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當尖碼巴總遇上旅遊巴士

當尖碼巴總遇上旅遊巴士當尖碼巴總遇上旅遊巴士當尖碼巴總遇上旅遊巴士當尖碼巴總遇上旅遊巴士當尖碼巴總遇上旅遊巴士當尖碼巴總遇上旅遊巴士當尖碼巴總遇上旅遊巴士
廣告

廣告

暫別獨媒數月, 就是一直忙碌著「尖碼之聲」的事情。

在過去近半年的時光裡, 爭取保留尖沙咀碼頭巴士總站的事情, 可謂峰迴路轉。自2009年6月第一次刊憲, 以一人一信向政府遞交了5100份反對意見書後, 跟政府糾纏了接近一年。在接近2010年「七‧一」時份, 收到消息指政府會在去年10 - 11月將拆站計劃提交行政會議作最後審批時, 我們整個團隊的心情都往下沉下去, 心中總是想著「大限將至」, 唯有盡最後一切努力。

就是發現尖碼巴總的主要經營者 ─ 九龍巴士, 對於拆站計劃一直 「保持緘默」, 我們在想拆站對九巴的經營存在不細的影響, 但默不作聲的原因可會是缺乏市民的支持?

於是我們在去年的「七‧一」時策動一人一信, 希望九巴介入和跟進, 並於7月24日將1600多份信件連同一個預祝尖碼巴總90歲的蛋糕交到九巴。可是換來冷落對待, 到最後得到的, 只是一封官樣模式的回覆:配合政府的計劃。

那個時候, 我們整個團隊的心情雖未至於直插谷底, 但心想著就只待10-11月被宣告行動失敗。就連早在上半年已有計劃去做的報告書, 各人都再無精神投入工作。

縱然我們的士氣低沉, 但還是繼續堅持於在「青台」繼續開咪, 繼續聚頭「吹水腦震盪」。也就想起之前大家有討論過關於處理「尖東(麼地道)」巴士總站的問題。因為這個在2007年新建成的巴士總站, 就是用以取代尖碼巴總。要是將尖碼巴總保留下來, 就會使這個新總站被荒廢。從客觀角度去看, 對政府官員而言卻是一隻「黑鑊」, 將不利於爭取保留尖碼巴總。

於是乎, 我們想起2009年的東亞運動會開幕禮當晚徵用「尖東(麼地道)」巴士總站作旅遊巴士候召區的安排;也想到6月份一集「青台」的節目訪問旅遊巴士司機在尖沙咀的工作苦況。確定了將「尖東(麼地道)」巴士總站改作旅遊巴士停車場, 既可改善旅遊巴士的泊車空間問題, 同時又能化解「被荒廢」的問題。只是一直苦惱著不知如何帶出這個訊息的時候, 在7月13日發生了一宗旅遊巴士司機與警員的衝突事件。於事就乘勢發動旅遊業界爭取改善尖沙咀旅遊交通規劃和將「尖東(麼地道)」巴士總站改作旅遊巴士停車場。短短兩天行動已經得到近四百位業界朋友支持, 也透過傳媒將旅遊巴士司機的苦況展示於坊間。終於為我們的團隊注入重新振奮的生氣。

透過油尖旺區議會陳文佑議員的動議, 在9月9日的會議提出動議討論將「尖東(麼地道)」巴士總站改作旅遊巴士停車場, 再一次將尖碼巴總的議題帶入區議會。縱然我們再一次被包括民建聯在內的建制派拒絕列席會議, 但旁聽時見著支持拆卸尖碼巴總的議員可謂節節敗退, 彷彿有點身心舒泰。但好消息更是陸續有來, 政府代表在當日會議表示, 會將拆卸尖碼巴總的一個前期工程項目重新刊憲。也就是說本來擔心的「關口」解除了, 不單當場舒一口氣, 更可謂對爭取保留尖碼巴總重現一線曙光。同時間, 團隊成員也私下細語:總算過去的努力沒有白費。

隨著政府在10月22日重新刊憲, 新一輪抗爭工作又重新展開。對著刊憲這種政府的行政程序, 這次我們的部署更來得仔細謹慎;同時也看到這次可會是爭取保留尖碼巴總的最後機會, 所以在動員方面作出積極的安排。慶幸在10月31日萬聖節當晚得到馮檢基議員身先士卒;然後在12月5日的「五區總行動, 爭取留巴總」當日, 得到各泛民政黨派出代表支持行動, 使這次反對刊憲的工作超額完成, 在12月21日刊憲咨詢期結束當日, 遞交了13,368份反對意見書。並同時將花費了三個多月完成的《爭取保留尖沙咀碼頭巴士總站 尖沙咀交通及旅遊規劃研究報告書》提交予政府。

報告書內詳列拆卸尖碼巴總改建露天廣場在交通規劃、旅遊規劃、城市規劃、歷史保育的謬誤, 也同時列出多項關於保留巴士總站引發的問題的解決方案建議。

我們撰寫這份報告書背後的理念, 是得到前輩指點, 指出爭取保留尖碼巴總不能只集中在巴士總站 / 天星碼頭的範圍, 因為難以帶出訊息、引發坊間的注意, 或是得到政府的重視。若單純提及保育, 現實的香港人更只會嗤之以鼻。回望政府的計劃, 產生的影響也不只是巴士總站的範圍, 更會是涉及到整個尖沙咀區域;而且改建露天廣場的目的是為了旅遊業的發展, 於是乎我們就「膽粗粗」的嘗試來一次「大包圍」式的指出政府計劃的問題, 並得以名正言順地帶出將「尖東(麼地道)」改作旅遊巴停車場。

相信有留意開「尖碼之聲」的動向的, 對於過去半年的行動的「疑團」, 相信透過本文的分享, 都能夠一一解開。我們期望, 很快的就會為全香港市民帶來好消息。但同時的, 希望大家能繼續支持我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