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皇后案火速籌集30萬 掀社運新希望

皇后案火速籌集30萬 掀社運新希望
廣告

廣告

圖:朱凱迪,何來及其他參與籌款活動人士展示存款記錄及剩餘現金

(獨媒特約報導)2007 年8 月皇后碼頭被清拆,社會上引起很大迴響。社運人士朱凱迪和何來事後申請司法覆核試圖停止政府清拆碼頭。9月法庭判二人敗訴,並於2009年七月向二人收取約27萬的費用,經法庭評核後,總數為29萬。雖然朱凱迪和何來申請了法援,但法援正式批核前的法律費用仍然要繳付,前期開支不受擔保。二人便要為那6天的空窗期繳付訟費。為此,10 dollars 4hk舉行網上募捐, 兩星期內便籌得30萬元, 成功協助二人免遭破產的厄運。亦同時彰顯香港行政霸權的不公義, 以及社會運動人士的堅持和困難。

籌款活動於2011年12月23日開始,到1月8日便火速籌得足夠款項。直至戶口於1月10日刪取為止總籌得的款項數字為309,706.65元。繳付了約29萬給律政署後,剩餘金額為9,775.56元,將全數捐給民陣。朱凱迪表示希望民陣能用於警權小組。他不會因為這次需要籌款解困而改變在社運上的抗爭角色; 反而會因為成功籌款而推動自己繼續參與抗爭運動,為香港的核心價值奮鬥。

這次活動一共錄得286項捐款。捐款數量由港幣10元至一萬元不等。平均每人約捐1,082元。今次籌款方式大多利用網上平台。除了ten dollars 4 hk的電郵群組外,還有利用獨立媒體的網站、Facebook、網上電台和專欄等。Facebook 的網站大約一共收到300 個like. 除了網上募捐, 其他方法像直接轉帳和海外電匯都有使用。根據過往例子,若果使用paypal 而籌款機構不是正式慈善機構,那paypal戶口有可能被取消,加上有些稅項處理煩複, 所以這次活動的成功其實得來不易。

朱凱迪把過去20日所得捐款資料公開。然後把銀行戶口的存款卡剪爛,以示戶口已取消,並把捐款數字公開給大家審閱。他感激所有捐錢的善長和默默為香港社會運動付出的人。雖然做社運要面對四方的打擊和壓力,但他認為公道的事是有人支持的。

何來表示當初她没有想過會得到很大支持。幾年前在皇后碼頭要清拆時,她憂慮香港人失去尊嚴。但到了抗爭時刻,有超過二百人在雨中等候被捕,她便對香港人重生信心。即使「搞社運」要面對官司和社會服務令種種後果,社會這場仗也算得是勝利。對於這次訟費,她已經有準備要破產,甚至坐監。她覺得這次籌款就好像一次公投。市民讓政府和社會知道他們做的事都是對的。她感到非常驕傲。一直以來得到不同人的支持,認識了如至親的朋友, 社運才可一直延續下去。有些人說他們背後有財團、金主和其他大勢力支持,這並非事實,成功籌款是香港人共同努力的成果。

另一位發言人民間人權陣線警權組的王浩賢表示這次律政署追討訟費是政治騷擾。他批評律政署違反法援原則。法援的原意是協助没有經濟能力的人打官司,不會埋没窮人彰顯公義的機會。但現在卻倒行逆施。黃仁龍利用行政權力追討空窗期的訟費是任意的法律行動。在香港法律被用作消滅異見聲音,和警察使用暴力對待示威者没有分別。2011 年因為社會抗爭而被拘捕的人高達400 至500 人。打官司除了耗費金錢,還要花時間,有些案件長至幾年或以上。這些都是搞社會的人要付出的龐大代價。之前的強拍事件,受害者不但要被迫走,還要付訟費;美孚新邨的居民不斷受地產公司騷擾。反觀智障兒童家長訴訟的空窗期,律政司卻没有向他們追索。他質議香港司法制度的一致性,這個制度今時今日還是否足以保障市民。司法覆核是公民權利,如果某些人要犧牲金錢和時間來爭取公義,這是絕不公平。

土地正義聯盟的司徒薇借 “The city is dying” 來討論問題。利東街,藍屋和菜園鄒的事件反映年青人不想看到香港這個城市會死在我們手上。她希望窮人和無勢力的人都可以在香港生存。搞社運的人在螳臂擋車,保護社會公平、開放、民主的重要價值。民眾應共同參與規劃城市,不應排外和歧視其他人,否則這樣便難以說服別人我們參與的運動是正確和正義的。本土行動的「本土」經常被誤解,本土不應只視作香港人,而是世界上所有有相同理念的人。所以她覺得香港需要修補法例,防止發生在何來和朱凱迪身上的事件困擾其他香港人。

相關Facebook 專頁:皇后司法覆核籌款匯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