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無信不立

民無信不立

  唐英年早前被揭發在大宅中違規僭建二千多尺的地庫,社會上口誅筆伐之聲此起彼落。在出任政府主要官員時,竟欺騙自己的政府、妄顧法紀,已是嚴重失信的行為。更甚者,他在回應傳媒質疑時,不但前後矛盾、謊話連篇,在知道無法再掩飾後,更在諉過於人,將責任全推卸到太太身上。唐英年在事件中欺騙政府、欺騙傳媒、欺騙大眾,誠信徹底破產。

  社會上有一種論調:選特首是要選能做事的人,而不是選好人,故此候選人的私德不應成為我們斷定他是否適合做特首的因素。這種說法,是極危險的。有怎樣的領導,就有怎樣的社會;若我們能接受一個滿口謊言的領袖,香港很快就會變成一個滿口謊言的社會。我們真的希望社會中盡是能幹的撒謊者嗎?其身不正,我們還怎樣能教導下一代要做個誠實的孩子?

  子曰:「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身為領袖,最重要的,並不是他能力的高下,而是他是否得到人民的信任。即使領袖的能力不足,他的一眾幕僚也能為他出謀獻策、補其短處;但若果領袖缺乏誠信,得不到人民的信任,則他對人民作出的一切承諾、他所推行的一切政策,可信性也會存有疑問。唐英年先是欺騙大眾,後是推卸責任,試問他在競選時所作的承諾還可信嗎?我們還能相信他將會是個有膊頭有腰骨有承擔的特首嗎?

  誠信,是社會大眾對領袖最基本的要求。若果連這也達不到,有多少大地產商的支持、有多少選委的提名,也是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