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社運八方:劉曉波獲獎——異議和異議的異議

廣告

廣告

IMG_1633

從網絡社群的反應看,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真乃一件大事。首先在是揭曉之前,不少社運青年、傾向抗爭的文化界人士,紛紛將劉曉波換作頭像,更有網友呼喚動用念力,望助劉曉波獲獎。消息一揭曉,許多人包括八方,fb即遭瘋狂洗版,「開酒!」等歡慶聲此起彼落,與twitter上反應一致,至於設有人肉查機制的新浪微博,版面接近癱瘓,所有頭像無法顯示,甚至有審查人員發出「刪到手軟,飯都沒得吃」的哀鳴。

在歡慶當中,自然有社運人士表示異議、無法分享興奮;八方將異議論點粗略整理如下(以下論點亦由苦勞網孫窮理的報導文章涵蓋):

1. 針對劉曉波提出「零八憲章」中,倡議私有產權等資本主義自由經濟的論點,表示保留甚至反對;
2. 質疑劉曉波本人的代表性;
3. 由劉曉波在過往社會事件中的表現,推論至質疑其操守;
4. 指西方世界透過和平獎,而對於中國形勢的暗中操控。

以上四點中,就引發討論來說,最具可觀性是第一點及第四點。參與討論者都是對大立場上質疑資本主義、警惕「西方凝視」的左翼青年。網友Ozaki Takami(尾崎崇實)直稱「劉曉波是個同勞動人民完全敵對的自由派」、「淺薄幼稚的右翼分子 」,「劉曉波主張的自由----私有產權的徹底自由----實際上就是資本的自由」,「直接點說,《零八憲章》裏面提出的形式民主和自由,就是今天在資本主義諸國大行其道的一套:公民權只是形式的,而階級地位才是一個人的實質處境的決定因素。」Ozaki Takami直稱,「左翼爭取的民主制度,在本質上是同劉曉波主張的資產階級自由主義對立的。一言以概之,就是左翼爭取的,不是隔幾年全民“自由選舉”一次資產階級民粹政客的形式民主,而是勞動者以職場為基礎的直接統治。在今天中國產業工人客觀力量不斷增長、鬥爭不斷擴大和深入的時候,左翼如果不批判地看待資產階級自由派的普選主張,則會成爲扼殺未來將佔領廠房、成立工人委員會挑戰官僚和資本統治的中國勞動者的罪人。」

本來也對零八憲章中自由經濟部分抱質疑態度的網友Mei Leung,讀到Ozaki Takami的狠辣批評,不禁調轉槍頭,問:「『勞動者以職場為基礎的直接統治』,講有多難,我想問,如何做?」她進一步提了一個觸目驚心的標題:「幼稚的右翼還是幼稚的左翼?」,質問「一個時代的思潮肯定有他的物資基礎和歷史淵源,將右翼主張在中國的流行和持這樣主張的人簡單地指為『淺薄幼稚』,又有助解決什麼問題?」她更以己身經驗為例,指一些國內左翼青年,是「脫離群眾的空想者」。Sheung So 亦指,「世界是人推動的,不是道理推動的,最多也就是一堆深深淺淺領會各種道理的人共同推動的。」林致良亦稱,「左翼對中國社會變革的主張,在部份政治要求方面,跟《零八憲章》有共同之處(重疊之處),就是雙方都要求言論、結社、罷工等基本人權。而這些權利,也應該是左翼、工人運動和進步社運努力爭取的,而且應該比自由派更堅決爭取。我們絕不可以簡單說這些權利是『資產階級民主』,而一概打成反動,或對工農大眾無用,大眾應該冷淡對待。 」jacky tai亦認為,「不能因而把劉曉波現象簡化為姓社或姓資或姓殖的問題,想想,哈維爾在70年代起屢次被捕(當然尚有不少異見人士,如文化人和學者),這才造就了哈維爾象徵自由和反抗共產黨專政的圖騰,這種道德力量對人民造成多大的感召,令共產黨在兩個月內變天,這真是一個值得研究的課題。七十年代有魏京生,八十年代有天安門運動,九十年代的劉曉波和無數維權人士,這些爭取自由而留在人民心中的歷史,難道姓社的人都可以不管嗎? 」

