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燒都唔化——焚化爐的爭議

當將軍澳堆填區擴建計劃被立法會否決後,環境局局長邱騰華迅速提出興建焚化爐方案,除了堆填和焚化,香港還有其他出路嗎?今次獨立媒體(香港)主辦的離線沙龍,特意邀請兩個綠色團體就技術、經濟、社區持續發展、環保工業幾個層面作出深入分析。

綠色和平項目經理張韻琪認為政府更應動員垃圾回收再造,政府所引用的台灣或日本例子,現時皆因減廢成功,甚至令焚化爐不夠垃圾燃燒,香港政府現時卻仍然沉醉在科技迷思當中。

地球之友高級環境事務主任歐詠芷補充,政府理應追求的是廢物管理及回收,令可燃燒廢物減少,不應只考慮最低層的廢物堆填及焚化。南韓、台灣、日本在建焚化爐同時,亦有一套完整污者自付及垃圾管理政策,不然垃圾量必然不會減少。雖然第一期焚化爐只有3000公噸容量,但政府必定會再加擴建,政府目前所謂的「迫在眉睫」實際是拖延策略。政府早於九十年代中已討論垃圾收費,當時又徵用了十幾公頃的郊野公園來作堆填區。後來雖然發表了廢物管理綱領,但最終沒有落實。現在除沒有垃圾收費外,亦沒有生產者責任制。若政府不承諾減廢,日後政府就只會繼續燒垃圾,而不會考慮管理垃圾的制度。

立法局議員的意向方面,歐詠芷表示,團體一直要求議員及政府先確立廢物管理及收費,並已游說立法會議員去站穩立場。

屯門民間基建監察:環團沒有站穩反對立場

當局擬建的焚化爐位於屯門,是次離線沙龍有屯門民間基建監察的成員Parkson出席,他對於環保團體不再堅持反對焚化爐表示遺憾,這種民間力量反被政黨及團體遊說接受於屯門建焚化爐的情況,已是2000年後第三次。目前屯門區內已有污泥焚化爐,不少街坊也反對於屯門再建垃圾焚化爐。Parkson表示有政黨不反對焚化之餘,反而游說他們接受。他認為應該好好教育議員如何閱讀今年三月發表,有關興建焚化爐的環評報告。

歐詠芷估計,政府或同時興建屯門及石鼓洲兩個焚化爐,並用船隻運送垃圾。綠色和平引北京及台北例子,從廢物政策上的考慮,主要是居民是否有決心減廢、以及市民跟政府及焚化爐營運者在處理各種廢物的方式上的角力。綠色和平認為,市民要爭取公開在焚化爐運營時所產生的環境污染數據,特別是當年香港有焚化爐的年代,而不應太快談論細節和補償。現時內地政府、機構及公司不斷來港遊說,爭取此單一運營此宗大生意。

國內反焚化運動

歐詠芷指出國內反焚化運動,目前也如火如荼。反焚化地區動員都會有 vest interest,例如在北京和台灣,這些都是難以避免的動力。在運動初期,應該爭取加入監察委員會,做好分類的監察。雖然一開始只是「後花園」政治,但未來應朝向公眾監察細節,爭取透明度,減低對環境的破壞。地球之友則表明,反對將廢物輸出至中國,因為內地已開始拒絕垃圾進口,香港理應自己解決垃圾回收的問題。

歐盟的扭曲計算法

歐詠芷提出另一個問題就是歐盟,因為歐盟會把焚化爐產生的電計算為再生能,導致問題被扭曲,歐洲有些報告甚至說焚化爐比起柴油機車和放煙花排放更少有害物質。

回收就業不振

政府在回收就業問題上完全沒有願景,兩個環團都認為,政府應投放資源支持回收就業。日本的垃圾分類就做得很好,南韓在2000年也動用十億美元起廠,招聘低收入人士,把回收到的膠變成回收粒和變回石油。它們的技術已變成專利,年年有錢賺。相反,香港的官員仍是英式科技至上的思維,只考慮垃圾末端處理,他們都只是技術官員,但我們需要的是生活的哲學,不應物質至上,要與土地結連,不應迷信技術。張韻琪表示,日本已在考慮跟自然環境相容的政策,相反內地仍然是工程師領頭,迷信科技,沒考慮長遠的環境。地球之友更指,台北因為民眾運動強大,淡水的焚化爐已經沒垃圾可燒,要由堆填區掘垃圾燒以維持生存。

