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笨膠之都─田生、Christo與牛棚

笨膠之都─田生、Christo與牛棚
廣告

廣告

(刊今日《信報》「文化評論」版)

月前社運朋友在facebook上傳來田生地產在何文田一帶的併購banner,驚嚇成份令人嘩然。雖經網絡流傳及傳媒報道後,若干地段的「覆蓋程度」已略有收斂,但以拉橫額作為一種迫遷收樓手段,本質不變。價廉物美、對生態有害的banner 膠產品(本文簡稱「笨膠」,泛指由橫額到易拉架等以電腦輸出技術印製成的宣傳品),在十年八載間先後成為廣告以至社運界恩物。如果說紅白藍代表的是多勞多得、人人平等的香港精神;那麼這種題材不限、尺寸任揀的笨膠所見證的,則是寸金尺土的城市空間,無論平面立面都寸土必爭。

視覺恐嚇

本文先不談發財立品。收樓迫遷,古已有之。但拉橫額舊時只是租客與小業主專利─「租約期滿、限日搬遷」、「貴租難捱益街坊」之類的急奏章,白布黑字、漏滴體油漆墨迹,宣示最後的主權,更添幾分愁雲慘霧。筆者上周專程「目測」過部份「重災區」─不要以為掛紅的都是「成功收購」的物業。情況剛好相反,整幢大廈,有的只是收購了一兩個單位,正是因為距離九成強拍還遠,所以才要大肆鋪張、先聲奪人,把已空置(甚至仍未遷出!)的吉宅掛紅。小動作的,是把透明玻璃都以印有貨布為商標的紅色膠布密封;大動作的,則索性把整個單位外牆包括牆身與窗整片以大笨膠覆蓋,釘子都是牢牢的直接釘進牆身─結果像俄羅斯方塊合縱連橫,把原來只是一紙文書,和平面的業權視覺化,併購進程展於是變成日新月異,具有威嚇力的立面廣告。更加反諷的是,正當業主住客日被各種併購伎倆滋擾不勝其煩,這些「收買佬」還用禮貌的口吻「恭賀本廈已收取樓款的業主們」,把恐慌粉飾成喜慶,用紅色掩蓋黑色幽默,用「樓款」分格原來是左鄰右里的業主。餘下的文字訊息,便只有「投降熱線」。反觀地政處上周強闖紫田村,只是以紅漆噴上「此寮屋已被地政署收回任何闖入者會被檢控」。官府的明碼實價,只是重申土地的法律狀況,在每一個可以進入屋宇的門口上噴上警告。而「收買佬」則處處撩動人感敏神經,以大概只會在民間傳奇的犯人枷鎖上才會見到的交叉方式張貼黑白「封樓」封條。而且影印的封條還刻意留空年、月、日,用手跡寫上,令人感覺是多啲黎密啲手,他朝君體也相同。在同一個物業上反覆張貼,同語重複,虛將聲勢。跟各種預售服務合約上的蠅頭小字一樣,「收賣佬」的伎倆並沒有違反法律,卻處處充分利用法律沒有說明的剩餘價值,和不會說明的設計和美學標準。

顯露抑或隱藏─包裹的美學

媒介就是訊息,「笨膠」本身就是訊息─掩藏抑或掀露,又或者是同時掩藏與掀露。1997年文晶瑩就曾以同樣的物料和顏色,列印出「九七回歸我很高興」大字,把藝術中心的展覽廳貼個滿堂紅,作為對大街小巷鋪天蓋地的「熱列慶祝」的反諷。而田生封窗,不禁令人聯想到城市另一種約定俗成的視覺符號。從帶有專題字眼的黃色招牌到完全抽像的螢光光管,執法部門與時並進,以打擊廣告手法取締黃色事業。新近的一樓一,已完全抽離從前「黃色」的能指所指,清一色以粉紅banner膠完全遮蓋,既「展示」了不見天日的行業本質,更替人肉市場多添幾分浪漫色彩,與田生同為後現代的城市景觀。

掩藏與掀露,抑或寓掀露於掩藏,不禁令人想起已屬明日黃花的包裹藝術家Christo。有趣的是在包裹海岸、巴黎新橋、柏林國會以前,遠在 1964-65年Christo剛移居紐約時的「成名作」就是以「掩蓋」廚窗的方式來「展示」資本主義社會以物慾運作的本質。Christo作品作乍看非常純粹─包裹的布幕都是單色,以配合或突顯地景自然及人文歷史風貌。但包裹的過程其實才是主菜,經年累月的游說居民、市民或任何持份者、募款、通過法律程序......縱使布幕在這過程中往往會把人民分成贊成與反對的兩派,但到了實現的一刻,那些先前在技術上、地方政治上的拉扯都會一掃而空。「雕塑事件」(sculpture-event),雖必要通過政治的過程,卻是不為什麼實際利益的美感之物。在布幕面前人人平等,曾經爭拗的群體,後又癒合在一起。其中最令人津津樂道的是柏林國會,從1971提出到1995才實現,見證着德國的重新統一,而布幕與鐵幕一語相關,同時像徵着分離、掩蓋與包容。

以笨膠宣示主權

以「笨膠」宣示主權的邊界,我想我們未曾出發的保釣號上也應有一塊。而新近的藝術界例子則有上月底的「土人土事」。參展藝術家程展緯在牛棚藝術公社牆外懸掛起黃底紅、黑字橫額,大字為「此乃公眾擁有的私人空間」,小字則為管理牛棚的產業署部門文件上寫載的「使命」。一向不被政府承認為「藝術村」的牛棚,除了出入管制、攝影管制之外,經過租戶多年與產業署的協商與走法律罅,繼續「非法經營」。這張列明了產業署使命的笨膠,像皇帝的新衣,產業署下令要主辦單位拆除。「收買佬」可以用盡法律沒有註明的剩餘價值,廣告商可買起大廈外牆鋪上巨大的性感美女促銷。說來不無道理─藝術家在舊有的行業分類內也屬三教九流,而要杜絕藝術家生路,跟杜絕黃色事業一樣,禁絕宣傳就可以了!執筆之時,藝術家們已發動向產業署宣戰。而公開的傳聞是牛棚早注定將由發展局接手,即將列入下一批招標古蹟。按時機推測,難道又是一次將在施政報告上的「德政」?

廣告