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社運八方:面書上的黨爭

廣告

廣告

呢次八方係以身犯險、戴著頭盔、深入地雷陣,去搞清楚社民連於 Facebook 上的「黨爭」。其實,單單「黨爭」一詞,已經可以被炸得死無全屍,因為土共文匯報就係用呢個角度去評論,八方用上呢個詞,好容易就被打成「共匪」或「無間道」。但我實在想不出其他的字眼,可以更客觀地評論連月來的爭論。其實任何搞政黨的,都知道一定會有「黨爭」,當中涉及路線之爭、資源之爭、話事權之爭等等,爭就爭唄,也不必遮遮掩掩。

不過,究竟主席陶君行衰左啲咩要搞到被人倒呢?從面書上洶湧嘅波濤睇,爭議喺呢個多月先白熱化,第一宗爭議係話阿陶唔識教靚,社民連決策機構行政委員黃浩銘喺 Facebook 話「要去夜總會搵日本妹宣示主權」,被創會成員、「護教/法聖女」李偉儀「痛之深、責之切」。啲咁無品的言論,簡直對唔住阿媽,對唔住老師,對唔住黨!聖女鬧得好!不過隻鑊係咪應由阿陶孭,八方又有啲懷疑,講老粗同民粹,四眼仔陶君行拍馬比不上毓民大佬。黨格已定,連李偉儀自己都唔肯去婦女部教啲廿幾三十歲嘅死靚仔啦,嫌命長咩!

不過,黃浩銘呢單野,只係序曲同枝節,接住落嚟第二輪爭拗喺「雙十釋法」。

「雙十釋法」

話說今年的十月十日除咗係辛亥革命九十九周年,仲係社民連港島區支部選行委的大日子。其實港島「支部」曾經喺上年五月成立,仲係由毓民剪採添,當時係為咗幫季詩傑於灣仔區助選,禽禽青咁開幕,不過,季秘書長唔爭氣,輸咗場仗,該辦事處亦隨之執笠。(睇片)

今次「港支」再成立,據阿陶講係早於五區公投時的決定,義工組長黎沛生喺召開多次會議後,七月起草咗《支部章程》,交行委審閱,並於八月五日正式召開港支部籌委會,邀請中央行委出席。行委於九月廿二日公布港島區會員大會及選舉論壇日程,當中包括要求支部行委由港島區黨員選出。而行委成員馬草泥任亮憲一直有 follow,但無提出異議,後來更與鹵味男錢偉洛拍檔參選。不過喺支部選舉前的一日,他倆齊齊宣佈退出,理由係選舉欠缺合法性

佢地話根據10月7日由中央行委通過的「社會民主連線地區支部組織章程」,將交會員大會通過,喺通過之前,支部成立欠缺合法性。但陶君行既理解,章程並沒有訂明支部的成立要由會員大會通過,據九龍東支部成立的慣例,無必要由會員大會通過。所以,佢於十月十日「釋法」指,支部的成立合符章程,並以章程沒有退選機制,馬草泥及鹵味男未能於大會召開前廿四小時宣佈退選,而否決了佢地嘅要求。結果,黎沛生閣獲勝,當天有26人投票。

護法聖女李偉儀當然唔收貨,佢話九龍東支部並不是支部,而是「觀塘辦事處」,而「雙十釋法」,不合乎「法」、「理」、「情」,仲搬咗好多毓民嘅心聲出嚟。但另一位社民連義工 Paul Leung 就整理左成立地區支部o既法理依據,認為係合乎會章的。

由港島支部的死死生生喋喋不休爭論睇,社民連的黨格一直係「機會」行頭,而喺「正規化」的過程同大佬唔見咗嘅情況下,反而亂七八糟。

行委選舉「暗中勸退」

港島支部選舉完後,再爆出陶君行於行委選舉時「暗中勸退」馬草泥一事。話說馬草泥回應陶君行「釋法」時,篤爆陶於行委選舉前一晚致電,話選情危急,仲勸他補選當日即場宣佈退選。當然,電話講話,除非有錄音,真係口同鼻拗,《蘋果日報》引述陶君行嘅版本話陶已動員九龍東會員投馬草泥一票,眼見選情告急,「遂建議他(馬草泥)投票前禮貌性地叫人投嚴敏華一票,萬一真的輸了,起碼也令黨員覺得「馬草泥」落敗是要顧全大局,不想社民連分裂,也可以提高他在黨內聲望。」結果,馬草泥亦順利當選。大家信邊個版本,悉隨尊便。

不過,呢單野,令到 Facebook 內「倒陶」的聲勢更大,鹵味男於10月17日喺菜街收集社民連黨員簽名,要召開緊急會員大會,投陶君行不信任票。佢話:「要重回正路,只有更換船長,讓大家心目中的理想人仕,可以把社民連重回正路。」

究竟太上皇毓民爺支唔支持呢次 EGM 呢?蘋果10月18日話:黃毓民沒有聯署要求開會,昨也聲言不支持開會,原因是「我哋 1月先至開過」。李偉儀即時撰寫媒體解毒,正其視聽指:「毓民對召開特別大會稱樂見其成,體現社民連是真正的民主政黨。毓民不會聯署,現階段暫仍支持現任內閣。他不願評價陶君行,強調不是不敢置評,而是考慮到自己在黨內有份量,不可亂說話,作為創黨主席,也認同應該透過特別會員大會,依民主程序解決事件。」

收靚、晒冷?