就第四點,即「諾貝爾和平獎背後的西方中心主義」,台灣學者卡維波的短文更為集中和尖銳。他以諾和獎1984年頒給親西方的南非圖圖主教為例,指「暗中同情南非白人政權的西方很清楚地知道,必須扶植親西方資本主義的溫和路線,才能左右南非後種族隔離的局面」;直指劉曉波獲獎是「西方支配第三世界的政治謀略」。該文引起甚有水準的熱烈討論,例如鍾喬就對主流社會內化了諾見爾和平獎的人權觀,抱有警惕。另一方是楊長鎮等反對者,指台灣的異議社群對中國境內迫切的人權問題不置一辭,卻來批判諾獎的意識型態,同樣令人不滿。亦有人指卡維波文中將西方、第三世界都單一化了。卡維波反駁說真正的單一化是主流對人權的詮釋。由於留言甚長甚多,八方不能完整引述,大家可直接往此觀看

至於第二及三點,有網友認為胡佳和譚作人更應獲得此獎,孫窮理甚至引出一些海外流亡人士反對劉曉波獲獎,來推論「在中國的牢獄中,從記者、律師、手無寸鐵的平民百姓,一直到心懸社會主義革命的左翼工運組織者…對於這些人來說,劉曉波既沒有領導作用、也沒有精神象徵,甚至根本沒有代表性」。不過,據八方所知,其實海外民運人士之間攻訐甚多,例如某些海外華人網頁中對劉曉波的攻擊用詞之暴烈,絕對是土共式批鬥語言,親者痛仇者快,八方在此如果一一引述,就和主流八方沒有分別了。八方有位朋友,看到這些攻擊者就作維園阿伯式感嘆:「中國人咁中意內鬥,唔怪得人地睇死你…」

八方粗略分析,反對劉獲獎的人們是持一種分殊態度去看此事,而支持劉曉波獲獎的人們則比較強調一個較大而鬆散的共同體之維繫;如tang siu wa指「胡佳也不會覺得劉曉波拿了而自己拿不到而不快。況且,身在中國、陷於危機的維權人士如許志永都為劉得獎而歡慶。歡慶某程度是和他們在一起。歡樂不代表遺忘其它努力或受難的人們,而是通過分享相同的情緒,而曲折地和某些人連繫為一個共同體。」adrian lui亦稱,「其實大家開心既原因,正正係因為無將諾貝爾和平獎當係電影音樂學術等我們日常理解,可以在技術水平上比較高低,從而談論誰更「實至名歸」,而是任何一個長期地與極權政府對抗而作出的犧牲獲得肯定,都會感到欣慰。 」

同時,亦有人share仍在獄中的良心犯名單,呼籲大家繼續支持默默無名、為人權和自由付出代價的人們。八方呢篇文橫豎咁長,不如都抄埋在下面,讓我們的關心可以維繫下去:

2010
1109 薛明凱
1129 秦永敏
1208 杜導斌
1210 哈達
1215 張玉輝

2011
0124 何德普
0312 徐偉、靳海科
0508 陳道軍
0519 羅勇泉
0529 孫林
0609 黃琦
0625 齊崇懷
0626 胡佳
0715 阿卜杜勒加尼·梅梅特民
0823 呂耿松
0913 郭飛熊
1212 黃金秋
1219 鄭貽春
1223 徐澤榮

2012
0515 張起
0528 胡明君、袁顯臣
0813 王小寧

2013
1212 孔佑平

2014
0327 譚作人
1123 師濤
1128 努爾莫哈提·亞辛

2015
0509 任自元

2017
0429 許萬平
1222 楊天水

2018
1112 郭泉

2020
0621 劉曉波

2021
0625 謝長發

不詳
王炳章(2002年拘捕,判無期) 彭明(2005年拘捕,判無期)
陸建華(2005年拘捕,判20年) 阿布露莎(2008年拘捕,刑期不明)
劉永根(2009年拘捕,刑期不明) 海萊特·尼亞孜(2009年拘捕,判15年)
任銘(2009年9月11日拘捕,一審3年,判決未生效)
周勇軍 謝福林 王永航 李國宏 許坤 毛恒鳳 張金鳳 劉永根 黃曉敏 左曉環 孫林(孑木) 楊春林 張榮亮 黃相微 李建峰 李信濤 林順安 李旺陽 趙東民 唐林 黃偉 郭永豐 賈甲……

被拘捕尚未審判:劉賢斌 趙連海 吳玉仁 劉正有 田喜……

遭軟禁、失踪或保外就醫:高智晟 陳光誠 張建紅(力虹)王榮清 范燕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