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無錢無醫生,無錢無藥醫?

無錢無醫生,無錢無藥醫?
廣告

廣告

吃早餐的時候,早晨新聞說一則自昨晚六點半新聞就已經報道過的舊聞,其中一句十分觸目驚心,驚醒了睡眼半開的我。報道的內容是治療肝癌的藥物太貴,醫生促請政府資助病人治病。最有效治療肝癌的標靶藥物沒有政府資助,每月藥物數以萬計。如此龐大的成本,非每一個市民所能負擔的。一名醫生接受訪問,表示:「現在我們只能根據病人的經濟能力,安排治療方案」我呆了,徹底的呆了。那不就是人命跟金錢掛勾了嗎?這不是那位醫生的錯,問題在於我們的醫療系統,以至福利制度是否完善。

一整個早上,我在設想,醫生們或者比我更痛苦。他們明知道還有治療辦法可選,也明知道有對病人更好的療法,但就是因為錢,因為病人沒有錢,所以要退而求其次。富病人,可以用好藥物,換取更長的壽命;窮病人,沒有好藥物可用,續命的機會或者沒那麼大。難道,窮的代價就是折壽嗎?窮病人本身或者已經沒有充足的營養,抵抗力差也是可以理解的。如是者,窮人體弱,無錢醫病,早日安息,那又是甚麼道理?我知道,世上沒有免費午餐,但人命與金錢的考慮,怎可能讓後者勝前者?我們懂得批評中國大陸的「無錢無醫生」,又如何能雙重準備地接受香港的「無錢無藥醫」?

說了那麼多,我的重點不是謾罵,而是建議。我們不單需要豐富「藥物名冊」,增加資助藥物數量。長遠而言,我們需要建立醫療保障系統。透過徵稅,協助市民未雨綢繆供醫保。政府方面要作出全民醫療免費(或資助)的保證,以杜絕「無錢無醫生」或「無錢無藥醫」的情況出現。近年,不少福利主義國家先後出現經濟危機,令人對社會主義、福利型社會的理念產生懷疑。然而,人們對公義的執著不變。只要是公義的事,我們就當做。誠然,社會上有人濫用福利,是因為他們未能理解個人作為社會整體一部分的權利和義務。沒有人是天生最愛不勞而食的,通過教育,配合充足的機會,誰都可以自力更生。政府絕不能只因為有機會有人濫用而犧牲普羅大眾的福祉和社會的公義。我們要做的,不但要使幼有所教,老有所依,更要同心建設一個公義的社會。當日我們為中國大陸的金錢重於性命的醫療系統感到心寒,為何今朝我們又怎能容許根據病人經濟能力,安排治療方案的事在我城發生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