澳門的例子

張韻琪引用澳門的例子,這裡是「大把錢」兼有最新技術,但沒有做好分類減廢。早前曾到中山焚化爐,技術甚高,但因為燒建築廢物而壞爐,結果要加油去燒。澳門現時則在燒一些如賭場紙牌的東西,台下有人補充,澳門賭場的紙牌是膠面,會有二噁英排出,是不能回收的,另外由於賭場規定每幾分鐘就要換一副新牌,因此耗牌甚多。台下的葉蔭聰指出,澳門技術先進,但沒有分類回收減廢,得技術無所用。香港沒有分類的話也是一樣。我們自救的鬥爭策略,就是地區要堅守立場,不要焚化爐。澳門現時沒有環保的部門和團體,無人監察。

尚未完成的《都市固體廢物處理綱領》

張韻琪認為必先迫政府完成2005年《都市固體廢物處理綱領》,然後才考慮任何焚化爐方案,並在2014前先落實減廢。

歐詠芷指出,2003時已落實先分類後堆填,由政府承包給公司去回收,若這些公司違反回收準則,政府就會將他們 blacklist,市民應做好監察。台下指出在街邊的分類筒,什麼垃圾都有,若然混合了其他垃圾,工人便不會拿去回收。若我們不針對垃圾生產者,只針對前線工人,實在是很不公平。整個社會很短視,大家都用錢來考慮。

離線沙龍:焚化不焚化——綠色和平與地球之友有分歧 part 2
離線沙龍:焚化不焚化——綠色和平與地球之友有分歧 part 3

本月份另一項相關主題的活動:「左翼星期四」之香港的廢物處理與綠色就業

日期:2011年2月17日
時間:晚上7時30分至9時30分
地點:序言書室(旺角西洋菜南街68號7樓)
講者:黎梅貞(香港泥頭車司機協會)、張韻琪(綠色和平項目經理)、左翼21生態小組代表

連結:http://www.facebook.com/event.php?eid=104423352969243&index=1

都唔知點好

垃圾焚化誰都知道有一定的問題, 但另一個問題是垃圾太多唔燒唔得, 所以我都唔知點算好.

反而我認為, 回收是市民而不是政府的責任, 兩個團體批評政府沒有做好回收, 但沒提及市民對減少和回收廢物有幾支持, 市民對實施垃圾收費的反對, 實在不夠全面.

希望環保團體唔好學政客一樣, 只會向弱者抽水.

地產霸權下所產生的「垃圾」

.
看完劍玲小姐所寫的「買唔到碟,又係地產霸權!」,再看此篇,腦內浮起的問題是: 地產霸權下所產生的「垃圾」,應由誰來支付處理費,和提供解決經費給社會作賠償才算合理呢?

或者,要那些大業主、地產商,因著他們的過份貪婪行為,而引至不必要的結業、搬遷所產生的「垃圾」負責,也應是一個合理的想法吧!?
.

環保與消費

處理垃圾的源頭除了針對垃圾分類外, 為何沒有觸及我們消費習慣的問題?
例如, 現在到澳門買杏仁餅, 卻要消費一大堆包裝盒及袋. 我曾問澳門那些售貨員, 為何你們用那麼要獨立包裝, 這十分不環保,
她們解釋這是因為消費者覺得獨立包裝有助保存.

搞環保, 唔該也分析一下我們現在這個資本主義/市場的問題. 否則現代人的extravagant 消費繼續, 同时慢慢發展出另一種可賺錢的回收業. 到最後也不知是否真的解決環境的問題.

段片做乜?

段片做乜在 12:39 停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