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由官商交合基金引申至公民社會

廣告

廣告

寫本文章首句(即此句)的時候是施政報告發表當晚的凌晨,並打算在今晚內完成第一稿。可是我將於兩天後方發表本文,因我想給香港各大傳媒足兩天時間,看看彼等怎論述這個所謂「關愛基金」。(其實我在施政報告發表當天下午,已在獨媒的一則回帖中指出這基金有問題。所以不是沒有提示的。)

我雖不曾遍讀各先進國家多年來的施政報告,但我敢信港府今次又「創先河」,竟炮製出這樣一個官商交合的畸種。

試問,邊會有個政府竟公然指定由那一界別或階級去捐錢呀!咁若然文化界A君想捐又點?教育界B君想捐你又畀唔畀?!或換個角度說,大家能否想像到有一位美國近代總統,會於國情咨文中提出,要白人捐一大筆錢來扶助黑人,或要男人捐錢助女人,或由紐約州居民捐錢比維珍尼亞州居民?!

這些是凡具備合格(不需要是傑出)政治水平的人皆認為是不該復不堪的提案。但為甚麼在外國是明顯地荒謬的事,在香港卻似見怪不怪?大家請想想。

第二,他指明由商界捐錢專用作扶貧,咁即係變相迫某一階級去領另一階級嘅情!須知道,救弱扶貧是政府應有之義。他現在缷膊不特止,還要拿貧弱者的僅有尊嚴來替富商的面上貼金! 若果曾蔭權是要吝嗇那第二個50億的話,咁佢年初就咪鬼浪掟成六百億出嚟起高鐵啦。(至於其餘的荒謬處以及魔鬼細節,由於時間關係,有請大家繼續跟進和發掘。)

再看深一層,若說這荒謬提案為一症候,那麼它倒顯示出這個政府實已病入膏肓。遠的如領滙都經已不計,單計新鮮熱辣的自願醫保、先租後買和這官商交合基金,無一不是要關注住金融和地產這兩大寡頭壟斷行業。事實是,在這十多年間,事態已由官商暗中勾結演變成官商公然交媾。今後若仍缺乏一有效的第三力量來制衡之,後果將越發不可收拾。我們香港人民實再不能如一盤散沙,任由這日益盤根交錯的支配階級魚肉下去。

且,綜觀整篇施政報告,其中可供質詢、批判,有待糾正、改進之處,實不下數十起。它們每一項都是值得及應該進一步深入研討和跟進的。但現今香港的實際情况卻是: 只有三幾個關注團體加上三幾個熱心人仕出嚟就三幾個事項批評三幾句!(如遇着城市小報之流,就連果三幾句都唔見埋。)雖則傳媒是有部份責任要付,但歸根究底,都是香港的公民社會有欠團結/組織之故。須知道,香港是沒有在野黨的,亦即沒有一個影子內閣。如果有,那麼在回應和監察上就會更有系統和對應性!這就是我們需要的! (在現階段,我們應先就有關的發展大方向上謀取一共識。)

現在港府建制中有三司十二局,我們民間也能組織一個具體而微的影子公民監察組織來與之一一對應,而且初時只需數十有心人即能成立。換言之,我們數十人有數十人的玩法,日後擴大至數百以至數千人,亦有數千百人的打法。(至於有關細節和步驟,我在近幾年來已反覆推敲,將於適當時機提出,以起拋磚引玉之效。在此期間,大家可先自行謀劃一番,這樣當能有助日後的理解和合作。)

影子公民監察組織將比零八憲章更具操作性, 這正是香港公民社會的大勢所在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