加強國民教育內容,使這個課題成為獨立的「德育及國民教育科」。人權監察認為,近年政府大力推行國民教育,令人權教育備受忽視,導致兩者嚴重失衡;而且政府推行的國民教育,只是宣傳和灌輸狹隘民族主義的工具,無助培養獨立和批判性思維及全面理性討論。人權監察擔心,行政長官的建議,會進一步將國民教育淪為洗腦式的灌輸,甚至排拒學校內的基本人權教育,因此人權監察促請政府重新制定國民教育的方向、資源分配及內容等,並相應加強人權教育,以達至國民教育的真正目的。

表達及言論自由

面對眾多有關表達及言論自由的議題,包括主流媒體自我審查日益嚴重、公共廣播的發展及開放大氣電波等,特區政府竟然對此隻字不提,人權監察表示失望。此外,過往一年政府部門充當政治工具的多宗事件,非但損害港人的言論及表達自由,更損害香港的自由和法治,犧牲行政和決策理性。人權監察對行政長官並無交代如何確保公務員團隊和政府部門避免淪為骯髒的政治工具表示失望。

註:
[1] 《巴黎原則》是1993年聯合國大會通過有關國家人權機構的國際標準,請參考Commonwealth Secretariat, “National Human Rights Institutions: Best Practice” (London,2001). 有關人權委員會的資料,亦可參考香港人權監察:資料專頁: 推動成立人權委員會:按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