四十人簽名既已集齊,馬草泥同鹵味男等到處呼籲支持者加入社民連,參加 10月23日於總部的迎新茶會

社民連其實係全港最容易入的黨,基本上交了會員表,搵個行委簽名,再由行委會通過便成。鹵味男擺明車馬招攬新人入局倒陶季閣,呢一著棋,隨即將行委置於一個兩難局面:若不簽紙令新人不能加入,就變成對方口實,若簽紙讓他們加入,則搵自己笨。到最後,大概要以「各自收o靚」,兩股勢力各自「晒冷」的港產片方法解決。

資源之爭

事件搞到咁,連Q仔黎則奮都忍唔住出聲:咁鬥法好容易鬥死自己,點解唔好好地咁傾路線問題?佢認為最大的路線問題係同泛民的選舉協調。

Q仔嘅諗法係好正路,不過佢係從一個局外人既角度睇,同埋有啲老派。其實面書上的波濤,既係煙幕,亦係徵兆,點解件事會喺「港島支部」成立的問題上引爆,可參考陳偉業嘅睇法

成立地區支部可以大大提高會員的投入度,使之有機會參與實際的地區工作,同時亦能鼓勵會員就地區議題、發展方向等發表意見。然而,地區支部乃擁有實權的組織,必然會引致人事的鬥爭及爭權奪利的情況。民主黨的內部分裂極大程度由於地區支部的問題所引致,本會必須引以為鑑,避免重蹈覆轍。 

地區支部可能衍生的問題多不勝數,例如資源分佈不均、個別人士弄權、支部當權者處事不公、攻擊異己、偏袒親信等等。由支部引起的紛爭可謂無日無之、無窮無盡,對社民連的發展及形象必然會帶來極大傷害,甚至會對本會構成致命的打擊。在社民連中央架構未趨成熟、運作未達暢順的情況下,貿然發展地區支部,必會拖累中央的工作及會員對中央的信心。

講到底,係資源問題。所以,喺 Facebook ,你一言,我一句間,偶然會冒出一句,叫九龍東支部回水俾毓民,又有聲音抱怨九龍東、港島區用錢多但廢到連一個立法會議席都攞唔到等等。

最要命既係,因為支部有權力推薦參選區議會人選名單,日後立法會選舉,支部亦會推出後選人,可以話成立支部等於落釘霸位,依家港島支部成立了,長毛又即將於11月28日成立新界東支部。日後會唔會有足夠資源可以俾到九龍西同新界西支部呢?陳偉業退出新界西後,會由邊個接呢?餅仔夠唔夠咁多人分呢?

路線角力

至於Q仔所講的泛協調問題,當然涉及社民連的定位(有時間聽下啦!)。過去兩個月,八方睇到係兩條路線:9月22日,馬草泥與毓民現身於由民主黨與前線「苦主」組成的「選民力量」記者會,擺明要狙擊民主黨民協,要求陶季與泛民的「投降派」劃清界線。9月23日,季詩傑於行委衝口而出,鬧大佬毓民痴線,俾人話反骨,很可能會變成勞永樂第二。9月30日,負責選舉協調事務的吳文遠公開話即使不協調亦「不會狙擊民主黨民協」,結果挨轟,有啲黨員更暗指佢係二五仔。直到十月頭,黨內先達成共識,口徑一致話退出協調機制。

除咗同泛民其他政黨的關係外,另一個較少人講的爭議係社民連係咪應由一個名人的連線,變成一個正規的政黨既問題,呢個路向係陶季閣的主要政綱。

禽日毓民於 myradio 的節目,首度開腔評黨爭,講到明放手俾不同黨內派系角力,最後由會員大會解決:

另一邊廂,社民連秘書長季詩傑亦現身光明頂,評這次黨爭,見之一之二之三

峰迴路轉,最新既發展係,社民連特別會員大會鬧出雙響炮,禽晚先有一批44個黨員簽名的聯署,要求召開 EGM,阿陶即時批准,並宣佈於11月7日召開大會;今日李偉儀、錢偉洛、任亮憲三人(李鹵馬)又遞交一份42人召開EGM的聯署和《一零憲章》立場書,同時任亮憲又辭退行委一職,倒閣似乎勢在必行。由馬草泥帶動嘅新勢力衝擊原來班子,究竟社民連會點樣發展呢?係毓民大佬回巢主理大局?新班子李馬(李偉儀、馬草泥)取代陶季(陶君行、季詩傑)?抑或係陶季進一步鞏固權力?還是小事化無,和氣收場?其他非權力核心的成員又點睇?埋堆?退黨?

欲知後事如何,大家自己留意下 Facebook,自己去同 @李偉儀 @Grassmud Ma 同 @陶君行做下 friend,八方著草去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